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章 天之骄女
    马车夫拿出踏板,又轻轻的撩起帘子,在一旁卑躬屈膝,很周到的请唐生上马车。

    小溪不懂规矩,懵懵懂懂的想跟在唐生的身后,就想要跟着进车厢。

    可就在这时候,她感受到马车夫锐利的目光看向她。

    “小丫头,你坐在这吧。”

    马车夫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一个赶马的座位,他在提醒小溪,她这样的小丫鬟身份,可别要没大没小了。

    里面是主人的位置,下人是不能进去的。

    小溪也反应过来。

    唐生家没有规矩,可是这些大人物的家,规矩可是多得很呢。

    “嗯。”

    她乖乖的点点头,赶紧转了个方向,不再进入车厢内,而是坐在车厢外的赶马位置上。

    不过,她还没来得及转完身,唐生的手已经伸出来,拉住了她的手臂。

    “小溪,外面风大,冷,进来坐,里面暖和。”

    唐生说道。

    “少爷,没事的。”

    小溪赶紧小声说道。

    她还给唐生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唐生可不要在大人物面前失礼了。

    “公子,你进去吧,可别让我家小姐等久了。这丫头只是你家的下人,她的身份不适合进去。”

    马车夫见唐生竟然要拉小溪一同进马车,这还得了?

    他赶紧出声提醒。

    要知道,别说这小丫头了,就算是他这样的地境修为的下人,也是没有资格进马车厢里坐的。

    “这小丫头可不是我家的下人,她喊我少爷,那是从小到大喊惯了。她跟我一起长大,这几年又相依为命,若没有她照顾,也没有我今天。她实则已经是我的妹妹。”

    唐生说道。

    “少爷,我……”

    小溪哪里听过唐生如此真情表露的话?

    先是俏脸通红,内心一股温暖流淌。

    她从没想到,自己在唐生的心中这么重要。

    不知怎么的,她那美丽的眼珠子里,就是忍不住的溢出泪水。

    “不许哭。放心吧,我们以后可不会再过苦日子了。”

    唐生又轻轻的捏着这小丫头通红的小脸蛋,语气很轻,可掷地有声。

    “嗯。”

    小溪用力的点点头。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对于未来的生活充满了期待。

    唐生转身弯进车厢。

    车厢很宽敞。

    三米多长,将近两米宽,就如同一间移动的小房子一样,装修得很奢华。

    在车厢的左侧,盘膝而坐在蒲团上的,是一位身穿青色草纹药袍的中年男子,鬓发已白,气息儒雅中带着一股身居高位的贵气。

    唐生想来,他就是天玄商会的五品首席药师张华雀了。

    在车厢正前方的主位置上,盘坐的是一位白衣女子,她蒙着面纱,看不清面容,可是一双眼睛很是灵动和明亮。

    这就是那位少女了。

    在唐生看着这位少女的时候,这位少女也在打量着唐生。

    “姑娘,张药师,小溪可不是我家的下人,她一点修为都没有。深秋了,马车行得急,风大,能否让她也进来坐坐?”

    唐生开口询问道。

    一些人或许说出这番话来,会觉得很唐突和尴尬,可唐生却说得很自然。

    ……

    东伯雪很仔细的看着唐生。

    这个年纪比她小一点的少年,穿的是穷人家才会穿的粗布麻衣,可却生得唇红齿白,剑眉星目。

    再加上他身上那一种不亢不卑的自信谈吐,使得这个少年让她看上第一眼就觉得很顺眼。

    她很好奇,她明明已经收敛了修为,这个少年是怎么发现她在车厢内的?

    当然了,现在她更好奇的是这年纪轻轻的少年如何会一手如此高明的医术。

    既然会如此高明的医术,那么他的修为为什么这么低,以及穿着怎么如此普通?

