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章 首席药师
    忘乎所以的铁中山,听到这个怒极反笑的冰冷声音,瞬间就被冷醒了。

    才回过神来。

    他看过去。

    不知何时,那辆豪华的马车,早已经停在了他的面前。

    一头日行万里的蛟马,价值千金,寻常武者,哪里舍得用来拉马车啊?

    可这辆马车不仅用蛟马来拉,还一下子用了两头。

    “张……张华雀?”

    再听到这个在唐家城里如雷贯耳的名字,铁中山浑身都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这张华雀可是天玄商会药汤里的首席五品药师,同时也是天玄商会在唐家城的副会长,像他铁中山这种无权无势的人级武者,平时可是连去巴结张华雀的资格都没有的。

    他知道自己今天惹上大麻烦了!

    完蛋了,完蛋了~

    没想到眼前的唐生的马屁还没有拍到,转眼间就将张华雀给得罪了。

    这可如何是好呀。

    铁中山本能的想要逃跑。

    可他还没来得及迈开脚步,一股地境的强者气场,已经牢牢的将他给锁定住。

    铁中山只是人境巅峰修为而已。

    内心有种感觉,只要他敢往后逃一步,这股冰冷的锁定他的气场,立刻转化成为凌厉的杀意,将他给当场斩杀。

    铁中山顺着这股冰冷的气场看过去,发现发出这股冰冷气场者,竟然是为张华雀赶车的马夫。

    这是一位面容普通的汉子,衣着也很普通。

    若是他没有将地境的气场显露出来,任何人都只以为他只是一位寻常的赶车马夫。

    “张药师,我错了,我嘴贱,我掌嘴!掌嘴!”

    铁中山惶恐不安。

    他赶紧自扇嘴巴,以求得这位大人物看他可怜,大人有大量的放过他。

    啪啪啪!

    他每一下都是真正用力的去扇,几巴掌下去,他不仅两边脸都扇肿了,鼻子和嘴巴都扇出了血来。

    “啊~”

    旁边的小溪哪里见过这吓人的场面?

    她吓得惨叫一声,又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敢发出声音来,生怕她的声音引起注意,招惹大麻烦。

    她偷偷的拉了拉唐生的手臂,示意他们赶快偷偷的溜走。

    毕竟这件事情,她和唐生也有份呢。

    她只求这些大人物,可别要去注意她和唐生这两个可怜的小人物了。

    只是,事与愿违。

    那位赶车的马夫接下来的目光,就落在了唐生和小溪的身上。

    这带着杀机的凌厉气场,哪里是小溪这种没有修为的小女孩可以抵挡得住的?

    一下子,小溪整个身子就忍不住的哆嗦起来。

    唐生眉头微皱,他知道铁中山这大嘴巴招惹的麻烦,已经将他和小溪给牵连进来。

    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人命贱如草。

    从他记忆的信息来判断,这天玄商会在这世俗界里,乃是一股比唐家城还要强大的大势力!

    他知道,若是不想出些办法来,只怕他和小溪这样卑微的小人物,随时可能被当街打杀,且还没有任何人敢为他们出头的。

    他将小溪轻轻的搂在怀里。

    左手看似在轻抚着小溪柔弱消瘦的背,可不经意间却用真气在小溪背上的多出穴道刺激进去。

    瑟瑟哆嗦的小溪,只觉得唐生的怀抱好温暖,同时在唐生的安抚下,她的体内涌出一股暖流,慢慢将体内的寒气给驱逐,她一下子安静下来。

    “少爷,我们……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小溪死死的抱住唐生,声音还是很发颤。

    内心凄苦一片。

    她和唐生怎么这么倒霉?

    刚刚从第三武道学院的那场大难里活下来,现在又惹进这场大祸里。

    这一次,他们还能渡过么?

    “无妨,有少爷在呢,我们不会有事的。”

    唐生安慰怀中的小丫头,他也在想办法。

    他目光先是看向马车,他在马车内感受到两股气息,一股属阳,中气十足,地境中期修为,就是那位出声质问铁中山的天玄商会的首席药师张华雀。

    还有一股气息属阴,为女性,她的气息几近于无,唐生猜测,应该是一位天境强者。

    他的目光再看向这位车夫。

    他知道,他和小溪要想活命下来,就必须要坐在马车内的两位开口。

    而在这之前,他先要过这马车夫这一关。

    忽然之间,唐生有了主意。

    “赌一把吧。”

    唐生想到这里,其实也没有了退路。

    大声说道:“坐在马车里的两位尊贵的前辈,我要说两件事情。”

    “咦?”

    就在唐生话语刚刚落下时,马车内,传来一声略带惊讶的女子声音。

    声音很轻柔,听起来很年轻。

    似乎是很诧异唐生这个淬体期的小人物,能够发现已经收敛气息的她的存在。

    不过,马车夫汉子却急了。

    他深知道坐在车厢内的那位女子身份之尊贵,生怕唐生这样的小人物口无遮拦,说出什么大不敬的话来,惹得这位女子的不高兴。

    这样一来,连他和张华雀都要遭殃。

    “小子,当街污蔑天玄商会的名誉,辱骂天玄商会的药师,不跪下来磕头求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今日我就将你当街斩杀,以你的血来捍卫我们天玄商会的名誉!”

    马车夫汉子叱喝一声,就想要出手斩杀唐生。

    他看唐生和小溪衣着破旧,并非什么有身份的人,故而斩杀他们,也没有什么的。

    更何况是他们先侮辱天玄商会名誉的。

    唐生见马车夫汉子要出手,眉头微皱。

    他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对方就下杀手了。

    暗自运转真气,抚摸小溪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扣住了那三根金针。

    若是在特殊的环境里,他凭借着前世的战斗经验,有把握斩杀这地境实力的马车夫。

    可是正面对抗,他又有小溪在身边,有点悬了。

    只怕,若是马车内的两个人不开口阻止,这一次,真是凶多吉少了。

    “住手。”

    就在这时候,马车内的女子开口了。

    这是一个娇脆的少女声音,清脆又干净,很是悦耳动听。

    “是,小姐!”

    马车夫听到这个声音,赶紧止住身法,毕恭毕敬的退到一边,如同木头人一样,一言不发。

    唐生听到这个声音时,心里却舒口气。

    他知道,只要对方让他开口,他这一劫,几乎可以过去了。

    “你要说哪两件事情?”

    少女的声音从马车内传递过来。

    高高在上,又带着几分好奇。

    “第一件事情,我和我的丫鬟,都没有侮辱过天玄商会。先前的话,都是他说的。我为他治好了体内的真气毒素,他一时激动,为了巴结我这么厉害的药师,一时忘乎得以的拍我的马屁,这才以天玄商会的药师跟我的医术来对比。”

    唐生说道。

    这话一出,跪着掌嘴的铁中山只觉得眼前一黑,几乎要晕厥过去。

    完了,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