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3章 难以启齿
    ,精彩小说免费!

    “飞哥,什么都不说了,咱们就等着明天前往帝都了。”胖子说道:“那个金家当初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咱们离开华国之前,真的要让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才对。”

    就这样,高飞让小五他们今天晚上都住在别墅,明天他们会坐最早的飞机前往帝都。订机票这些事情,自然就不用高飞亲自操心了,小五、胖子他们会把一切都准备稳妥的。

    看u正ha版j√章v节,上t¤

    王皓来到高飞身边,问道:“飞哥,飞艺奉皇怎么办?关键是咱们还有一些兄弟呢。”

    “先不要声张,如果咱们能拿到帕塞的话,你再回来跟他们说。如果不愿意离开家乡,那就给一些钱,愿意跟咱们走的,就去帕塞。到时候他们会为他们提供免费的住房。”

    “我知道怎么做了。”王皓点头道。对于高飞的话,他是非常满意的,这说明他们师兄弟三人没有跟错人,高飞还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跟着这样的人,这一辈子都不用担心自己会被出卖。

    晚上,周歆艺才回来。不过有关白天颜紫乔的事情,她一个字都没有提,似乎就从来没说过一样。颜紫乔早就从别墅搬出去了。

    不管怎么说,颜紫乔现在都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明星,虽然还没有达到一线,但人气也很足。一直住在高飞和周歆艺的别墅还是不对的,万一被狗仔队发现,这事还能被炒成绯闻。

    其实也是颜紫乔自己想通了,不是她住在别墅里就能近水楼台先得月,得到高飞的倾心。毕竟周歆艺也在别墅里住,她只有离开别墅,如果有机会能把高飞骗到她自己住的地方,那才是真的有机会。

    当然了,随着这些年高飞消失在她的视野当中,她对高飞的喜欢已经没有从前那么强烈了。最初她喜欢高飞的时候,可不仅仅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也是看重了高飞的实力。而后来跟高飞的多接触,才彻底爱上这个男人。

    只不过,她和高飞之间总是好像有一层看不见摸不到的气膜在阻拦。再加上这些年,她又把重心都放在了事业上,是真的在内心就把感情看淡了。不光对高飞如此,对任何人都是如此。

    对于现在的颜紫乔来说,感情就要一切随意。如果上天是把她的红线牵在了高飞的身上,那不管过了多久,他俩终归能走到一起。可如果她的红线根本不在高飞的身上,哪怕她跟高飞有了孩子,最终也会分开。

    也正是如此,颜紫乔才在高飞不在的时候,跟周歆艺坦白了。把这一切都跟周歆艺说的明明白白。而周歆艺这个傻丫头,不但没有责怪她,还想要帮她跟高飞说一下,看能不能让她也留在高飞的身边。

    都说女人是自私的,在周歆艺的身上,颜紫乔真的一点自私都没看到。反而周歆艺的话让她更加的羞愧。当天晚上,她是抱着周歆艺哭了整整一夜。

    周歆艺什么不明白,当时跟颜紫乔说的是还行,可真正要跟高飞开口说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真的很难启齿。她可是高飞的正牌女友,给自己的男朋友找其他的女人,这怎么说出口呢?

    假如,她是一个不能生育的女人,这事也还好说。可她的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这些都不是理由。想到这,周歆艺就感觉自己真的很羞愧。

    不过颜紫乔已经把话跟她说的很清楚,她已经看开了。高飞要是真的对她没意思,她也不会纠缠的。这样一来,给周歆艺的压力就小了很多。

    由于李想他们都在别墅的原因,高飞和周歆艺晚上并没有翻云覆雨,只是温馨的睡了一宿。第二天清晨,高飞早早的起来,把凤凰送给他的精华拿出来进行划分。

    孔明都说了,金家现在很强,给李想他们一人两滴精华,应该够对付金家的了。至于去帕塞的时候,他再分几滴也肯定够了。反正他手里这么多,在这方面不能太吝啬。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跟他相濡以沫的兄弟,精华没了,他以后还有机会跟凤凰要。可要是兄弟的命没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了。等他成为虚境强者就好了,到时候自己能够凝聚精华,给李想他们用。

    等李想他们都来到别墅的客厅后,高飞就把分好的精华给了他们,并嘱咐他们如果不是紧要关头,尽量不要使用。别看他有一瓶,但该节省还是要节省。俗话说,好钢用在刀刃上。

    在知道高飞给他们的东西竟然是精华后,李想他们又是很激动。如果不是高飞嘱咐他们不到紧要关头尽量不要用,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喝上一滴,感受一下实力暴涨的感觉。

    要知道,高飞手里可不是虚之精华,对李想他们而言,真的是实力暴涨。

    正常来讲,去帝都,高飞是不打算带上周歆艺。可后来他又想了想,还是带上周歆艺才行。他们的实力很强,不怕有问题,可周歆艺还不是先天武者,留她自己在奉皇市还是有一定危险的。

    就这样,这一次前往帝都,周歆艺也跟着去了。

    从机场出口出来的时候,高飞竟然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钟晓年竟然在出口等着他们,看到他们出来,钟晓年立刻走过来,冲着高飞笑道:“我查了一下航班,知道你们坐这趟飞机,所以就不请自来了。”

    “你知道我来帝都要做什么吗?”高飞问道。

    “知道,不是要对付金家嘛。”钟晓年说道:“我从孔明那里都听说了。”

    “你俩不是苦大仇深的吗?他怎么会把这事跟你说呢?”高飞疑惑道。他只给孔明打了电话说这事,钟晓年没理由知道。所以他能出现在这,那肯定是从孔明口中知道的,这点毋庸置疑。

    “飞少,这年头,没有永久的敌人。只有永久的利益。”钟晓年笑道:“你消失的这几年,发生了不少的事情。现在孔家和我们钟家有合作的项目,我俩之间其实也没什么仇。就是当初都是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谁也不服谁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