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章 仗势欺人
    唐中简看着唐木苟。

    目光很是冰冷。

    “你打算怎么处理?”

    很显然,唐木苟得罪了那位扫地老人,这使得唐中简对于唐木苟的态度,也随之变化了。

    他现在就要唐木苟给他一个说法。

    唐木苟内心一寒。

    感受到了唐中简冰冷目光里的不善。

    这一刻,他明白了。

    只怕他在第三武院学府里待不下去了。

    “我对学生出手,没有师德,我愿意辞去第三武院学府副院长的职位!不过,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父债子还,这小子的父亲骗我三万两,他若是还不起,我要他的命!”

    唐木苟指着那边的唐生,厉声的说道。

    都是因为这混蛋,他才得罪那位扫地老人的。

    都是因为这混蛋,他才丢了副院长的职位的。

    现在,他快接近一无所有了!

    他必须抱上龙少这条大腿。

    这是孤注一掷了!

    龙少要得到唐小溪来调教和玩弄,那么唐生就是绊脚石,就必须要死。

    所以,他死死的抓住和唐生的恩怨,这才利于龙少拿这件事来布局,而他们父子在龙少的眼中,才会有些作用。

    唐中简眉头微皱。

    没想到唐木苟如此直接,还如此的果断。

    扫地老人是身份不简单,可是龙少的来头也不小啊。

    一个要唐生生,一个要唐生死,哪边他唐中简也得罪不起啊。

    他转过身来,看着那边的唐生。

    他很意外。

    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在经历过这场近乎生死的事情后,还是一脸的镇定。

    可惜了,若非他天生经脉堵塞,以后定非池中之物。

    毕竟,在这个武修的世界,强者为尊,实力的强弱是决定很多事情的先决条件。

    大概这也是老前辈救下这个少年,可看到这个少年修为如此之低后,又懒得再搭理的原因吧。

    想到这点,唐中简的心里,已经有了抉择。

    他说道:“唐生,你父亲唐硝石是这里的老师,我和他也有些交情。可是,父债子还,这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现在,唐木苟已经不再是第三武院学府的副院长了,只要你呆在学府里,我敢保证他不敢在这里动你一根汗毛!”

    唐中简这番话的言外之意,就是他不插手唐生和唐木苟的恩怨,同时,唐生若是离开了第三武院学府,那么是生是死,他也不会去管。

    “多谢院长主持公道!父债子还,这乃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还不起钱,唐木苟要杀我,我也无可奈何。可是,我并非还不起钱!”

    唐生说道。

    “哦?”

    唐中简一听,没有立刻搭话,而是瞥向唐木苟那边一眼。

    如果唐生能够还钱,那么唐木苟那边,自然就没有再杀唐生的理由了。

    但他知道,这件事情,欠债不过是唐木苟找来光明正大对唐生出手的一个幌子而已。

    这唐木苟,哪里是要唐生还钱,他想要的是唐生的命啊。

    “哈哈哈哈!小子,你说你能还钱,那你还钱啊!你若是还我钱,我保证不为难你!”

    唐木苟嗤笑起来。

    笑容里带着无尽的冷意。

    他看着唐生身上那件廉价的粗麻布衣,又看着唐生身边连衣服都买不起,只能够穿唐生穿剩下的补丁衣服的唐小溪。

    这是家里有三万两的人么?

    别说三万两了,他敢保证,这唐生的家里,连三百两都没有。

    唐生等的就是这句话了。

    他对着唐木苟说道:“事前我并不知道我父亲拿这假的玲珑玉手镯向你借三万两的事情,三万两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我要凑钱,需要花一些时间。”

    唐生需要的是时间。

    他需要花时间来提升实力修为。

    当然了。

    凭他前世乃是九品灵丹师的本事,赚三万两银子,还不是信手拈来?

    “哈哈!唐生,你这个穷鬼,你有几斤几两,我们会不知道?我看你是想拖延时间,苟延残喘吧!”

    唐宏终于在两个小弟的搀扶下站了起来。

    趁着这个机会,他怒声的嘲笑,揭穿唐生的目的。

    “我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后,定然还钱给你们。”

    唐生平静的说道。

    “一个月?一个月后,你若是不能够还钱呢?”

    唐宏一副冷笑的样子,哪里肯信唐生的鬼话?

    “一个月还不了,我愿意拿命来抵!在此,也请院长在这里为我这番话做一个公证。”

    唐生又看向一旁的唐中简。

    唐中简则是看向唐木苟,要他做公证,当然还需要征求债权人方的意见了。

    “好!我答应你!一个月后,你还不了钱,我取你狗命!当然了,在这期间,我若是发现你逃跑,那么我也来取你狗命!”

