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章 轮回觉醒
    “我竟然投胎转世了。”

    唐生消化完脑子里疯狂涌现出来的前世记忆,再看着周围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他明白了过来,可还是沉浸在难以置信的震撼里。

    就在他愣神的时候,一股呜呜的哭求声,像极了他师姐慕清霜的声音,将他从觉醒前世记忆的复杂震撼里,拉回了现实。

    “呜呜,唐宏少爷,小溪给你跪下磕头,求求你,别要欺负我家少爷了,放过他吧。”

    唐生寻声看去。

    似乎发现他的处境很不妙。

    这是第三武院学府的校道边,周围已经围满了学府的看热闹的学生。

    在他的面前,则是一个瘦弱的少女。

    她十五六岁,一身有补丁的褪色青衣,有些宽大不合体,显然这是一身经过改动的男生的衣服。

    虽是男装,衣服也很破烂,可穿在这瘦弱的少女身上,还是掩盖不住少女身上的一股别致的美丽。

    这个少女叫做唐小溪,是和他相依为命的丫鬟。

    在唐小溪的面前,则是三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以中间那个衣服和气质都最佳的少年为首。

    这个人就是小溪口中哀求的唐宏了。

    他们一脸的戏谑,在这么多同学的围观下,非但没有紧张,反而很嚣张。

    很显然,他们平时也不是第一次在学府里欺负唐生了。

    “唐宏少爷,求求你,求求你了!我家少爷这几天身体都不舒服……”

    唐小溪说着,就要跪下来磕头。

    在这么多和她差不多同龄人的面前下跪磕头,是一件没有尊严和人格的事情,可她这么卑微的人,有哪里有资格谈什么尊严和人格?

    可就在这时候,一只强而有力的手,已经从身后伸出,抓在了她的消瘦的手臂上了。

    这手臂真是太瘦弱了。

    唐生能够感觉到这个卑微少女手臂上一点儿肉都没有的骨头。

    他心里一阵愧疚。

    “少爷……”

    小溪的双腿已经弯曲到了一半,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没有能够再跪下来。

    她回过头一看,正是唐生的。

    “少爷,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你快跑,去找学院的武道老师啊。”

    她见到唐生还愣在原地,那双乌黑的双瞳孔的剪水眸子,全都是着急。

    可当唐生看到这双泛着泪珠的乌黑的双瞳孔剪水眸子时,他却是痴了。

    这双眼睛,太像前世他师姐慕清霜的眼睛了。

    她的师姐,也是有着一双乌黑的双瞳孔剪水眸子的。

    这双眼睛,焦急起来,那眸子里闪烁的神色,简直和他师姐的一模一样。

    唯一不同的。

    是他师姐的眼睛清冷而坚强。

    这双眼睛悲伤而柔弱。

    忽然间,唐生的心一痛。

    前世,他和他师姐,在炎剑宗那帮混蛋的追杀下,一起跳下来涅盘山的火山口。

    其实,当时死的本该是他的。

    如果她的师姐当时肯抛下他,她师姐的本事,是可以逃脱得掉的。

    就在唐生陷入这段悲痛的情绪里时,一个戏谑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悲痛回忆。

    “唐生,让一个女人毫无尊严的跪地磕头替你求饶,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这样的窝囊废,还有什么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

    发出这个声音来的人是唐宏。

    他故意将声音融入一丝内息真气,让周围所有围观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目光悄悄的在小溪的身上偷瞄着,盛气凌人的姿态里,眸子里闪过一丝贪婪。

    这丫头是一个大美人坯子,虽然没有什么打扮,但是这么破烂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非但不减风韵,反而有着一种让人怜惜的柔弱妩媚之美,让人忍不住将她搂在怀里呵护着。

    她的娇躯虽然瘦弱,可是宽松的补丁男装之下,一双小胸脯已经将衣襟撑得鼓鼓的。

    若是再长大几年,绝对是一位倾城的绝代佳人。

    可惜了。

    这位未来的绝代佳人,已经被龙少给定了。

    龙少玩女人,不仅要玩弄其人,还要玩弄其心。

    所以,这段时间,唐宏和他的小弟频繁的来欺凌唐生,不过是为了帮龙哥演绎一出英雄救美的戏码的前奏。

    今天,这先前布局的戏码,快要上演到**了。

    他就要将这唐生给打残,将这唐小溪给逼入绝境。

    然后危难关头,龙少会如天神降临而出,英雄救美,挽救绝境之中的唐小溪,给她脆弱的心灵留下难以磨灭的伟岸英姿,一举俘获其乱颤的芳心。

    唐生还不知道今天这唐宏对他的欺凌,完全是一场早有的预谋。

    他没有理会这如同跳梁小丑般叫嚣着的唐宏。

    他凝望着眼前这个卑微的少女。

    他的声音轻柔,却铿锵有力:“小溪,这些年,委屈你了。我向你保证,这种欺凌和侮辱,这样的不幸和痛苦,以后都不会发生在我们的身上。你先别哭,剩下的事情交给少爷我来解决就是了。”

