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9章 乱来的心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一只手抓住萧舟尧的尸身后,将他稳稳的抓在了虚空中。

    “看斩开的伤口,光滑无比,这便是梵文的功效了。”

    来人并不忌讳被溅洒一身鲜血,他很是认真的观察着萧舟尧尸体的伤口处,过了好久才接着说道:“将梵文融入兵器之中,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佛门历史上倒是有不少人这么做过,可惜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乱来?”

    看到来人后,楚云愣了好一会才辨认出了他的身份。

    不是楚云眼拙,实在是乱来的变化太大了。

    身穿破破烂烂的僧袍,上面不知道打了多少的补丁,光着的脚掌上尽是厚茧,身上更是缠着好几根厚重的锁链。

    尤其是那张清秀的面庞,如今早已经变得沧桑,胡子拉碴,那双眼睛很是深邃,如同能看透世间万物。

    完完全全一副苦行僧的打扮。

    “你怎么这幅模样了。”

    楚云吃惊不已,上上下下打量了乱来好久,才确定自己真的没有看错。

    因为楚云在天殿中并没有见到乱来,所以对他这幅模样也是非常震惊。

    乱来随手扔掉了萧舟尧的尸身,淡然一笑道:“自从上次跟你打赌输了以后,我就重新回了东洲,以一个普通人的角度看待这些。当我真的看到那些情景后,我感觉我心中的佛像彻底崩了。什么是佛?给百姓一口吃的,就是佛,是活佛,是生佛,是所有百姓的佛!不是顶个如来的名头,顶着佛门的名头,到处招摇拐骗!”

    说这些的时候,乱来的语气很是平淡,嘴角始终挂着笑容,就好像他早就看透这一切了。

    楚云站在一旁,心中很是唏嘘,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乱来的确是脱离佛门这个苦海了,但好像又钻入了牛角尖里。

    他太偏执了,仿佛到了另一个极端。

    “我脱离佛门,但也没有加入魔佛宗,我就游走在这世间,做一名苦行僧。”

    乱来淡淡的说道:“我会用这些锁链捆住我的**跟野心,待到大彻大悟之日,就是我挣脱这些锁链之时!”

    听他的话,似乎对这些深信不疑。

    楚云有些困惑,他并不清楚乱来为何会成为苦行僧。

    太乾大陆曾经倒是有过苦行僧的传说,他们时常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手持法杖,边走边吟诵经文。

    苦行僧必须要拥有寻常人难以承受的耐力,才能坚持到底。

    他们信仰坚定,依靠冥想修行,会通过各种常人无法做到的事情来锻炼自身的忍耐力和**。

    他们还会以锁链缠身,意味着锁住所有七情六欲,等自身信仰达到顶点,肉身无敌后,便会崩开铁链,立地成佛。

    可是距离上一位苦行僧的出现,过去太久了,久到哪怕有着书籍记载,也难辨真假。

    大圣主动走上前来,表情有些严肃道:“乱来,你既然看透了事情的本质,为何依旧执拗呢,不如加入我魔佛宗,做一名传教者,也算是为东洲黎民百姓做贡献了。”

    他跟乱来乃是曾经的是兄弟,现在也都离开了佛门,算是有不少共同之处。

    所以,他才会出言劝说乱来。

    乱来摇了摇头,拒绝道:“我如果有心加入魔佛宗的话,早在几年前就这么做了,我的心思很是坚定,你完全不用劝说我什么。”

    看到乱来态度如此坚决,大圣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尊重他的选择。

    像他这般拥有佛心的佛子,如果就此离经叛道的话,实在可惜。

    不过他既然选择做了一名苦行僧,就说明已经下定了决心,一旦信仰坚决,那就很难回头了。

    “不说这些了,走,我们去喝酒。”

    楚云摇了摇头,对于事情到底如何,他才不关心。

    乱来和尚有着自己的选择,作为朋友,自己不应该有过多的干涉。

    乱来和尚苦笑道:“酒是万孽之源,我不饮酒,而且这次来北疆也是有些私事要解决,没办法耽搁太久。一起叙叙旧可以,喝酒还是免了……”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