    “车厢这么宽,让你的妹妹也进来坐吧。”

    东伯雪柔声的说道。

    唐生这样的有情有义,也让东伯雪对于他的好感,多了几分。

    “小溪,里面的姐姐也邀你进来坐了,快进来吧。”

    唐生回头对着车厢外的小溪说道。

    “少爷,哪里有你这样不懂礼数的?”

    小溪有些急。

    她没想到唐生竟然为了让她能够做进马车厢里,还真跟里面的主人提出来了。

    这真是太失礼了。

    不过,她心里更多的还是感动。

    车厢的中段,摆放着一个圆形的木桌。

    木桌的材质浅红,天然的发出一种很好闻的香气,可以提神。

    张华雀在木桌上煮茶,桌上还摆放着几盘小溪从未见过的果子。

    旁边摆好了两张蒲团,唐生在东伯雪对面的那张蒲团坐了下来,同时示意小溪坐在旁边的那个蒲团上。

    “在下唐生,她叫做唐小溪。这位定然是大名鼎鼎的张华雀大师了。”

    唐生对着在泡茶的张华雀说道,同时行了一个礼。

    “哈哈,在小神医面前,老夫哪里又敢称大师?”

    张华雀也回了一个礼,并不敢直接受去。

    “张大师谦虚了,在唐家城谁人不知道你的大名?”

    唐生恭维一番,这又看向对面盘膝而坐的东伯雪,行礼说道:“唐生见过姑娘。”

    “我叫东伯雪。”

    东伯雪说道。

    她的目光瞥向小溪。

    看到小溪穿得比唐生还要破烂,不过,看到即便是这么破烂的衣服还是难掩这小丫头的天生丽质时,她心里似乎在猜测些什么。

    “见过东伯姑娘。”

    唐生重新说道。

    “小溪见过东伯小姐,见过张大师。”

    见唐生行完礼后,小溪赶紧跟着行礼。

    “你们都无需多礼。”

    东伯雪说道。

    她声音清冷,从她平静的外表也看不出喜怒。

    可小溪只觉得,这位高贵的东伯雪小姐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种让她自卑的气质,让她生不起任何的勇气跟这位东伯雪小姐对视。

    所以,她只能够低下头来,像是木头一样的坐在蒲团上。

    她觉得她能够坐在这里,已经是最大的荣幸了。

    同时她内心也祈祷着,少爷可不要在这样美丽高贵的东伯雪小姐面前出洋相才好。

    ……

    大世家、大势力,规矩很多。

    茶没有泡好。

    东伯雪也并没有开口谈话的意思,她只是在安静的打量着唐生。

    她想从唐生的身上看出些什么。

    可是她越是观察,得到的疑惑就越多。

    这个稚嫩的少年,不仅有着英俊的外表,还有着不符合年龄的气场。

    至少她觉得眼前这个连人境都不是的少年,在她这位超级强者面前没有一点的慌张,反而还很淡然。

    这种淡然,就仿佛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乃是平等的,没有高下之分,只有以诚相待,就仿佛交往很多年的好朋友一样。

    她看向唐生的眼眸,发现这个少年的眼眸乌黑而深邃,仿佛洞穿了一切。

    她还发现唐生在她看向他时,也并不畏惧,很坦然的迎上她的目光。

    平静而无邪的目光。

    虽然蒙着面纱,但从她散发出来的气质和她傲人的身材,任何男人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位大美人,或多或少都会偷看几眼。

    可她发现,这个少年的目光里,并没有那么多的龌蹉思想。

    寻常的男子在她面前,是畏惧她的威势而不敢看,甚至连跟她对视的勇气都没有。

    可眼前这个少年,不仅敢看了她,还让她觉得很舒服。

    “茶泡好了没有?”

    东伯雪问道。

    在跟唐生的对视目光里,她还是先移开了。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或许她再怎么高高在上,终究还是一个十**岁的少女而已。

    “还……还差些火候。”

    张华雀说道。

    他有些诧异的看着东伯雪。

    他很意外。

    这位东伯世家的绝世少女,高冷孤傲,何时如此着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