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镇龙”传承
    前世,唐生和他师姐慕清霜,游历诸多大世界、小世界,就是想要寻找一块龙血玉。

    因为他和师姐慕清霜,看似是散修,其实他们的身上,肩负着一股古老又神秘的传承延续。

    这股传承,叫做“镇龙”传承!

    要继承这“镇龙”传承,寻找到传说中的龙血玉,乃是极其关键的一步。

    前世,踏遍万水千山都没有能够找得到。

    今生,竟然如此轻易就找到了?

    唐生仿若是在做梦!

    他的眼睛,湿润了。

    “炎剑宗,你等着吧!你们虽然是一方大世界里的超级宗门,但是欺世盗名,欺压良善,杀人夺宝!我师姐就是不愿接受你们的调戏,你们就给我们扣下邪魔的名头,追杀我们,最后逼得我和师姐走投无路,不得不跳入涅盘山自杀!”

    “前世,我和师姐是散修,我和师姐是没有能力反抗你们!可这一世,我有了!我有龙血玉,我能够修炼镇龙传承里的绝世功法!”

    不管是十年,一百年,还是一千年!

    唐生心里发誓,终有一日,他会杀上炎剑宗,踏平他们的山门,将那些欺世盗名的虚伪之辈,统统斩杀!

    ……

    那一边的唐宏,看到唐生泛着泪光,还以为唐生是被这三万两银子的债务给吓哭了。

    他的气势越发的嚣张!

    “父债子还,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唐生还沉浸在他的情绪里。

    旁边的小溪见唐生眸子带泪,她也以为以唐生是吓怕了。

    她很着急。

    “这个玉镯是我的,当初也是我让老爷拿去卖的,它既然是假的,那这件事情就是我的错,这三万两,要欠,也是我来欠下!唐宏少爷,求求你,放过我家少爷吧。我……我给你磕头,我给你做牛做马。呜呜~”

    小溪又站了出来,绝望的哀求。

    她想要将所有的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

    唐宏一听,没空再理吓傻的唐生。

    他眼眸亮起来,内心越发的得意。

    他还没有提出卖身的要求,这小丫头就主动要求卖身还债了么?

    这正合他意!

    等逼迫完这丫头欠下卖身契,他还要出尔反尔,出手将唐生给打残。

    他恶人做尽。

    紧接着,就是龙少威武的出场了。

    他的目光,悄悄的朝着左前方武教楼的某间窗户看去。

    ……

    在那个窗户里,正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位,乃是唐宏的父亲唐木苟,这第三武院学府的副院长。

    在普通人眼里,他可是一个大人物了。

    可此刻,他却恭敬如同仆人的站在一边。

    这里是唐家城。

    一城即是一国。

    他虽然是第三武院学府的副院长,在普通人眼里是个大人物,但是若是放到唐世家的宗家里,他只是一个普通长老,连宗家的族谱都没有资格写上名字的。

    而这龙少呢?

    他不仅来自宗家,而且在宗家里还有天大的来头。

    可以说,若是能够讨好这龙少,哪怕龙少赏给他一根腿毛,他唐木苟立刻飞黄腾达起来。

    “这个丫头,倒是重情重义。”

    一身玉丝白衣,将这位十七八岁的少年装扮得越发的高贵。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有一丝的阴冷。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我还没有玩过重情重义的女人!这个丫头,慢慢调教起来,应该很有趣,可以够我玩弄一段时间吧。”

    他的舌头轻轻的舔了舔嘴唇,就像是一条毒蛇在吐着信子。

    站在他身边的唐木苟,不知怎么的,他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刹那之间,有一种跟着一条阴冷毒蛇待在一块的感觉。

    很快,就该他出场了。

    “我们走吧。”

    他心想着,等他慢慢走下楼,走到唐生那边时,这唐宏应该逼迫唐小溪欠下卖身契,然后将唐生打成重伤了吧。

    “是。”

    唐木苟点头,等龙少转身后,他才关闭了这个窗户。

    ……

    窗户关闭,那是一个信号。

    说明龙少即将登场了。

    唐宏看到这一幕,心里凛然,知道重头戏要来了,他要好好的演才行。

    龙少巴结好了,前途不可限量。

    可是这若是巴结不好了,将他吩咐的事情搞砸了。

    唐宏想到这,心里一阵的寒意,只怕龙少只需一句话,他和他父亲第二天就能够无声无息的从唐家城里消失。

    “你真的要给我做牛做马?”

    唐宏顺着唐小溪哀求的话语问下去。

    “是是是,我可以给你做牛做马,只求你放了我家少爷。”

    唐小溪赶紧说道。

    在她看来,卖了她都不值三万两呢。

    如果她的死能够换回唐生一条性命,那么她毫不犹豫的可以去死。

    所以,更别说现在的只是做牛做马?

    “口说无凭!这欠下的可是三万两呢!”

