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6章 苦行僧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云能够在最后一刻爆发潜力胜过老域皇,是他们想不到的。

    尤其是圣品狂暴战纹的出现,更是让两位星君深深感受到了楚云身上的无限潜能。

    如果说老域皇是上古之战以后,整个中域最巅峰强者的话,那么楚云已经初步表现出超越他的潜力了。

    圣品灵兵九方炼狱塔。

    圣品武技万象魔佛。

    圣品狂暴战纹。

    刀剑之意。

    等等。

    如此众多的底牌,随便一种都足以震惊太乾大陆,如今却全部集中在了楚云身上。

    太可怕了。

    试想一下,他的未来,还有极限吗?

    这般想着,左眼星君跟右眼星君表现的更加慎重了。

    他们将楚云带到了通天宝殿之中,开始疗伤,就跟当初别无二致。

    楚云浑身沉浸在洁白柔和的光晕之中,伤势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加上体内汹涌的热流,最多一个时辰就能恢复最巅峰的状态。

    “这幅体魄,实在太猛了。”

    左眼星君忍不住的称赞道。

    “我们见过那么多域皇,这小子应该是肉身最强,没有之一。”

    右眼星君声音很是沉着。

    左眼星君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那他能够达到……”

    “闭口,现在还不是提及这些的时候。”

    右眼星君喝了一声,将他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给打断了。

    ……

    “轰隆!”

    幽影山脉突然晃动起来,顶端虚空之上裂开了一道口子,无数旋风在其中汇聚。

    能量气息不断涌动,发出嗤嗤不绝的声音。

    然而就在此刻,从裂缝中冲出一股吸力,将能量气息瞬间吸干,虚空中形成了大片真空,令无数天骄震撼的扬起头来。

    “这是……”

    “好恐怖的气息!”

    “这到底是什么?”

    不少天骄都瞳孔收缩,他们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能感受到裂缝中那近乎无穷的恐怖气机。

    王伯谦抬起头,不由得兴奋道:“天殿,天殿之门打开了!”

    他先前一直都在担心,若是楚云无法通过考验的话,那天殿就不能如约打开了,那先前的商议也会成为笑话。

    距离妖族全面入侵只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这场战争将会持续十几年乃至几十年,扶摇榜上每一位天骄都将会成为以后对抗妖族的核心战力。

    让这些天骄进入天殿中历练,仅仅只是培养他们的第一步罢了。

    各大势力已经约定好,将所有资源全部倾斜到扶摇榜这百名天骄身上,至于以后的成长,就看他们自身了。

    天赋潜能强的,将会越来越强,直至达到整个太乾大陆的巅峰。

    天赋潜能稍有不如的,就会被越拉越远,天差地别。

    王卓一步踏出,飞跃至虚空之上,一字一顿道:“天殿大门已经开启,即将开始为期三个月的历练。记住,凡是能位列扶摇榜的,都是万中挑一的天骄,你们是对抗妖族的希望,也是太乾大陆的未来。话不多说,希望你们能在天殿之中尽情的施展才能!”

    数十位天骄捏紧拳头,很是期待。

    “可以进去了!”

    王卓大手一挥,示意那些天骄钻入虚空中的裂缝内。

    即刻,就有十几人率先跃起,兴奋不已的冲了进去。

    “在里面,万事小心!”

    一些大势力正在嘱咐自己的弟子,毕竟能够位列扶摇榜的,都是世间少有的天纵之才,损失任何一个都是不可承受的。

    那些天骄弟子连连点头,能够站到这个位置的人没有莽夫,他们都清楚如何才能在修炼一途走的更远。

    “吗的,如果元坤没死的话……”

    萧皇站在远处,眼神阴狠的盯着天空。

    如果萧元坤跟萧聪没有死,肯定能够名列扶摇榜之中,享受各大势力倾注的修炼资源。

    只可惜,他们死了。

    死在了楚云手中。

    同样愤怒懊悔的,还有禹皇。

    起初,他对楚云并没有太深的感触,也没觉得这小子能翻天。

    然而现在,他心中恨不得将楚云大卸八块!

    禹飞尘、禹景,都是极具前途的年轻一辈,尤其是禹飞尘,未来堪称没有极限。

    然而,随着那一场英武宴,全部化成了泡影。

    “如果有机会,我们出手做掉楚云,如何?”

    禹皇很是阴冷的给萧皇传话。

    “我也正有此意,只不过得从长计议……”

    萧皇回应到:“现在妖族威胁巨大,战争近在眼前,我们若是明摆着跟幽影山对着干的话,会被其他势力看作害群之马。楚云,一定得杀,但我们要用计谋,就算杀了楚云,也让幽影山找不到任何证据证明是我们杀的!”

