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半信半疑
    铁中山正想着要找出气筒,就在这时候,身后响起了一个懒洋洋的,听起来很欠揍的声音。

    居然有人叫他大胡子?

    他是大胡子么?

    他不过是在尸魔山脉里呆了一个多月,没空刮胡子而已。

    他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就看到长着一张欠揍脸的唐生。

    为什么说欠揍脸呢?

    铁中山自问自己长得也算帅气的了,可眼前这虽然穿着麻布衣,但面如冠玉的少年比起来,他就自惭形秽起来,你说气不气人?

    没错,人若是在不开心的时候,看着什么都不开心,逮着什么就想要出气。

    而当他再看到这面如冠玉的少年身边,还跟着一位衣服虽然穿得破破烂烂,但一眼就看得出是大美人胚子的少女时,心情更是不爽了。

    他心想着,怎么鲜花都插在了牛粪上?

    要插也要插在他这样的大强者身上才对呀。

    “小子,是你叫我么?”

    铁中山声音有些粗,他说起话来,就像是打雷,再配合着他的大胡子,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凶恶。

    他很不善的看着唐生。

    “不……不是,不是,我们……我们不是叫你。”

    小溪被铁中山的粗嗓子一喝,整个人都软了三分,又看到铁中山这副凶相,早就吓得小脸煞白,牙齿哆嗦。

    她赶紧摇头否认,生怕唐生就被这大胡子一巴掌给打死了。

    “大胡子,我看你面色有些发青,呼吸带着阴煞之气,是真气中毒,想要急着去找药师来医治吧。”

    唐生倒是无所谓,他开口直接将这大胡子的病情说出来。

    “咦?小子,你怎么看得出的?”

    果然,正想寻个理由修理唐生的铁中山,此刻一听唐生能够点出他的中毒症状,立刻大吃一惊。

    他再次打量唐生。

    一个人的强弱可以从气场大致来判断。

    他觉得这面如冠玉的少年的修为,应该还没有达到人境。

    “不介意让我帮你诊断一下吧。”

    唐生说道。

    铁中山一听,他却警惕起来了。

    虽然是在唐家城里有唐家城的规矩,一般人可不敢在大街上胡来,但这半路上突然冒出一个看出自己伤势的陌生人,又要帮自己把脉诊断,这有何企图?

    要知道,毫无防备的让对方诊断,对方若是又恶意,突然偷袭出手,那是非常危险的。

    “你为什么要帮我诊断?”

    铁中山问道。

    “前段时间有高人收我为徒,传授我妙手医术,这丫头不信,所以我就想在她面前炫耀一下。放心,医不好你,不收你的钱,医坏了你,陪你钱。”

    唐生编了一个理由。

    小溪一听医坏了还要赔钱,他们哪里有钱赔?

    她紧张死了,连忙摆手,赶紧说道:“大叔,不是的,不是的!我家少爷只是和你开玩笑的。”

    “小丫头,你说你家少爷在开玩笑?开玩笑可不会一眼看得出我中毒了。好,小子,你就帮我诊断一下,若是诊断错了,我可是要收拾你一顿的!”

    铁中山见唐生和唐小溪没有什么威胁,这里又是大街上,人来人往的。

    他想了想,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

    毕竟,去天玄商会找那些高品药师治病这么贵,他心疼这笔钱啊。

    “算你走运!我可比你去找的那些药师高明多了。将手伸出来吧。”

    唐生说道。

    “少爷……”

    小溪也没想到这大胡子还真给唐生来诊断。

    她虽然眼拙,但从这大胡子的气势,也看得出这大胡子可是一位大高手。

    “别出声!若是因为你出声打扰,害本少爷诊断错了,可是要被这大胡子给打死的!”

    唐生吓唬着说道。

    小溪一听,也吓得赶紧闭上嘴巴。

    事已至此,只能够祈求唐生可别诊断错了。

    “哪只手方便?将哪只手伸出来,我要帮你把脉把脉。”

    唐生说道。

    铁中山沉吟了一下,伸出左手,他的右手却暗自的防备着。

    毕竟这里可不是正规的医馆药店,而唐生也来路不明。

    “我要用三根银针,扎入你左手臂的关内穴、臂中穴和通里穴,并且要通过银针将我的真气渡入你的经脉里。放心,只是一丝丝,你不要去反抗。”

    唐生在施针前提醒着说道,免得太过唐突,被这大胡子当做是攻击暗算。

    “好!”

