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章 扫地老人
    唐生忍住内心的森寒杀意。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

    人若杀他,他必杀人!

    这唐木苟父子,已经对他动了杀意。

    实实在在的杀意。

    不过,现在他还需要忍。

    唐生刚想要动,运转体内的内息真气,施展身法来躲避唐木苟的偷袭。

    突然之间,他目光一凛,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他又不动了。

    唐生没有动。

    一动不动。

    看上去像是吓傻了,没有什么能力抵挡唐木苟的必杀一击。

    周围的同学看到这一幕,很多胆小的女生都齐齐闭上了眼睛,不忍心看着唐生脑门被抓碎,脑浆渐一地的血淋淋场面。

    “给我死!”

    唐木苟突然发狠,丝毫没有留手。

    可就在这时候。

    就在他的冰霜鹰爪即将抓到唐生的脑袋时,一道破空声响起。

    “啊~”

    没等众人反应,就听见气势凶猛的唐木苟,突然惨叫一声,紧接着如同泄气的皮球,飞快的倒退。

    唐生还是一动不动。

    而在他的后脑勺边,一片沾着血的叶子,缓缓的飘落而下。

    与此同时,那一边飞退的唐木苟,痛苦的捂着流血的右手。

    很显然,刹那之间,在他的冰霜鹰爪即将抓破唐生的脑袋时,有人以叶子当做暗器,飞射而来,击伤了唐木苟的双手。

    唐木苟死死的盯着叶子飞射而来的方向。

    所有人看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后,也都顺着唐木苟目光的方向看去。

    在那边的同学,见到自己的站位当到了大家的目光,赶紧惶恐的分让开一条目光通道来。

    入秋了。

    一阵风吹来,校道里的落叶缤纷。

    一位头发花白的古稀老者,拿着竹枝扫帚,在缓缓的扫着地上落叶。

    落叶扫成了一堆。

    一阵风吹来,又散了。

    他还是毫不疲倦,继续去扫。

    这只是一位在学院里,最平常的扫地工。

    武院学府的同学们,平时都认得,可谁也没有过多的去注意。

    有些调皮的小子,路过时明明旁边就有垃圾桶,偏偏要将手里的碎纸片往地上扔,让这清洁工爷爷来扫。

    此刻,唐木苟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衣服洗褪色的扫地老人。

    很明显,刚刚掷出伤他那落叶的人,就是这扫地老人。

    他骇然。

    能够用真气加持在落叶上,飞掷出去,这至少是天境高手了!

    人境武者的标志是先天真气附体。

    地境武者的标志是先天真气外放。

    而天境武者的标志,则是先天真气离体。

    他们第三武院学府,只是一所平民子弟学府,就算是院长,也只是地境强者而已。

    突然冒出一位天境强者,身为副院长的唐木苟,内心如何不震撼?

    这扫地老人,到底是谁?

    他有什么来头?

    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救下唐生?

    “不知……不知前辈尊姓大名?”

    唐木苟不敢怠慢,赶紧躬身行礼询问。

    在这人人都修行的武道世界,有些强者厌倦了打打杀杀,在市井街头找个地方、找份不起眼的职业,隐姓埋名的,这样的事例有很多。

    可是唐木苟没有想到,竟然让他倒霉的碰到了一例。

    在他看来,这个扫地老人,定然是某位天境强者隐姓埋名在第三武道学院来当一名扫地工的。

    “你身为武院学府的副院长,身上没有点传道受业的师德,反倒是阴狠毒辣,对于学生都下得了这么狠的毒手。唐家的授道部门是哪个负责的,真是令人失望!”

    扫地老人声音不大,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仿佛在耳边述说一样。

    他没有抬起头来。

    一边扫地一边说着,还一边失望的摇头。

    似乎是连看一眼唐木苟这样的人渣都懒得看。

    “你……”

    唐木苟被说得面红耳赤。

    周围还有这么多的学生看着呢。

    可是,这能怪他么?

    这好好的局,这可是布置给龙少英雄救美、大出风头的局啊。

    他不去弄残唐生这小子,这局能继续下去?龙少若是发怒,他唐木苟能够承受得起?