    禹皇点点头,眼中闪过一抹肃杀之意。

    王卓站在虚空裂口处,眼神望着一个又一个飞来的天骄,在心中记着他们的名字。

    “九十八位。”

    当最后一名天骄进入之后,王卓有些惊讶,为何只有九十八位。

    楚云不用算在其中的话,那还有一位天骄没有到来。

    各种画面在王卓脑中流过,他猛地皱紧眉头,算出了唯独缺席的那位。

    佛门的佛子,乱来。

    按道理来说,作为佛子,佛门未来的传承之人,是绝不可以缺席的。

    以乱来和尚的天赋,哪怕放眼整个太乾大陆也是屈指可数,如果扶摇榜有排名的话,他一定能排入前五或是前三!

    如来,就是东皇。

    乱来和尚不仅是如来的弟子,还是东皇的弟子,显然会得到数不尽的传承。

    可他,为什么没有到来呢?

    就在王卓困惑之时,从远处虚空走来一位衣着破烂的和尚,俨然一副苦行僧的打扮。

    他浑身脏兮兮的,尽是灰尘,原本白净的脸蛋此刻显得沧桑了不少,尤其是那一双眼眸,就如同看透了世间万物。

    最引人注目的,就是他身上缠绕的数十道铁链。

    那些铁链厚重坚硬,将他完全缠住,每一个环扣都不知是用什么材料熔铸而成,泛着森然寒光。

    这和尚没有穿鞋,光着脚底板踩在虚空中,每一步踏出,虚空都会泛起涟漪,就像是水面上的波纹。

    他走到近前之后,抬起头来,望着王卓道:“前辈,这就是通往天殿的大门吗?”

    王卓有些吃惊,双眼紧紧盯着那和尚,过了许久才回想起什么:“你……你是乱来,为何会弄成这副样子?”

    乱来和尚咧嘴一笑,点头道:“是我,我离开佛门已经很久了,如今以铁律化作枷锁缠身,等我挣开浑身枷锁之日,便是修成正果之时!”

    听到乱来和尚的话后,王卓更加震撼了。

    他虽然跟佛门没有什么渊源,但对于如来宣扬的一些教义还是有所耳闻的,作为佛子,他居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一番话来。

    用佛门的话来说就是,被业障缠身了。

    “佛子,你这是何苦!”

    “佛子,这么多年也该醒了,速速请如来为你斩去业障!”

    “留在佛门修成正果不好吗,为何偏要跟那群叛僧搅在一起?”

    远处,有好几名方丈绽目怒喝。

    乱来淡然一笑,转过身去,指着自己的心脏部位,对着那几名方丈道:“我早已不是什么佛子,但我仍旧敬佛,只是敬的不是头顶之佛,而是心中之佛!”

    “居然说出这等话,你真是业障缠身,越来越像那些叛僧了。”

    为首那名方丈肥头大耳,脑后立着一团金光,他说话间似有梵音绕梁,不绝于耳。

    乱来和尚见这几名方丈说不通,索性也不与他们废话,摇了摇头道:“前辈,我可以进去了吗?”

    “随时都可以。”

    王卓点了点头,他早年间曾经见过乱来一面,当初只觉得这小和尚聪明伶俐,是块璞玉。

    如今再次见到,他离开了佛门,也没有加入魔佛宗,只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拜着自己心中的佛。

    “王山主,乱来被魔佛宗那群叛僧给迷惑了心神,我们必须要将他擒住交给如来!”

    “不错,这天殿,他不可进去。”

    那些方丈怒目而视,如果不是忌惮王卓,怕是早就忍不住出手了。

    王卓闻言,冷哼一声:“一群秃驴管的还真是宽,这里是我幽影山,想要言出法随,滚回你们东洲去!”

    那些方丈霎那间表情惨白,忍不住的怒火冲天,可是又不敢发作,只能将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乱来和尚对着王卓再行一礼,旋即步入了天殿之中。

    “小和尚的悟性超凡脱俗,如果说这世间真若有佛的话,十有**会是他这般。”

    王卓微微一笑,因为楚云的事情,他对佛门很看不惯。

    如今佛子乱来出走佛门,反倒看的世界更广阔了。

    生在佛门中,一切皆都因果,万物皆分对错。

    不是善,就是恶;不是对,就是错。

    就像是魔佛宗,他们分明没有做什么恶事,但只要跟佛门不同路子,那就是恶,就是叛僧。

    再譬如楚云,他跟佛门压根八竿子打不着,只因为开发出了圣品武技,就被眼红,被佛门喊打喊杀。

    这种教义,除去蠢货外,只会教出偏执狂。

    幸而,乱来及时看透一切,脱离了这片苦海。

    作者拓跋流云说:好久没求鲜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