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小试身手
    民以食为天,武者以药为天。

    无论是唐家城,还是其它的城池,一条繁华的街道上,十家商铺都有八家是饭店和药店,其次才是衣服首饰店和武器店。

    唐生和小溪,从街边的一家药店走出来。

    “少爷,我刚刚问过了,这九根银针和三根金针,如果三天内能完好无损的拿回这里,药店掌柜愿意以三十两来回收。”

    小溪粉嫩的肌肤,气嘟嘟着小脸,大声的对唐生说道。

    她真的很生气。

    身上仅有的三十七两银子,现在被唐生花了三十五两来购买这九根银针和三根金针了。

    本不想买的,可唐生说购买这些东西,乃是赚钱的投资,她只好咬牙买了下来。

    她气的可不是唐生购买这银针、金针,而是药店掌柜居然这么黑心,只肯以三十两银子回购。

    “好了,别去计较这卖回去会亏五两的银子的事情了,一会儿,少爷就用这几根银针、金针给你赚大钱。”

    唐生笑着伸出手来,捏了捏这小丫头气嘟嘟的小脸蛋。

    “那你总该告诉我,你买着银针、金针,该怎么赚钱了吧。难不成,你想用他们来给人治病?”

    小溪更加的好奇。

    “我家小溪就是冰雪聪明。”

    唐生点点头。

    赚钱最快的办法,当然是给武者治病了。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上,也只有武者才最有钱的。

    唐家城近千万人口,内伤、暗伤、练功岔气、走火入魔的武者,数不胜数吧。

    这些可都是钱袋子呀。

    “什么?少爷,你……你真想用这针给人治病?你……你是药师么?这可不是胡来的,若是将别人治坏了,当场打死我们都有可能!不行,不行……”

    小溪本就是随口乱猜,没想到唐生还真是想这样做。

    这吓得她赶紧死死的拉住唐生不肯放手。

    和唐生朝夕相处,唐生有什么本事,她只怕比唐生自己都清楚。

    “先放手。”

    唐生有些无语的说道。

    以前的唐生,当然没有这个本事了。

    可觉醒前世记忆的他,只为普通的武者疗伤,那简直是信手拈来。

    药师分为九品。

    九品药师之上,才是灵丹师。

    要知道,前世的唐生可是一位厉害的九品灵丹师啊。

    “不放!”

    小溪反而抓着更紧,她的眼睛又红了,有了泪水在打转。

    唐生见到这小丫头又要哭,他也是很头疼,该怎么和这小丫头解释清楚呢?

    他当然知道,小溪全是担心他的安危。

    “你先别哭,那我先给你证明一下我的医术。”

    唐生只能想到这么一个办法了。

    “你要怎么证明?”

    小溪擦了擦溢出来的眼泪,看着唐生的目光很是不信任。

    “那我先给你治治病吧。”

    唐生想了想,说道。

    “给我治病?我有什么病?”

    小溪一听,更加不信唐生会什么医术了。

    她身子中气十足,生不生病,她还不知道么?

    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原来唐生赚钱的法子,就是想要冒充药师,靠着坑蒙拐骗来给武者治病。

    这不是找死么?

    武者哪里这么好骗?

    不行,不行!说什么她都不会让唐生胡来的。

    “这几天,你背后的肾俞穴、关元俞穴附近,是不是久坐时,会有些发酸,甚至会隐隐作痛?”

    唐生知道小溪可能听不懂这些专业的穴位术语,他说话间,用手往小溪腰间的这两个穴位摁去。

    一般男子,小溪才不会这样给碰她身子,可对于唐生,她根本不去介意。

    不过,这时候,她早就惊呆了。

    “呃……少爷,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溪诧异的点点头。

    唐生手指摁住的地方,这些天还真是有些发酸和发痛呢。

    “我还知道,你的气舍穴和气户穴之间,最近也有些发闷。”

    唐生说着,又指了指唐小溪脖子下的两个穴位附近。

    “少爷,你……你真的会……会医术?”

    小溪彻底从诧异变成震惊了。

    她开始有些相信唐生会点医术了。

    “你少爷我的本事,可大着呢。”

    唐生有些得意的笑道。

    “那……那我到底是什么病?”

