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8章 老域皇的秘密
    ,精彩无弹窗免费!

    楚云继续在域皇殿中感悟,感悟着各任域皇留下的东西。

    有些对他帮助很大,因为那域皇所精通的恰好是他薄弱的地方,所以他感悟的时间便会久一些。

    如果遇到帮助不大的,他会很快略过。

    就这般,连楚云也不知道到底过了多久。

    当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楚云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一旁站着的正是老域皇。

    “这……这么快吗?”

    楚云不由得发出一声感慨,每一次领悟都实在太梦幻,就连他自己也忽略了时间观念。

    “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悟透了其他十五任域皇留下的东西,真是天赋异禀!”

    老域皇不由得发自内心的感叹了一声,能够做到这一点的,放眼整个太乾大陆也未必能找出一个来。

    称一句天赋异禀,一点都夸张。

    “感觉如何。”

    老域皇开口询问道。

    楚云深思熟虑了一会,认真的回答道:“以往各位域皇前辈所擅长的领域不同,自然所精的东西不同,其中有些对我很有帮助,犹如醍醐灌顶,有些就只能说是帮助不大,但总归来说每位域皇前辈都有可取之处,我从中学到了很多。”

    老域皇闻言,不由得苦笑连连。

    这小子还真是心大,不过这也是好事。

    只有心怀自信,才能不会畏惧那些深渊生物。

    “看了你对前面那些域皇的领悟,老头子实在没什么可教给你的了。”

    老域皇眼中带着浓浓的赞誉之色,看楚云的眼神如同视如己出:“但作为老祖,老头子还是要送给你一件东西……”

    楚云满怀期待,能让老域皇拿出手的,定然不是凡物。

    “这枚丹药,送给你!”

    老域皇伸手摸出一枚丹药,递给了楚云。

    楚云眼前一亮,望着掌心中这枚丹药。

    这丹药明显不凡,气息比自己见过的任何极品丹药都要更强些,甚至比当初的天命圣丹还要胜出一筹!

    就在楚云张口想问丹药名字之时,塔灵那震撼的声音响起:“明悟圣丹!这居然……是明悟圣丹!”

    “这丹药居然真的存在,我还以为它只是传说!”

    塔灵带着一些颤音,她算是少见的炼丹宗师,见多识广,知识渊博。

    “挺有见识。”

    老域皇笑了笑,夸赞了一句塔灵。

    “明悟圣丹?”

    楚云虽然不明白这丹药是什么东西,但那个“圣”字,说明了这是一枚圣品丹药!

    “明悟圣丹,服下去后,将会给予你惊人的悟性,它能够让你在极短的时间内悟透一本功法,无论多么困难……”

    塔灵声音发颤,看她反应就知道这明悟圣丹多么了不起。

    “让我短时间悟透功法?”

    楚云一喜,本能的就想到了那本魂引诀。

    魂引诀作为上古时期的功法,极难修炼。

    楚云曾经估算过,哪怕凭借自己的惊人悟性,也至少得几年时间。

    几年太久了,根本等不了。

    如果能靠这明悟圣丹悟透魂引诀的话,就相当于自己拥有了另一个灵魂。

    两个灵魂一同修炼,所带来的益处根本无法估算。

    怀着激荡心情收下明悟圣丹,楚云脸上尽是兴奋跟狂喜。

    这就相当于开了秒杀挂,别人辛辛苦苦打不死的怪物被自己瞬间秒杀,实在是太爽了。

    老域皇背负双手,淡淡的笑着,就像是慈祥的长辈一样。

    “我想你应该有许多疑惑想问,不用憋着,想到什么问什么好了。”

    楚云仔细想了想,自己还真有许多东西要问。

    思索一番后,他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老祖是如何从上古时期,活到现在的?”

    老域皇微微一笑:“我并非长生不老,事实上我压根就不想活这么久。”

    “上古之战时,我受到了一只深渊生物的诅咒,它说它会在第二次来太乾大陆的时候杀死我,不让我死那么早。胳膊上的这爪印,就是它给我留下的!那些诅咒,也通过这一爪,打入了我的体内,事实上我早就死了,只是这诅咒在维系着我的生命!”

    说到这些的时候,老域皇神情自若,就好像是在讲述一件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事实上,楚云能够体会到他心中的苦楚。

    战败之后,受到诅咒,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都是屈辱。

    他就像是被养在笼子里的困兽,不能轻易死去,因为主人不让。

    什么时候等主人再来了,他会亲手把你从笼子里拖出来,宰掉。

    这就好比一场游戏。

    老域皇淡然一笑,掀开衣衫。

    只见除去那条手臂还有肉以外,浑身都是骨头。

    怪不得老域皇穿着包裹全身的衣服,那是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衣衫下的白骨!

