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表达意图
    听到马车厢内的少女邀请,唐生并没有太多的意外。

    刚刚觉醒前世记忆,他的处境很坏。

    唐木苟父子在唐生看来,还成不了什么麻烦,但是唐木苟父子的背后,显然是有人指使的。

    背靠大树好乘凉。

    他既然有一身才华,那就先找一方势力来依靠。

    “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唐生微微行礼回应。

    不过,他话音一转,看着面前的大胡子,说道:“姑娘,这个大胡子也只是为了想怕我马屁,有口无心,有了这次教训,只怕再给他十个胆子,以后也不敢乱说话了。我看,就饶过他这一回吧。”

    铁中山的心还七上八下的呢,这回听见唐生竟然开口为他求情,内心感动得差点要掉泪来。

    “既然已经知错,那就看在公子的面子上,饶了你这一次!以后若敢在外面胡乱诋毁天玄商会的名声,定斩不饶!”

    少女轻描淡写的声音,说到后面几个字时,突然冰冷凌厉,带着几分杀意。

    唐生一听,内心凛然。

    这少女,绝对是见过血杀过人的,可别要被她柔弱好听的声音给迷惑了。

    “是是,谢谢姑娘!谢谢小神医!”

    铁中山赶紧行礼,边弯腰鞠躬边往后退去。

    眼瞅着退到一定距离,就要转身拔腿而逃时,唐生的声音淡淡的响起了。

    “站住!”

    “啊~小神医,你……你还有什么吩咐?”

    铁中山赶紧转身小心的询问道。

    “你似乎还没付我医药费吧。怎么,难道你以为我是白给你治疗的?”

    唐生淡淡的说道。

    倒是不贪图铁中山的这几个钱,而是他想要在天玄商会的人面前,表达两个意思。

    一个意思是他很缺钱。

    另一个意思是他可以为了钱来给人治病。

    这也是方便天玄商会进一步拉拢他。

    毕竟有所求的人,总比无欲无求的人容易拉拢。

    “呃……不知……不知小神医,要……要多少医药费?”

    铁中山声音发颤的说道。

    内心又七上八下,做好了被宰一顿的心理准备了。

    “你是我出师后第一个治疗的对象,给你治病,也是机缘巧合。这样吧,小溪,你说,我们该收多少钱?”

    唐生问向旁边惊呆住了,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的小溪。

    这小丫头天生丽质,美人胚子,这发愣的模样,还真别有一番可爱,让唐生忍不住伸出手来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啊~少爷,你……你刚刚说了什么?”

    小溪没有听清楚,赶紧小声的询问。

    她的心跳还是扑通扑通的剧烈跳着的。

    她的小脸还是有些煞白的。

    此时,她的呆萌状又有些让人怜惜。

    “本少爷不是说了么?本少爷的医术,可以给武者治病赚大钱!现在,这大胡子的病我治好了,你说该收他多少的医药费?”

    唐生大声的问道。

    “我……我……少爷,我怎么知道。你说收多少,就……就收多少……”

    小溪瞥了大胡子一样,拉着唐生的胳膊,小声的说道。

    她哪里见过这样的世面?

    像铁中山这样的大高手,别说他她和唐生了,就算是老爷还在时,面对他们,也是要客客气气的。

    可现在,这个大胡子见到唐生,卑躬屈膝,惶惶恐恐。

    还有这豪华马车内的大人物,似乎此刻非但不找她和唐生的麻烦,还有要结交的意思呢。

    她只是唐生身边的一个小丫鬟,这样的大事情,可不敢乱说,生怕坏了唐生的事情。

    “以后治病收钱当然是我说了算,不过,这一次,我家小溪说了算。你说多少,就多少。说多了,他要给,说少了,也无所谓。”

    唐生笑道。

    他又用力的捏了捏这丫头还是很苍白的小脸蛋,示意她大胆些。

    小溪俏脸一红,总算是恢复了些血色。

    她看着铁中山满脸是血的样子,也觉得这大胡子有些可怜。

    想了想,小声的对着唐生说道:“少爷,我们花了三十五两银子买了这些银针和金针,那……那我们就收他三十五两吧,至少……至少我们可不能亏本,行不行?”

    其实,在小溪的心里,三十五两银子已经是一笔大数目了,毕竟她和唐生的身家加起来,也就三十多两银子而已。

    “好的。大胡子,你听到没有?”

    唐生问向铁中山。

    铁中山一脸的懵逼。

    什么?

    才……才三十五两?

    “小神医,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你……你只收三十五两?”

    铁中山难以置信啊。

    因为他已经做好砸锅卖铁的准备了。

    他这伤势,就算是到天玄商会里治疗,没有个几千两,绝对不行的。

    “我家小溪说收你三十五两就三十五两。少废话,拿钱来吧!第二次你找我治病,可不会这么便宜了。”

    唐生大声的说道。

    “是,是!”

    铁中山生怕唐生改变主意,他赶紧从怀里拿出几张小号的银票,三张十两,一张五两的,恭恭敬敬的递给唐生。

    “好了,你可以走了。”

    唐生接过银票,顺手递给了身边的小溪。

    “是是。”

    铁中山如蒙大赦,他生怕这其中还有什么波折,赶紧转身就跑。

    “少爷,我……我是不是要少了?”

    小溪接过银票,放进她腰间的小荷包里,可却一脸犯错了的样子。

    “当然要少了!你就算问他要三千两,都算是便宜的了。”

    唐生笑道。

    “啊~三千两?那……那……我们……”

    这小丫头傻眼了。

    她回过神来,急得一阵跺脚,她就想反悔,要叫住铁中山来重新开价,可街上哪里还有铁中山的影子?

    要是亏些小本就算了,可一下子亏了好几千两,这三十五两简直连真正医药费的一个零头都不到呢。

    她这辈子还没见过几千两的银票呢。

    要知道,他们还有三万两的债务呢!

    这一下子,她哪里还觉得这大胡子可怜,只觉得这大胡子可恨!

    欠她家少爷这么多治疗费不还!

    以后逮到机会,一定要讨回来!

    “好了,好了。他是本少爷的第一个病人,算是开门红,以后的病人多得是,只怕排队等着本少爷给他们治病,到时候数钱让你数到手软去。别去计较了。”

    唐生摸了摸这小丫头的小脑袋,示意她开心些。

    他也明白,并非是小溪小气,而是他们两人以前相依为命,穷日子过惯了,别说几千两了,就算是几两银子,对于小溪来说,都是好几天的生活开销了。

    安慰完小溪,这才对着马车厢内等待的少女和张华雀说道:“我和我家的丫头都没见过世面世面,我也是打肿脸充胖子,让两位见笑了。”

    “治病收钱,天经地义。公子这是真性情。请上车!”

    少女笑道。

    她的声音,这回多出一丝的温和。

    因为小溪的这一番斤斤计较想要反悔的懊恼,反而让她觉得这对主仆很实在,也很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