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4章 闲情雅致
    ..凌天战魂

    “真没想到,这幻阵居然能够强到这种地步……”

    大圣看到这一幕,表情不由得有些吃惊。

    这么多强者,都被困在了九曲天都幻阵中,无法自拔。

    要知道,这阵法并非出自楚云的手笔,而是当初罗征刻画在帝碟之上的。

    如果不是楚云阴差阳错将这帝碟偷了出来,这帝碟继续被罗征所持有,在战场上将会给人族造成多大的损伤?

    看来,这帝碟也算是罗征的一张底牌了。

    “真是万幸。”

    穆图松了一口气,忍不住的感慨道:“这种幻阵太强悍了,哪怕心智再坚定之辈也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的!”

    “九曲天都幻阵,乃是公羊亮的三大绝阵之一。”

    楚云皱了皱眉,他为此思索了良久,万妖门并没有得到天秘玄阵册,可罗征为什么能够将其刻画在帝碟上呢?

    难道说,他一早就传承了公羊亮的阵法?

    这也不对啊,若真是如此,他没有理由去寻找天秘玄阵册了。

    “这不简单吗,他只学到了一些皮毛,真正的精华还在天秘玄阵册上,所以他们才会不顾一切代价的去寻找。”

    大圣突然插嘴道。

    “也只有这种说法能够解释了。”

    楚云点了点头。

    罗征肯定没有得到公羊亮的全部传承,不过仅是这九曲天都幻阵,就已经所向披靡了。

    楚云在天秘玄阵册上见到过有关九曲天都幻阵的记载,也仔细研究过一段时间。

    如果真让他来刻画的话,成功率绝对不会低,但会不会达到这种效果,那就不好说了。

    “罗征在秘纹造诣上,比我要强!”

    楚云表情有些严峻:“或许只有娘亲能稳压他一头!”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这就是现实。

    罗征在秘纹上的造诣的确不凡,幸亏没让他得到天秘玄阵册,不然他极有可能是继公羊亮之后的第二位秘纹大宗师!

    说来也真是讽刺,一个妖族,居然在秘纹造诣无人能敌。

    “你说这九曲天都幻阵,能不能将这群老东西彻底镇压?”

    大圣突然发问。

    楚云淡然一笑,毫不在意的摇了摇头:“帝碟上还剩五种阵法,随便他们折腾去吧。若真侥幸逃出九曲天都幻阵,那只能说他们会死的更惨!”

    “嘶!”

    大圣跟穆图倒抽冷气,他们以往从来没有见识过秘纹阵法的恐怖,今日算是开眼了。

    “不敢想象,帝碟如果还在罗征手中的话,这战争该怎么打!”

    大圣一个寒颤,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了一种画面。

    罗征手持帝碟,眨眼间释放出七八种毁天灭地的秘纹大阵,将人族强者全部罩入了其中。

    到了战场上,帝碟绝对能起到比圣品灵兵还要恐怖的效果。

    “所以说,有些时候战争也是要靠运气的。”

    楚云眼神眯起,望着手中的帝碟,道:“现在,这场战争,是他们没法打!”

    萧界之中,一如既往的安静。

    只是此时的安静,较之以往多了几分诡异。

    大殿内,萧皇、禹皇、三位老祖以及延宁方丈,都还在九曲天都幻阵里苦苦挣扎,谁也不知道这阵法何时会破开。

    大殿外,原本十多名长老、上百位羽化境教主,如今只剩下四分之一不到了。

    尸骨亡魂阵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大阵,殒落在其中的生灵将会眨眼被邪恶的亡魂占据身躯,操控心灵,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可怕。

    他们能够坚持下来,已经很不容易了。

    “楚云,他们一时半会破不了阵,不如我们坐下喝杯茶,歇一歇。”

    穆图很是神秘的笑了笑:“本王以前在游历诸多小世界的时候,收集了不少好茶……”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手中出现了一个荷包:“此茶乃是极品碧螺春,茶树内蕴天地灵气,每一千年才产那么几片叶子,楚云来尝尝?”

    大圣眼前一亮:“老穆,有好茶也不知道早点拿出来孝敬老子,快快快,老子最喜欢喝茶了。”

    “滚,本王这是孝敬楚云的!”

    穆图撇了撇嘴,针锋相对。

    “闲着也是闲着,的确不如品茶。”

    楚云点点头,从空间戒指中拿出茶壶,瓷瓶,以及三个茶杯。

    他接过穆图手中的荷包,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扑鼻的轻响袭来,令人精神一振,有种大脑清明的感觉。

    “好茶!”

    楚云点点头,捏了一些放入茶壶中,随后拔开瓷瓶的瓶塞,朝茶壶里倒水。

    “这是天地甘露,一般的茶我可舍不得拿出来泡。”

    盖上盖子后,楚云抬手一指,茶壶下方顿时出现了一股不断跳动的火焰。

    他对火候掌控的恰到好处,不多一分不少一分,没一会茶水就开始沸腾,咕嘟直响。

    穆图脸上挂着灿烂笑意,他显然对这极品碧螺春信心很足,想来楚云肯定会喜欢的。

    大圣一脸期待,忍不住伸出舌头舔舐嘴唇:“渴极了,渴极了!”