    小溪赶紧追问。

    “也没有什么大病。就是你有点上火,再加上过几天,你的例假要来吧。”

    唐生说道。

    小溪一听,涨红了脸。

    例假这么私密的事情,唐生怎么知道的?

    “将右手伸出来,挽起袖子。”

    唐生说道。

    “少爷,你……你要干什么?”

    小溪说着,还是乖乖听话的将袖子给挽起来了。

    唐生拿起小溪的小手,突然之间,他发现这小手有些不符合年纪的粗糙,还有了茧子。

    这是长期做累活的痕迹啊。

    他又看着,本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花季少女,如今却只能够穿他穿剩过衣服的小溪,而且这些衣服很多都是烂得不能再穿了,她还是舍不得丢弃。

    这一刻,唐生的心,有些酸了。

    如果说,上一世,他亏欠师姐太多。

    那么,这一世,他亏欠这个小丫头太多了。

    他一定有好好的保护好她才行。

    他心里发誓。

    将这一刻涌出来的情绪,压制在心里。

    唐生快速的拿出银针,然后闪电般扎在了小溪小手臂上的几个穴位里。

    紧接着,他丹田的真气,顺着银针,刺激进唐小溪的穴位里。

    这一刻,小溪只觉得手臂被扎针的部位,有些发麻,紧接着一股如电的暖流,迅速的流遍她全身,让她的身子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另一只手臂。”

    唐生说道。

    小溪乖乖的照做。

    就算她再不懂医术,可看到唐生的这手施针,她已经不怀疑唐生到底会不会医术了。

    “多喝点水,身子就彻底好了,例假来了也不会痛了。”

    唐生收起银针来,拍了拍袖子,表示治疗完毕。

    小溪俏脸更红,红得像猴屁股。

    她像是下了什么决心,突然说道:“少爷,我们逃跑吧。逃到别的城池去,隐姓埋名起来,让唐宏等人都找不到我们。你有这么厉害的医术,可以开个小药馆,给人治病赚钱,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

    她说着,那双剪水双瞳眸子,紧张的看着唐生,带着一种卑微的期待。

    两个人,一辈子!

    这就是小溪认为的,她这一辈子最奢望、也认为最幸福的生活了。

    可唐生听了,也愣了。

    这话让他勾起了很多心酸的回忆。

    逃?

    前世,她师姐和他,就是到处流浪的。

    可还不是逃不掉?

    最后炎剑宗的人看见他师姐美色,调戏不成,就给他们扣下邪魔的帽子,他们被追杀得走投无路,最后殒命涅槃山。

    所以,他这一世,不会逃了!

    他不仅不会逃,他还要加入大宗门。

    散修,那是没有前途的。

    前世,他和她师姐的修为已经算强者了,炼丹术也高明,可为什么还是被追杀?

    就是因为他们是散修。

    所以,这一世他若还是散修,那么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永远无法找炎剑宗报仇的。

    “看来,你还是不相信少爷我的医术。”

    唐生回过神来,假装很沮丧的样子来叹气。

    “少爷,会治点小病和能为武者看病,那完全不是一回事的。”

    小溪急得又想哭。

    这一次她想哭,那是因为她看到了希望,可唐生又不想要。

    唐生见着小丫头还是不信任他的本事,他也没有再废话。

    这时候,正好有一位气息强大的武者从旁边走过,他龙行虎步,背负长刀,长刀没有出鞘,就让人感受到一股寒意,显然,这是一柄锋利的宝刀。

    “这位大胡子,还请留步。”

    唐生出声叫道。

    ……

    铁中山就是唐生口中所喊的那位大胡子。

    他很倒霉。

    本想进尸魔山脉里寻找几株火属性的灵药,好为妹妹驱除体内的寒气,可灵药没找到,他为了省几颗辟毒丹的钱,反倒是将自己弄得真气中毒了。

    这回倒是亏大了。

    天玄商会的那几位高品药师,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进去不花个几千两,这真气里的毒气是逼不出来了。

    而几颗辟毒丹,加起来也不过是几十两而已。

    所以,他的心情很不爽。

    最好来几个不长眼的来招惹他,让他修理一顿,出出气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