    除去手臂以及脑袋外,尽为白骨,整个就是一副骨架。

    在老域皇原本的心脏处,胸骨层层包着一股邪异的能量光团,闪烁着淡淡光芒。

    正是这邪异的能量光团,给老域皇提供着维持生命的能量,让他哪怕肉身死去,依旧能以这种奇怪的形态活着。

    楚云皱紧眉头,他从光团之中感受到了许多的东西。

    里面就好像藏着一只巨兽,发出惊天的咆哮,仿佛要将一切都撕碎。

    “给您留下诅咒的是……”

    楚云有些思绪,并非什么深渊生物都有这种能力的。

    就比如能够将人石化的深渊七头蛇,那是深渊最顶级的的存在,食物链顶端的四大深渊主宰之一!

    只有这种存在,才能做到这种逆天改命之事吧?

    老域皇点了点头:“你猜的不错,给我留下这种诅咒的,正是四大深渊主宰之一,深渊大巫妖帕文!”

    深渊大巫妖,帕文!

    深渊七头蛇,路拉斯!

    楚云脑海中,开始浮现出了画面。

    “我中了诅咒之后,想死都死不了。可我本该死了,我在上古之战中就该死了,但我却活了下来,靠着诅咒活了下来!”

    “这是耻辱,难以启齿的羞愧!”

    老域皇说话之间,神情淡然。

    过去三千多年了,羞愧也好,耻辱也罢,他早已经看淡了。

    “太乾大陆溃败后,九成九的文明都消亡了,我看着满是残垣断壁的大陆,到处都是鲜血,简直一片狼藉。”

    “那时我万念俱灰,把自己挖了个坑活埋了,只希望能彻底忘却这些。”

    “我在坑里发呆,一直发呆。”

    “直到有野人挖土把我挖出来的时候,我肉身都腐烂了,但还没有死。”

    “原来距离上古之战,已经过去三百多年了!”

    老域皇叹了口气,接着说道:“那时中域到处都是野人,他们没有文明,没有传承,只靠着蛮力打猎,跟妖兽搏杀,茹毛饮血。”

    “当我看到野人为了保护孩子,拼命跟妖兽搏杀的时候,我突然被打动了。”

    “帕文没有杀我,反而给了我永久的生命,我苟且偷生活了下来。但我却以此为耻,羞于面对,换个角度来想,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我有无限的生命,说明我有数不尽的时间活着,我为何不利用这些,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呢?”

    说到这些的时候,老域皇眼中闪烁着精光,就好像重新找到了信仰。

    “上古之战,太乾大陆是败了,但我们还没有彻底被灭种,不是吗?”

    “我们还有希望,虽然渺茫,但总归还是有希望。”

    “我开始传授那些野人知识,教他们刀耕火种,用了近百年才将文明之火重新燃起。随后我建立了幽影山,恰好就在空间通道之下,用以时时刻刻提醒自己,深渊大陆就是悬在头上的一把利剑,随时会掉落,我们必须要早日变强,才有可能应对它们下一次的入侵!”

    “我坚信我们太乾大陆会重新站起来!我坚信终有一日我们能够应对深渊大陆的进攻!我相信在我临死之前,能够看到深渊大陆的溃败!”

    最后一番话,说的很是激昂,就好像重新找到了那时的冲动。

    楚云心中的热血,也被点燃了。

    以一己之力,将失落的文明强行带回到正轨,这是一件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但老域皇却做到了,他凭借坚韧的毅力以及永久的生命,做到了。

    “幽影山传承至此,已经三千年了。”

    老域皇的情绪平静下来,幽幽道:“后来我基于空间通道之上建立了天殿,里面的诸多遗迹,都是当初跟深渊生物作战时留下的。我平日里居住在这里,看着时代变迁,看着子孙后辈老去死去,就像是一位大时代的旁观者。”

    “至于那些虚空生物,就是我随意捏造的小玩意,它们没有智慧,比妖兽还不堪。”

    “我有时会让后辈们进来,传授他们一些东西,也不知怎么传的,这天殿就成了每个域皇都要闯一闯的试练之地。”

    “小子,这就是我活这么久的秘密。”

    老域皇笑了笑,重新扣上了衣服。

    楚云心中肃然起敬。

    “老祖,晚辈还有一个问题。”

    楚云表情异常认真,一字一顿的问道——

    “深渊生物强得可怕,上古之战中灭掉了我们九成九的文明,差点令我们彻底覆灭。”

    “可为什么,它们却在最后关头离开了?”

    作者拓跋流云说:距离玄幻第一只差两百朵鲜花了。从明天开始补更,求大家都吧鲜花投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