    铁中山也懂些简单的医术,这三个穴位并非什么重要的穴位,相反,药师把脉时,也经常通过这三个穴位来检查病者伤势的。

    所以,唐生提出的要求,也属于常规的治病要求。

    唐生也不再废话,见到这铁中山答应下来后,从盒子里拿出三根银针,闪电般就扎入铁中山的关内穴、臂中穴和通里穴内。

    铁中山眼睛一亮。

    医术高不高明,从其施针手法可窥知一二。

    他从唐生这一手迅捷又准确的施针手法,可以推断眼前这位十七八岁的少年,绝非是第一次给人施针,而是那种可以媲美天玄商会那些厉害药师的。

    “看来这小子,有两下子。”

    铁中山提心吊胆的心,稍稍的放下,更加期待起来。

    “将真气缓慢的运转到这三个穴位来,让我检查一下。”

    唐生吩咐说道。

    他的真气,也通过手中的银针,输入到铁中山的三个穴位里。

    铁中山照办,将真气慢慢的运转到关内穴、臂中穴和通里穴里,这三个穴位布满了唐生的银针真气。

    他一下子就感应到了唐生的修为,那是后天真气,见唐生的修为这么低,他更加放心让唐生医治了。

    “你的真气被阴煞之气给感染了,只需将这些阴煞之毒排出体内,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唐生淡淡的说道。

    “小兄弟可有治疗的办法?”

    铁中山追问道。

    对唐生的语气也客气了很多。

    他的伤情,只要是有些医术的人都可以检查得出来,可难就难在如何的将这些毒气从真气里剥离了。

    “这个倒是简单,我现在就给你排出体内。”

    唐生说道。

    “简单?现在?在……在这里么?”

    铁中山见唐生还真有办法,他内心一喜。

    可他又立刻反应过来,觉得很不对劲。

    他这种真气中毒不是什么大问题,可是要治疗时却非常的麻烦,不仅需要用高品质的解毒丹辅助情毒,还需要一位修为高过他的武者,用真气帮他将毒素剥离才行。

    要想彻底治好,没个三五天根本不行。

    “是的,将你的袖子撩高些,我要在你整条手臂施针,同时,你也要听从我的指挥,我让你将真气运转哪里,刺激哪个穴位,你就要乖乖找我的吩咐去办。听清楚没有?”

    唐生认真的说道。

    “真在大街上?不要找间安静的房子?”

    铁中山有些迟疑了。

    “小小的真气中毒,哪里要这么麻烦?我施几针就可以。就在这里吧。”

    唐生说道。

    他堂堂的九品灵丹师,治疗个小小的武者的真气中毒,还用得着找安静的房子来治疗?

    “好。”

    铁中山半信半疑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候,唐生已经将新买来的九根银针,闪电般扎入了铁中山左手臂的九处大穴里,并且快速的封住铁中山手臂的三条经脉。

    经脉就这样被封住,铁中山也是一惊,本能的想反抗起来。

    “将你的先天真气运转到左手臂来!”

    唐生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你……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封住我的经脉?”

    铁中山回过神来,内心大惊,他一脸的防备,他的右手已经暗自积蓄真气了。

    仿佛若是唐生对他有个歹意,他立刻一掌将唐生给劈死。

    “你到底医还是不医?若是担心我害你,那不医算了,小爷我可没有这么多闲工夫!”

    唐生见状,也有些不耐烦了。

    想他前世乃是灵丹境巅峰的大强者,又是九品灵丹师,小小的人级武者见到他,哪个不是惶惶恐恐,恭恭敬敬的?

    若不是现在想要赚些钱,再者想要在小溪面前证明一番,他才不会如此好脾气的说话呢。

    “少爷……”

    旁边的小溪见唐生还竟敢对这样的大强者不耐烦和出言不敬,她紧张得心跳都要停止了。

    这可不是在第三武院学府的校园,这时候可也不会有什么神秘的扫地老人来帮忙。

    若是惹怒这样的强者,如何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