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语惊四座
    铁中山没想到,唐生这小小少年,竟然如此的狠,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他的身上。

    不过认真的想了想,唐生说得也没错啊。

    确实是他为了拍唐生的马屁,才拿天玄商会的药师跟唐生对比的。

    这件惹祸的事情,说到底,还是他将唐生给牵连进来的。

    一时之间,铁中山彻底绝望了。

    旁边的马车夫听到唐生这番话,顿时大怒。

    杀机涌动,又欲要对唐生出手。

    因为唐生这番话,看似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铁中山的身上,实则是通过铁中山的过错,拿自己跟天玄商会的药师相对比,来炫耀自己的医术高明。

    说白一点,还是在侮辱天玄商会的药师,侮辱天玄商会的名誉。

    他知道,有些事情,马车里的两位身份尊贵,即便不爽唐生这番话,也不便开口说出处决唐生的话来。

    这时候,就需要他这样的手下来审时度势,主动来清理这些不知好歹的垃圾了。

    “小子,休得口出狂言!你修为低微,衣着普通,身上连一丝药气都没有,还敢说自己是药师?本来你乖乖跪地求饶,自割舌头,还能饶你一条小命。没想到,你开口就侮辱我天玄商会,你这是自寻死路!小姐,张长老,还请恩准,让我将这个污你们耳朵的垃圾,就地清理干净。”

    马车夫请命说道。

    “第一件事若是说完,那就说第二件事吧。”

    少女的声音又从马车厢内响起。

    这回有些冷意了。

    她并没有答应下马车夫斩杀唐生的请求,同时也没有否定。

    很显然,若是唐生所说的第二个事情不能够让她满意,只怕唐生这番侮辱天玄商会的言论,足以一死。

    这里虽然是唐家城,有着唐世家的城法规矩,但是对于他们天玄商会来说,当街斩杀两个侮辱天玄商会名誉的人,唐世家根本不敢追究。

    马车夫善于察言观色,当然听得出少女这话的意思。

    目光带着杀意的盯着唐生看,宛如看向一个死人。

    小溪冰雪聪明,虽然小,但这一刻,也明白了过来,很可能唐生接下来说的这番话,就是最后的遗言了。

    “少爷,要死我们……我们一起死。”

    她的眼睛通红起来,噙满了绝望又坚定的泪水,这一刻,反而平静了。

    唐生看着这双泪眼,真的太像他师姐的了。

    前世,他面对这双泪眼时,无能为力。

    可今生。

    可这一次,他有了!

    他伸出手来,轻轻的捏了捏这小丫头煞白的小脸蛋。

    “放心,我们都不会死的。”

    唐生柔声的说道,可他的语气,充满了自信,又带着一种胸有成竹般的云淡风轻。

    “第二件事情,是关于你的。”

    唐生伸出手指来,朝着这杀气腾腾的马车夫指去。

    “我?”

    这一刻,唐生这天马行空的一指,不仅是马车夫一惊,面前的铁中山、小溪以及马车厢里的张华雀和那位少女,包括街上的围观人群,全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因为大家下意识里,都想着唐生怎么来辩解以求得能够活命下来。

    可没想到,唐生要说的第二件事情,竟然是这个马车夫的。

    只见唐生继续说道:“你受过重伤,虽然伤势治好了,可留下了很严重的后遗症。每当你的真气运转经过金、水、风三条阳五行经脉时,你身上的太乙穴、关门穴、梁门穴、大巨穴等很多穴位,都会发痛,过后需要服用药物来抑制这种疼痛。”

    “你……小子,你是怎么知道的?你……你调查过我?”

    马车夫闻言,脸色剧变!

    任何人听见有人能如数家珍的将自己体内的暗伤说出来,如何能不骇?

    “你是天玄商会的人,你这伤势,想必不是不想治疗,而是天玄商会的药师医治不好你的病,或者是就算能够医治,也需要你花费巨大的钱财,而你付不起这笔钱财。我猜测得对吗?”

    唐生接着问道。

    “没……没错,天玄商会的二星分会,就有能够治疗我暗伤的药师,只可惜我买不起疗伤的灵药。”

    马车夫说到这里,他的脸色有些暗淡下来。

    在外人面前,他是一位人级境巅峰的大强者,可是在天玄商会这样的大势力面前,他也只是一个看家护院的下人而已。

    “我能够医治你体内的暗伤,且不需要你去购买那些价格昂贵的灵药。”

    唐生说道。

    这话,对于马车夫来说,无异于石破天惊般。

    “什么?你……你……小子,你在耍我么?”

    马车夫惊骇之间,死死的盯着唐生,想要装作恶狠狠的样子,可又似乎忌惮些什么。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该怎么做了。

    “你去问问他。我一个修为低微的淬体境小子,为什么这位人境的武者要拍我马屁?”

    唐生淡淡的说道。

    此刻,全场的气氛和节奏,不知不觉间,已经被他三言两语之间给掌控,进入到了他的节奏里。

    “你,好了,别掌嘴了!你为什么要拍他的马屁?将前因后果,如实说来,胆敢有半字虚言,立刻将你当场斩杀!”

    马车夫对着铁中山大声喝道。

    他估摸不准唐生的身份,不再敢对唐生无礼,故而将所有的威风都撒在了铁中山的身上。

    “四……四……”

    铁中山赶紧停下掌嘴,如蒙大赦,不过,他两边的脸都肿了起来,嘴里吐出的都是血,哪里说得清楚话?

    可说不清楚话,小命就有可能不保,铁中山立刻急得满头大汗。

    “你将你身上的疗伤丹,拿出来,给他服用一颗。他刚刚的掌嘴,可是真用力气打的,现在说不出话来了。”

    唐生制止了马车夫粗鲁的行为。

    “你……我身上的疗伤丹,乃是天玄商会的药师特地根据我的暗伤给我配的,带有几分毒性,他这只是外伤,能用么?”

    马车夫本想质问唐生怎么知道他身上疗伤丹的,可话到嘴边,又改口了。

    而且语气客气了很多。

    “我说能用就能用。”

    唐生说道。

    “给他一颗。”

    这时候,车厢内的少女,再度发出声音来。

    这一会,冷意已经不见,更多的是好奇。

    “是,小姐。”

    马车夫应答一声,他的手里出现一瓶丹药,倒出一颗,然后手中的丹药破空而去,射向唐生。

    这颗丹药,融入了他的一丝暗劲,他想要以此来试探一下唐生的虚实。

    没想到,唐生非但没有去接,反而侧身躲开了射向他的丹药。

    这一躲,周围的人也都一头雾水起来。

    “小子,你不是要丹药吗,你为什么不去接?”

    马车夫怒问道。

    这一下子忘记了要客气。

    他这疗伤丹,配制起来,也不便宜。

    “我让你拿一颗丹药给我,不是让你将丹药当暗器,射向我!再拿一颗过来。”

    唐生冷起连,配合着这时候的气氛,还真有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

    “你……”

    马车夫一听,一阵无语和郁闷,内心恨痒痒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