    唐宏冷冷的说道。

    他瞥了眼旁边的唐生,心里闪过一丝杀意:这废物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好运?居然身边有一个如此有情有义,肯为其心甘情愿去死的丫鬟,而且还是一个绝世美人胚子的丫鬟。要是他唐宏身边也有一个,就好了。

    可惜了,这个小丫鬟,以后是龙少要玩弄的人。

    龙少玩女人,喜新厌旧。

    不知道当龙少玩腻了,他唐宏有没有那个幸运,可以赏给他玩弄玩弄?

    他心里幻想起来。

    “我……我愿意给你签下卖身契!”

    小溪可不知道此刻唐宏心里的那些龌蹉想法,她一门心思,只是扑在最后救唐生的一丝希望里。

    “好,那你签下卖身契吧!签下去后,唐生欠下我家的三万两银子,在此一笔勾销!”

    唐宏大声的说着,他从怀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卖身契和笔,递给小溪。

    小溪刚想接过这卖身契和笔,可一只手已经从她的背后伸出,先一步的接过来,然后看也不看,直接将这卖身契给撕成粉碎。

    小溪大惊失色。

    这卖身契可是她少爷的救命符,谁给撕了?

    她转过身去,愣住了。

    因为撕碎这卖身契的,正是她少爷唐生。

    “少爷……”

    “乖乖站在一边,剩下的事情,交给少爷我解决就行了。”

    唐生也懒得解释了。

    他觉醒前世记忆的事情,没有办法说出口,也解释不了给这丫头听。

    所以,他只能够用行动来解释了。

    ……

    唐宏也傻眼了。

    他无法想象,刚刚还吓得浑身发抖的唐生,究竟有何胆量来撕碎他递过去的卖身契。

    气死他了!

    简直气死他了!

    这唐生吃了狗胆了么?

    要知道,重新再写一份卖身契,那是需要时间的啊。

    而现在,他父亲正陪着龙少从武教楼走下来,很快就要登场。

    这卖身契没有签下,这计划就不完美。

    若是龙少责怪下来,这后果……

    想到此,唐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你们两,现在赶紧再写一份卖身契!我去打死唐生这个垃圾废物!”

    唐宏急声吩咐身边的两个小弟。

    这两个小弟也回过神来,赶紧抢过围观的低年级的同学的书包,在里面慌忙的翻找着纸和笔。

    他们也知道一些内幕,这唐宏老大这么做,可是为了巴结龙少老大的。

    “唐生,你这个该死的垃圾废物!欠我家这么多钱不还,还敢撕碎我写的卖身契?你这条死狗!今天,我唐宏在这里就打死你了,也是合法合理!给我去死!”

    唐宏怒声叱喝!

    他的双眸全都是狠意!

    他根本不给唐生任何再解释的机会。

    他直接出手!

    目标很明确,就是要打残打死唐生!

    “死!”

    他这一出手,就施展出高级攻击武技裂虎碎石掌。

    高级武技虽然武院学府里有传授,但是能够学会的同学,缪缪无几。

    第三武院学府里能够将裂虎碎石掌施展得像他这般举重若轻的,一个都没有。

    这裂虎碎石掌一出。

    周围围观的同学,脸色都一变。

    惊骇于唐宏竟然能够施展得如此的完美,简直比学院里的很多老师施展得还要标准,还要有气势。

    同时,他们也期待着。

    这唐生被这唐宏的裂虎碎石掌打中,是全身骨头碎裂变成重伤,还是直接的被打死呢?

    有些胆子小的女生,已经不敢看即将发生的鲜血淋漓的场面了。

    “当真是废物一个!”

    眼看自己的裂虎碎石掌已经拍到唐生的胸口,而唐生还好无反应,唐宏内心里更加的蔑视。

    不过,他还是收了三分的力气。

    现在还不是打死唐生的时候,还要这废物留一口气,方便龙少的后续出场。

    虽然计划有变波折,但是总体的大方向还是没有变的。

    “少爷,别要打我少爷……”

    小溪见状,悲声大叫!

    她的反应甚至比傻愣在原地的唐生,还要快一些。

    可是,她没有什么修为,哪里还得及?

    就算她想拦在唐生的身前,想为唐生当下这一掌,也已经来不及了。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所有人都傻眼了。

    眼看唐宏的裂虎碎石掌就要拍中唐生的胸口时,眼看唐生就要惨绝于当场时。

    就见到这飞扑而下的唐宏,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般,重重的摔在七八米外。

    轰!

    地面上,掀起一阵的灰尘。

    场面。

    死寂一片。

    所有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们看着倒在地上挣扎了几下还没有能够爬起来的唐宏,在看到那边,淡定站在原地,慢慢收回刚刚踢出去的腿的唐生。

    这……

    看花眼了么?

    倒下的,不应该是唐生这个天生经脉堵塞的废物么?

    怎么变成唐宏这个第三武院学府第一天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