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奉为上宾
    马车夫能不无语和郁闷么?

    他这飞射而出的丹药蕴含着的暗劲并不算大,如果唐生去接,就算接不住,只是出些丑而已,并不会受伤。

    同时,这样的试探,也是武者之间打交道的方式之一。

    可谁知唐生不吃这一套。

    这一下子,没面子的反倒是变成马车夫了。

    他没有办法,只好重新倒出一颗丹药来,这回可不敢再用上暗劲试探唐生,而是用上了柔劲,弹向唐生。

    唐生伸手接过。

    递给铁中山,说道:“好了,别跪了。记住,祸从口出,拍马屁也要有个限度。这颗丹药,含在嘴里,别吞下去,我帮你施针祛除脸上的伤势。”

    铁中山连忙点头,感激的看着唐生。

    他不傻,到现在,已经看出来了,只要唐生没有事,那么他也就会跟着没事。

    接过唐生递过来的这颗疗伤丹,含在嘴里,丹药碰到他嘴巴里的血液,慢慢融化开来,一股辛辣的药气,弥漫住他整个嘴巴,舌头也火辣辣的,很是难受。

    “尽量别将化开的药气吞下去。”

    唐生说着,他的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扣住了银针,闪电般的扎在铁中山肿胀起来发紫的脸上。

    看似随意的扎下去,其实每一根银针都扎在了铁中山脸上的一个穴位上。

    有的银针稍作停留,有的银针一点即拔。

    一时之间,九根银针在唐生的手中,在铁中山的脸上,眼花缭乱起来。

    与此同时,一丝丝的暗红的淤血,不停的从针孔里溢出来,而铁中山只觉得火辣辣疼痛的脸上,顿时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外人看去,只见猪头一样的铁中山,慢慢的恢复了人样。

    “咦?”

    马车里,再度发出一声惊异。

    这次是那位首席药师张华雀发出来的。

    这种外伤的速疗之法,有些经验的药师,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都会。

    只是能做到唐生这样靠着几根银针、一颗药效成分不明的疗伤丹,在极短时间内就给铁中山来消肿,张华雀自问自己做不到。

    外行人看的是热闹,人行人看的是门道。

    唐生这一手显露,至少张华雀已经收起了轻视之心。

    “好了,将嘴巴里的血水和药气,都吐出来吧。”

    唐生将所有的银针一下子拔出来收好。

    “谢谢小神医,谢谢小神医!”

    铁中山赶紧道谢,这回他说话总算利索了。

    摸了摸自己的双脸,除了一脸的血外,已经不痛了,也不肿了。

    “说!你刚刚为什么要拍这小子……这小兄弟的马屁!”

    马车夫这时候再问道。

    看到唐生先搂着一手精妙的银针速疗之法,又见唐生能够一眼看透自己的伤势后,马车夫也不傻,隐约明白这铁中山为什么拍唐生的马屁了。

    一个年纪只有十七八岁的少年,却具备高明的医术,这样的人,背景会简单么?

    所以,马车夫只要不是脑子进水,这时候,他已经不敢得罪唐生了。

    他心里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刚刚太冲动了。

    “我……我一个月前进尸魔山脉,想碰些运气寻找几株灵药给我妹妹治病,为了省钱,我就没有服用辟毒丹,可没想到还是倒霉的被尸魔山脉的毒素入侵体内,感染了真气。我本想去天玄商会找药师治病的,不过走到这里的时候,小神医突然叫住我。”

    铁中山说到这里,停顿一下,看向唐生。

    唐生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小神医说,有高人传授过他医术,可是他身边的小丫鬟不信,他就想在她面前炫耀一下医术。正好我路过,他就叫住我,要给我疗毒。原本我也不信,毕竟小神医衣着普通,修为又低。可没想到,小神医几针之下,不靠任何丹药,就将我体内混入真气里的毒素给清除出来了。”

    铁中山说到这里,马车里张华雀打断了铁中山的话。

    “不靠任何丹药辅助,就清除了你体内的毒素?这……根本不可能!”

    张华雀失声说道。

    他说完,才发现自己失态。

    “是……是真的,地上还有我排出的毒血,他手上也都有小神医治疗过的针孔。”

    铁中山赶紧拉起自己的袖子,同时指着地上的一滩发黑的血迹,生怕这些大人物误会他说谎了,一巴掌拍死他。

    “你继续说下去!”

    张华雀冷哼一声,以掩饰他的失态。

    不过,唐生却很满意。

    有些话,从别人的口中说出来,总比自己口中说出来更有效。

    这铁中山的话里,除了体现出唐生的医术高明外,更重要的是“有高人传授过他医术”这句话。

    唐生知道,就算他逃过这一劫,天玄商会的人也会彻查他的身份。

    他的过往只是个很普通的唐家城少年。

    他要为自己突然会这么高明的医术,找一个掩饰的理由才行。

    而有高人传授其医术,这不仅是一个好理由,还能给他的身份增添一层神秘色彩,让一些想对他心怀不轨的人有所忌惮传授他医术的那位高人。

    “我的真气中毒,本来到天玄商会去治疗。不过,去天玄商会不仅花费巨大,而且没个三五天根本治不好,而小神医几根银针下去,盏茶不到的时间就帮我治好。我先前以为他是骗子,对他出言有些不逊,心里后悔及之下,想怕他马屁,可我自己该死,一时忘乎所以,出言冒犯了天玄商会的名誉,还请你们能够饶我这一次。”

    铁中山说完,内心还很是惶恐。

    “哼!”

    马车夫听完铁中山的话后,冷哼一声。

    在知道唐生医术高明后,大概就猜到了事情经过。

    不过,被这铁中山再度那天玄商会的医治和唐生的医治相比,他还是很不爽。

    “好了,事情已经了解清楚了,这是一个误会。这位公子,刚刚我们对你多有得罪,还请公子不要怪罪。”

    马车厢内,那个好听的少女声音再度响起。

    隐约有了想结交一番的意思。

    “哪里,哪里。我只是正好懂得些真气排毒的特殊施针之法,故而才能够快速的帮这位大胡子疗伤排毒。术业有专攻,医术又博大精深,我这点医术怎么能够跟天玄商会的药师们相比?”

    唐生谦虚的说道。

    他这番话也算是给天玄商会一个台阶下。

    “公子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医术,当真是少年英才,不知公子可否赏脸,上马车一叙?”

    少女提出了邀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