    “老前辈,你不愿意说,那我也不问了。可还请你不要插手进来。这少年的父亲当年骗我三万两,父债子还,天经地义。欠债不还者,按照唐家城的城规法纪,就算是当场斩杀此子,也不为过吧。”

    唐木苟大声的说道。

    看着唐生,充满了恨意。

    同时,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朝着人群外围的龙少那边看了眼。

    心里更是着急了。

    唐生实力突然变强,这是一个意外。

    可怎么现在,又冒出一个天境的扫地老人出来?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也管不了这个扫地老人是什么身份了。

    他只想着怎么继续实施他的计划。

    可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在龙少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一位灰衣老者。

    这位灰衣老者在龙少的耳边说了几句,然后龙少脸色大变的,赶紧带着他的小弟们,仓皇的逃离。

    看到这一幕,唐木苟的心,咯噔一下!

    难道……这扫地老人,不仅有大来头,而且来头还达到连龙少都不敢招惹的地步么?

    唐生也转过身来了。

    刚刚他想要出手却又收手,就是因为他感受到了这位扫地老人出手救他了。

    他看向唐木苟往人群外偷瞄,然后脸色有异。

    也顺着唐木苟的方向看去,正好看向仓皇而离的龙少等人。

    这一刻,唐生似乎找到了一根线,能够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情,串联起来,梳理清楚了这件事情的脉络。

    一抹杀意,在他心中深藏起来。

    “多谢老人家救命之恩。”

    唐生假装惊魂甫定的样子,赶紧行礼。

    看着这老者,感受着着老者的气息,他大概看得出了这个老者的深浅。

    虽然有着前世灵丹境巅峰的修行战斗经验,但是这具身躯只有淬体六重,太脆弱了。

    受限于这具身体的先天条件,唐生如今的实力,也是有限度的。

    对付像唐木苟这样的人级武者,勉强可以,对付上地级武者,他就危险了,而遇上像扫地老人这样的天级武者,死的绝对是他。

    毕竟,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战斗经验再强,也是无法弥补这差距的。

    所以,唐生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地方,提升自己的实力。

    “刚刚那一脚出得不错。可惜,你的修为太低了!”

    扫地老者这才抬起头来,看来唐生一眼。

    可也只是一眼而已。

    然后放下扫帚,慢慢的离去,消失在道路的转角处。

    与此同时,几道身影像是收到了什么消息,急火燎原的从校道的另一边飞掠而来。

    看着飞掠而来的这几个人,有人眼尖,看出了为首的那人,叫了出来。

    “院长来了!”

    来人,是院长唐中简和几位武院学府的高层。

    他们到场,看着扫地老人先前扫过落叶的校道,再看向扫地老人离开的转角,皆是陷入一阵沉默。

    然后看着唐中简。

    很显然,包括这几位赶来的武院学府高层在内,都不知道这位扫地老人的存在。

    “老前辈不喜欢被打扰,他能够来我们第三武院学府,那是我们第三武院学府的福气!你们别问,也别要去打听他的事情!”

    唐中简沉声说道。

    身上地境初期的气场,蕴含在他的声音里,笼罩在场的每一个人。

    这个瞬间,包括唐木苟在内,所有人内心都一沉。

    很显然,关于这个神秘的扫地老人身份,只有唐中简一个人知道。

    唐中简的目光先瞥了一眼唐生,瞥向唐生脚边那染血的落叶,再转而看向唐木苟流血已经止住的右手,他声音带着几分寒意,说道:“老前辈出的手?”

    “是的。”

    唐木苟点点头。

    脸色有些惨白。

    很显然,他得罪了一位神秘又很有身份的天境强者。

    这位天境强者出手,说明其不想让唐生死,而他还敢杀唐生么?

    就算他还想杀,只怕唐中简也不让!

    唐生听到唐中简的这句话,却听出了另外一层含义。

    这唐中简一进场,就直接问是不是老前辈出的手,显然他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

    可是他却不出面制止。

    很显然,先前唐宏在这里欺压他,逼迫唐小溪签卖身契约的事情,这唐中简是知道的,也默认的。

    只是后来那扫地老人出手,打乱了所有人的部署和计划。

    看来这场针对他的阴谋,真的牵扯进很多人。

    若非他这个时候觉醒了前世记忆,只怕,他活不过今天了!

    “既然我觉醒了前世记忆,那么我唐生,又岂是好惹的?”

    唐生心里也压制着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