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6章 十六座域皇殿
    ,精彩无弹窗免费!

    听到老域皇这么说,原本有些丧失理智的穆图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他脸上挤出一抹难看的笑容,磕磕巴巴的说道:“本王其实没有想祸害太乾大陆的心思,当初是奔着友好交流的目的降临的,只是还没等本王说清楚,前辈你就把本王给镇压了……”

    楚云目瞪口呆,不由得暗自佩服穆图的脸皮厚度。

    怪不得能成为天魔族的王,随时随地都可以丢掉脸皮不要,太难得了。

    穆图挠了挠头,憨笑道:“这次本王好不容易才逃出秘纹镇压,只感觉这里就跟家一样,太温暖了。”

    “太乾大陆底蕴深厚,本王希望能在这里学到些东西,好早日回到十二诸天界,建设新家园!”

    穆图一脸向往,要多虔诚有多虔诚,不知道他底细的还真容易被他给忽悠到。

    谁料老域皇只是淡然笑着看了穆图一眼,对着他摆了摆手,示意一边凉快去。

    穆图一肚子郁闷,转身走到一旁去了。

    要说他不恨老域皇,那是不可能的。

    任谁被镇压几千年,心中都会生出愤恨的情绪。

    只是恨又能怎么样,自己至少稍微表现出一丝不满,怕是还要被镇压!

    对方实力强悍如斯,就连全盛情况下的自己都挡不住一掌,更别提现在了。

    “先喝茶。”

    老域皇变戏法似得朝地上一指,顿时多出四个茶杯。

    只见他手指轻轻在虚空中一点,茶壶倾倒将四个杯子给倒满了。

    四杯热气腾腾的茶水冒着扑鼻的清香,让人闻了之后,心旷神怡。

    楚云倒也不客气,伸手端起了一个茶杯。

    唐紫仙跟唐浩然心中震惊,但也没有过多的发出疑问,就只是拿起杯子,默不作声。

    他们并不清楚面前这位老者究竟是什么人,但显然身份地位不会低。

    穆图降临这里,已经是几千年前的事情了。

    能够在几千年前一巴掌镇压穆图,并且将他封印,本身就代表了强悍到极端的战力,尤其他现在居然还活着,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多谢前辈先前出手相救。”

    楚云端起茶杯,满脸尊敬:“我以茶代酒,敬前辈这杯!”

    说完,楚云品了一口杯中茶水。

    茶水入口,沁香微润,让人神清气爽,似乎扫除一身阴霾。

    水雾氤氲,缭绕飘散。

    老域皇笑了笑,淡淡的说道:“他敢在这里出手,那就是不把我幽影山放在眼里,那一掌我震碎了他手臂中的经脉,没有半年时间是养不回来的。”

    唐紫仙美眸中闪过震惊,能够轻描淡写一掌击溃北皇的,这世间压根就不存在。

    五位皇者的实力全都相差无几,没有太多的差距,绝不会出现一方轻易碾压另一方的事情。

    这老者虽然神态淡然,但骨子里散发出的那股威严,让人心生畏惧。

    就好像,天生的皇者之气!

    拥有这种气质的人绝无仅有,加上他存在的这些年月。

    基本可以断定,他就是中域的第一任域皇。

    “前辈,当时跟我战斗的那个……”

    楚云欲言又止,他现在真的是有一肚子疑惑想要问询。

    “按照辈分,你称我一句老祖就好。”

    “那是我的一道灵气分身,那场战斗也是我对你的考验,不得不说你很让我惊讶。”

    老域皇啜了一口茶,深有感慨道:“尤其是最后的圣品狂暴战纹,更是让我陷入了回忆当中。这么多年了,我又看到圣品狂暴战纹重现世间,不得不说这是一种缘分!”

    话音落下之后,老域皇随手挽起袖口,只见他手臂上纹着一个兽面秘纹。

    看纹路,看架势,居然也是圣品狂暴战纹!

    只是在兽面之上,留着一道凶狠残暴的恐怖爪印。

    哪怕经过了无尽岁月的侵蚀,那疤痕依旧清晰,里面隐隐透出一股凶气。

    楚云看到那疤痕的刹那,瞳孔剧烈收缩。

    以老域皇的实力,谁能在他身上留下疤痕,而且一留就是几千年?

    “我拼尽全力,依然敌不过深渊生物,我不甘心,于是潜心钻研数年,研究出了这圣品狂暴战纹。”

    老域皇眼神浑浊,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当中。

    “激发秘纹后,战力会提升一倍,我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能胜过他,可仍然不是那家伙的对手。”

    “他狂笑着,一爪将圣品狂暴战纹给抓破了!”