    唐木苟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儿子,答应下来。

    一是唐生提的要求也合情合理。

    二是他也需要这一个月的时间来缓冲和布局。

    毕竟,他要的可不是唐生的命,他的目的,是如何取悦龙少。

    现在龙少还没有发话,就算他取了唐生的命,那也是为自己撒撒气而已。

    相反,这唐生若是死得早了,反而还会坏了龙少的事呢。

    那样一来,他就弄巧成拙了。

    唐中简也想快点结束这发生在他地盘上的这件麻烦事。

    做个公证人,并没有什么。

    老前辈刚刚之所以出手救唐生,大概也是一时兴起,不想唐木苟在众多的学生面前斩杀唐生,丢尽师德师颜吧,而并非是对唐生这个人有多大的好感。

    一个月么?

    这也好。

    大概一个月后,老前辈都忘记唐生这个人了。

    到那个时候,唐生是死是活,关他唐中简什么事情?

    只要唐生现在不死在他的地盘上,不要碍他的眼的就行了。

    “既然你们双方都找我做公证人,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唐生,你答应父债子还,一个月后还足唐木苟三万两。一个月后,你若是食言失信,到时候你愿意拿命来抵,这是你说的!另外,唐木苟,在这一个月里,你也不得再找唐生的麻烦!你们既然找我做公证人,谁若是违背了,那就是不给我唐中简的面子,那到时候,也休怪我唐中简不给他面子!”

    唐中简这番话,融进了他地境的气势里,说得非常有威势。

    可他的心里,却不以为然,只想着走个过场。

    “多谢老哥做公证!唐生,这一个月里,我会找人盯着你的。你若是敢逃跑,我也不杀你,直接打断你狗腿!”

    唐木苟目光森然的盯着唐生,如同一头恨不得将唐生撕碎的恶狼。

    “哼!”

    唐生冷哼一声,他嘴角慢慢的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

    一个月后,谁死谁活?

    还那三万两,倒也是其次的了。

    这唐木苟父子想要杀他,唐生何尝不是想以牙还牙?

    ……

    事情告一段落,曲终人散!

    唐生带着小溪,走出了第三武院学府。

    他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

    这才舒了口气。

    那龙血玉手镯,再度出现在唐生的手里。

    “小溪,你对于你父母的事情,有什么记忆么?”

    唐生目光闪烁着异芒,他看着小溪不动声色的询问。

    小溪摇摇头。

    她被唐生捡回家时,还不到两岁,那么小,她根本没有什么记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扔下自己,但是小溪也不去想了,她觉得只要每天跟唐生生活在一起,她就很开心,哪怕生活再苦再累。

    “这个玲珑玉手镯,可能是你父母留给你的身世信物。不过它对少爷还有些用处,先放在我这里了。”

    唐生说道。

    他收起了龙血玉手镯!

    至于小溪的身世,他并不打算现在就说明。

    不过,能够拥有龙血玉手镯作为身世信物,会简单么?

    简直充满了谜团。

    “嗯。”

    小溪点点头。

    她和唐生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早就不分彼此了。

    “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她又满是担忧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

    唐生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三万两银子啊!这一个月里,我们怎么筹三万两银子还唐宏那混蛋?”

    小溪急急的瞪了唐生一眼。

    她都愁死了,没想到唐生还不将这当一回事。

    “哈哈,不就是三万两么?少爷既然答应他们一个月内能还,那就能还。”

    唐生笑起来。

    “什么办法?”

    小溪眼睛一亮。

    “一会你就知道了。”

    唐生笑得很高深莫测。

    小溪不依不饶,可见唐生还是不说,她才作罢,只好等一会儿再看看了。

    在这过程中。

    唐生的意念沉入丹田,引导丹田的内息真气。

    他倒要检查一番,他体内的十二经脉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堵塞。

    这对一位九品灵丹师来说,乃是小儿科的事情。

    要从淬体六层突破到淬体七重,需要循序渐进的打通体内的十二经脉,让体内的内息真气,逐渐在经脉里形成一个周天循环。

    唐生的修为之所以永远停滞在淬体六重,就是因为无法用体内的内息真气打通堵塞经脉的缘故。

    “咦?”

    当唐生将他的内息真气运转到十二经脉时,这十二经脉突然产生一股火热的奇异灵力,将他运转到那里的内息真气全都吸收。

    “怎么回事?”

    唐生也愣住了。

    这哪里是什么经脉堵塞?

    这完全就是这十二经脉出了问题,主动吸收光他的真气,让他连打通经脉的机会都没有。

    他再通过几种不同的方法进行尝试,还是无法查找具体的原因。

    淬体六重,体内的内息真气也很有限。

    尝试几次,内息真气就已经见底了,需要一段时间的恢复才行。

    “我内息真气不够强大,根本就冲不开十二经脉的第一重吸收封锁。看来,要想进一步的检查,需要借助外力才行。”

    无奈之下,唐生只好暂时的放弃。

    而所谓的借助外力,就是借助一些有灵气的天材地宝,用它们的灵气来取代内息真气,帮其抵挡住十二经脉的吸收吞噬,好让他的内息真气进入十二经脉里检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