    楚云有些不爽,一把拉过乱来和尚,朝着城中走去。

    他的力量很大,乱来和尚挣扎了两下,居然没能挣脱,万般无奈之下只能跟着楚云进了悲秋城。

    先前准备的酒菜早就已经凉了,妖夜又命人重新准备了一桌。

    众人坐在桌前,开怀畅饮。

    对于男人来说,只要有酒,那能扯到天荒地老。

    几人又是辩论佛法,又是聊战争,到最后甚至聊起了女人……说得不亦乐乎,热火朝天。

    期间,乱来始终坚持不喝酒,无论其他人怎么说,他都滴酒不沾。

    最后,还是楚云硬塞着灌了他一杯。

    到得后面,乱来面红耳赤,彻底失态了。

    他嘴里吐着酒气,不满足的挥舞双手,大声叫着还要喝更多。

    乱来喝醉之后,拍案而起,大骂佛门,说佛门有眼无珠,不识人间疾苦。

    接着,他又骂如来,骂了好半天,勉强才算完。

    一场饭局结束,乱来彻底醉倒在桌前。

    原本以他的修为来说,是不可能喝醉的,哪怕酒精入体,也会被灵气瞬间瓦解。

    然而乱来并没有利用灵气压制酒气,似乎是好好放纵了自己一回。

    次日,酒醒了之后,乱来老脸一红,连忙念了好几句“阿弥陀佛”。

    楚云推开门,似笑非笑的说道:“酒醒了?”

    乱来立刻低下头去,眼观鼻鼻观心,装作没听见的样子,嘴里低声嘟哝道:“罪过罪过,业障又深了一层……”

    作为一名苦行僧,是不准喝酒吃肉的,但昨天一进入状态,什么都抛到脑后去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如此自责的原因。

    “你知道你昨天喝醉,都说了些什么吗?”

    楚云找了个位置坐下,淡然笑着。

    乱来和尚闭上眼睛,不言也不语。

    他知道自己昨天做了错事,说了很多不该说的话,索性一句也不回。

    看到乱来和尚这幅模样,楚云也清楚他不想把这些事情朝外说,不过既然自己已经知道了,那就不能不管不问。

    “你此次来北疆,是想给你的家人报仇吧?”

    楚云突然开口。

    乱来和尚大吃一惊,忍不住的叫道:“我……我昨天连这些也说了?”

    “你昨天喝的烂醉如泥,就连自己小时候撒尿和泥玩的事情都说出来了。”

    楚云忍俊不禁,看得出来那是乱来和尚第一次喝醉,全然没有任何经验。

    乱来和尚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自我记事起就在佛门长大,是如来培养我成人,我一直以为自己没有家人。然而有一日我遇到小如来,他告知了我一个秘辛,我其实是有家人的,我父母本是北疆人氏,普通农民。”

    “生我之时家里很穷,天寒地冻,粮食也没有收成。可上面还有三个哥哥,实在养不起了,就想把我丢掉。恰好如来经过,见我周身佛光纯正,天赋异禀,便付出一袋米的代价将我带回了佛门……”

    “小如来告知我这些后,我便来到北疆寻亲,虽然我不喜欢他们,但我也不恨他们。”

    “来到那个村落后,我才发现村子被妖族给屠了,所有村民都死了,经过多方打听,原来是妖族干的!”

    “所以,我就去找他报仇,恰好经过了这里,被你的梵文气息给吸引住了。”

    乱来和尚面无表情的说出了这些。

    “潜入北疆的妖族多了去了,你说的是哪个?”

    楚云挑了挑眉。

    “乌月妖王。”

    乱来和尚眼神有些冰冷,浑身散发着一股弘扬的佛气:“神通境的妖族称为大妖,进入羽化境后,则称为妖王!至于妖族老祖,都是上古时期被封印的存在,如今全部跳了出来,为非作歹。”

    “乌月妖王,你打得过么?”

    楚云淡然一笑,问出了最本质的问题。

    乱来和尚沉默了一会,但还是老实回答道:“我听说乌月妖王实力很强,是一堆妖王的领头之人,实力至少在羽化境四重以上。”

    “能不能赢他,我心里也没有把握。”

    “你的目的是找乌月妖王报仇,而我来北疆也是为了杀妖,我们既然目标相同,为何不联起手呢?”

    楚云伸手拍了拍乱来和尚的肩膀,微微笑道:“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叛出佛门,被他们喊打喊杀。如今你独身一人,孤立无援,我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听了楚云的话后,乱来和尚心中莫名升起一阵感动。

    如今这种境地,大部分人都会选择跟自己撇清关系,以免遭到佛门报复。

    没想到楚云却不计前嫌,丝毫没有计较自己追杀过他,依旧把自己当成朋友看待。

    光是这份情谊,就无法用价值来衡量。

    “你知道乌月妖王在什么位置吗?”

    楚云再次开口问道。

    乱来和尚点了点头:“我打听到了,乌月妖王来到北疆的目的,除去攻城略地之外,还要亲自前去夜狼王国的皇城边上,释放出被镇压在那里的大妖王!这个时候,想来应该快要赶到皇城了!”

    作者拓跋流云说:补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