    老域皇声音唏嘘,不由得苦笑道:“人老了,记忆总会有些偏差,但那家伙的名字我仍然记忆犹新!”

    楚云没有插话,他知道老域皇在回忆过去。

    看样子,他也经历过上古之战,而且活了下来!

    “不说这些了,说说你吧,楚云。”

    老域皇重新将目光聚焦,落在了楚云身上:“你很强,身上更是有着许多连我都看不清的东西。换句话说,现在的你,比当时的我要强,强出很多!”

    楚云有些没有料到,老域皇居然会给自己这么高的评价。

    “你灭掉我那道分身以后,我让你来域皇殿找我,没想到你来的这么快。”

    老域皇将茶水喝光,随手一丢,茶杯摔在地上,化作一道烟尘消散不见了。

    “域皇殿……老祖你是说,这里?”

    楚云有些震惊,这只是一个小山沟而已,里面搭建的全是破烂的茅草房。

    “是啊,这就是域皇殿。”

    对于楚云的诧异,老域皇并不惊讶,反而呵呵笑着指了指四周,认真的说道:“域皇居住的地方,不就应该叫域皇殿么。”

    说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

    域皇居住的地方,的确该叫域皇殿,这样显得霸气一点。

    若是叫域皇村的话,未免也太土了。

    “你们暂且先留在这里喝茶,我有些事情要跟楚云谈一谈。”

    老域皇露出一抹笑容,对唐紫仙跟唐浩然道。

    “前辈不用在意我们。”

    唐浩然赶紧说道。

    这可是第一任域皇,活了几千年的老妖怪,每句话都蕴含着无穷的玄妙。

    他既然说了喝茶,那这茶里肯定有玄机!

    老域皇点了点头,带着楚云走进了茅草屋。

    茅草屋里面没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只有简单的一张床、一张躺椅、一张伏案、一个书架。

    虽然朴素,却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老域皇转过头来,揉着脑袋说道:“王战霆那小子,应该是第十七任域皇了,而你是第十八任。”

    楚云点头。

    “这里有着十六座茅草屋,你知道为什么吗?”

    老域皇突然挑眉,开口询了一句。

    “十六座吗?”

    楚云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他之前还真没数到底有几座茅草屋,因为他觉得这并不重要。

    “因为这每一座茅草屋,都是一位域皇的遗迹,共十六位域皇,也就有十六座茅草屋。”

    老域皇收起笑容,眼神变得犀利起来,就好像刹那间变得光芒四射。

    他紧接着说道:“每一位域皇,都会在暮年之时搬来这里居住。”

    “他们就静静的坐在茅草屋里,坐在这伏案前,将毕生修炼的功法、战技以及心得全部记录下来,放在书架上,留给后人翻阅。而他们的尸身,也会躺入这座棺材里面。”

    话音落下,老域皇伸手一指。

    楚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原来在角落里还有着一座不起眼的矮小棺材。

    棺材只有两米多长,通体纯黑,就像是棺材铺里卖的最便宜的那种棺材。

    楚云一怔,难以置信。

    那些域皇生前都是叱咤一方的超级强者,每一个都留下过惊天动地的传说。

    却在死后躺入这种棺材里,默默无闻。

    “每一位域皇都会有一次闯天殿的资格,历经多种考验后,才会来到这里。”

    老域皇指了指脚下,面庞庄严肃穆:“来到这里的域皇,会从最后域皇开始,逐一瞻仰前任的域皇殿。那些域皇会将毕生所学毫无保留的留给后人观阅,对于新任域皇来说,这是一个提升自己的大好机会!”

    楚云正想开口,面前的老域皇一挥袖口,顿时周遭场景出现变幻。

    睁开眼睛,楚云发现自己正坐在一处茅草屋中,跟先前那茅草屋里的陈设没有丝毫不同。

    伏案上,有着一张白纸,上面记载着一些随笔——

    楚云看了看,都是他的一些感悟。

    落款那里,则是十六任域皇王清。

    “这是第十六任域皇的域皇殿!”

    楚云心中大喜,他这才明白过来先前老域皇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新任域皇可以随意观摩所有前任域皇的毕生心血,这本身就是一种机缘造化。

    既然能成为域皇,则说明他本身就有着过人之处。

    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如果能够逐一观摩所有域皇的毕生心血,领会他们的感悟、学习他们的经验,那对于自己来说绝对是一种提升!

    想到这里,楚云抑制住心中激动,站起身来走到书架前。

    刚走到书架前,楚云就被一股奇异的力量吸入其中。

    四周一片黑暗,犹如处在一个没有亮光的世界。

    只见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人,他背负双手,气宇轩昂,意气风发。

    楚云知道,他就是第十六任域皇——王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