    楚云扭头白了他一眼,随后收起火焰,提起茶壶,倒了三杯茶水。

    茶水进入杯子后,立刻有一团白雾腾空而起,这白雾在空中演化成白鹤的样子,翩翩起舞。

    在空中转了几圈后,这白鹤逐渐散去。

    此时再低头望向杯中,只见茶水微黄,里面的茶叶齐崭崭地悬空立起,像极了一根根倒竖的羽毛。

    这等情景,令人看了之后,不由得心生惊叹。

    “有趣!”

    楚云眼前一亮,连忙端起茶杯,品了一口。

    茶水入口,最初觉得有些苦涩,细细品味之后,甘甜芳香,回味无穷。

    “不错啊老穆。”

    大圣牛嚼牡丹似得,一口将整杯茶干了,随后擦了擦嘴,竖起大拇指:“解渴,这茶太解渴了!”

    合着,对他来说,喝茶就是解渴的。

    “让他滚,不要再糟蹋我茶了,好吗?”

    穆图一脸真诚的对楚云说道。

    ……

    一个时辰,眨眼过去。

    大殿内突然发出一声轰鸣,虚空扭曲,地面裂开了恐怖缝隙,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九曲天都幻阵,居然被他们给破开了。

    “啊,楚云,老夫要杀了你!”

    萧皇披头散发,瞳孔猩红,就像是老疯子一样。

    他身上受了重伤,一条手臂生生被扯断了,浑身尽是鲜血,脸庞更是狰狞可怖。

    “碎尸万段,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禹皇嘴里含糊不清,他就像是癫了一样,摇头晃脑,显然还没有从幻阵中彻底脱身出来。

    至于那老妪,满脸笑容的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所有生气,化作一具尸体。

    另外两名老祖,有气无力的躺在那里,连眼珠都没法动弹。

    他们的寿命已经走到尽头,只要闭上眼睛,就再也睁不开来,算是寿终正寝了。

    可他们不甘心,不甘心就就这么死去。

    眼皮越来越重,天地一切开始安静,他们能够感受到有东西正在立体而去。

    那是他们的灵魂!

    “啪。”

    两人脑袋一歪,彻底断气。

    至于延宁和尚,他瞳孔剧烈收缩,惊恐的趴在地上,双手抱头,嘴里说着一些奇怪的话语。

    显然,他已经疯了。

    作为佛门专门修心的方丈,他理应不怕幻象缠身才对,然而延宁方丈做了太多亏心事,就像是心魔一样挥之不去。

    在九曲天都幻阵之下,脑海里的所有龌龊都被放大了百倍千倍,他居然被自己的心魔生生给吓疯了。

    六位顶尖强者,就只剩下了萧皇跟禹皇。

    “楚云呢,楚云呢?”

    萧皇猛地将大殿穹顶冲碎,眼神凶狠猩红,如同猛兽一般四处张望着。

    禹皇紧随其后,胸口剧烈起伏,恨不得把楚云挫骨扬灰。

    “哟,出来了?”

    远处虚空中,只见楚云坐在椅子之上,翘着二郎腿。

    他有些玩味,嘴角勾起了一抹笑容,就好像完全跟此事无关,仿佛置身事外。

    而他手中捏着的,居然是一个茶杯。

    他,居然在品茶!

    看到这里,萧皇只感觉一股怒气冲上脑门,大脑有些昏沉,差点背过气去。

    好不容易缓了过来,萧皇怒火冲霄,睚眦欲裂。

    自己跟禹皇历经多少凶险,才强行闯出九曲天都幻阵,命丢了半条,人都快要疯了。

    没想到,始作俑者楚云,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品茶!

    他在品茶?

    居然,在他吗的,品茶!

    “啧啧。”

    楚云咂了咂嘴,显然对这茶很是满意。

    随后他将茶杯递给大圣,站起身来:“你们很出乎我的预料,我本以为你们都会死在幻阵中呢。命真大,不错不错!”

    随后,楚云话音一转,再次摸出了帝碟:“我这里还有几个大阵,你们想选哪个?”

    萧皇跟禹皇瞳孔中本能的闪过一抹惊恐,显然回想起了被九曲天都幻阵支配的恐惧。

    他们浑身颤抖,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阵法,怎么还有阵法?

    他们发誓,此生从来都没有这般讨厌过一个东西!

    秘纹大阵,我可去你吗的秘纹大阵吧!

    “楚云,你这懦夫!”

    萧皇脊背生凉,但他依旧色厉内茬的咆哮道:“如果没了秘纹大阵,你又算得了什么?”

    “对,敢不敢不用秘纹大阵,来跟我们战上一场?”

    禹皇说话之时,就连声音都在颤抖。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