    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拭擦着梨花带雨般精致脸蛋上,那近乎绝望的哀求和无助的泪水。

    然后他上前一步,将小溪护在身后。

    这一刻,小溪愣了。

    不知怎么的,她只觉得今天少爷很怪。

    好像变了一个人。

    “唐宏,这段时间,你三番两次欺凌我,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生目光一凛,这才看向唐宏。

    他看着唐宏偷瞟向小溪的那种色眯眯又有些求之不得的渴望眼神,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一抹杀机闪烁。

    “我到底想怎么样?好,今天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我这段时间,都来找你麻烦!看好了,这是什么!”

    唐宏有备而来。

    他假装愤怒。

    他从怀里拿出一物,是一张信纸。

    他抖开,展示出上面的内容:唐硝石于天元33331年向唐木苟借白银三万两,以一只玲珑玉手镯抵押,特此立下字据。

    唐硝石,就是唐生这一世的父亲。

    原本也是第三武院学府的老师,只是三年前进入尸魔山脉为唐生寻找打通经脉的灵药,再也没有出来过。

    这借来的三万两,就为唐生来购买打通他经脉的灵药借的。

    只可惜,那次购买的灵药,还没有成功。

    想到那位父爱如山的父亲,唐生的心里一阵的愧疚。

    “你父亲唐木苟,肯接受以我父亲的玲珑玉手镯抵押三万两,想必这玲珑玉手镯也值这三万两吧!”

    唐生说道。

    三万两不是小数目,在借钱之前,那唐木苟又怎么可能不好好确认抵押物的价值?

    “如果是真的玲珑玉手镯,当然是值三万两!可惜啊,你父亲唐硝石那条老狗,竟然敢拿一个假的玲珑玉手镯来骗我父亲!哼!别想说我这是胡说八道来骗你!三个月前,我父亲急着用钱,就想着拿着这玲珑玉手镯去天玄商会里抵押,谁知天玄商会的鉴宝大师亲自鉴定后,说这手镯虽然色泽很像玲珑玉,但却是一个不知什么材料制作的假货!”

    唐宏说着,又从怀里又拿出一物,是一个玉色的手镯。

    他扔向唐生,大声的喝道:“唐生,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真正的玲珑玉,玉上是没有任何杂质的!可是你父亲拿来抵押给我父亲的玲珑玉手镯,上面却有一丝不起眼的血丝纹路!”

    唐生接过这个玲珑玉手镯。

    这个玲珑玉手镯通体晶莹,里面透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血丝纹路,若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

    摸起来的手感很冰凉,就像是摸着一个少女的肌肤一样。

    唐生认得这个手镯。

    这是小溪的手镯。

    当年他在城门外的小溪边,将不足两岁正在哇哇哭泣的小溪捡回家时,这个玲珑玉手镯就挂在小溪的脖子上的。

    小时候,他还和小溪经常拿这个玲珑玉手镯来玩耍呢。

    可以说,这个玲珑玉手镯是小溪父母留给她的身份信物。

    “看来,这笔欠债,还是真的。”

    他原本还怀疑,这唐宏会拿一个假的玲珑玉手镯来冒充,借机讹诈他呢。

    “咦?”

    就在这时候,唐生突然感受到,当他摸久了这个玲珑玉手镯后,那玉上的冰冷,突然转化成为一种古怪的吞噬之力。

    他敏锐的灵觉,突然感受到身上一股微弱的生机、命气,慢慢的流进这玲珑玉手镯里。

    “生机吞噬?”

    唐生脸色大变。

    没错,是生机吞噬。

    若非他前世乃是九品灵丹师,觉醒前世记忆后使得他这具身体的灵觉也异常的敏锐,他绝对感觉不到。

    这样微弱的吞噬生机、命气,哪怕是天境强者都感受不到。

    只有那些具备了灵识,可以感悟天地元气的灵丹境强者,方能够感受得到。

    唐生浑身颤抖起来。

    他感觉将这玲珑玉手镯拿在手里细细的端详。

    前世,一股古老的记忆信息,被唐生快速的翻找出来,跟着眼前的玲珑玉手镯上的特质对应着。

    他发现。

    随着这玲珑玉手镯吞噬他的生机、命气,那通体晶莹内的那一丝丝血丝纹路,也开始微弱的壮大着。

    “没错!这哪里是什么玲珑玉?这分明是龙血玉!”

    龙血玉!

    这一刻,唐生有一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