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章 辛木灵茶
    东伯雪捕捉到张华雀看过来的诧异目光,她立刻反应过来了。

    自己这是怎么了?

    怎么连这泡茶的功夫都等不及了?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

    “小姐,茶泡好了。”

    张华雀开口打破了沉默。

    他手掌轻轻一抚,桌面上出现了三个翡翠色的茶杯,光泽滑亮,一看就不是凡品。

    小溪低垂着小脑袋偷瞄着,见到张华雀的掌心里无中生有的变出翡翠茶杯,她睁大了眼睛,美丽的眼眸子里全都是好奇和不解。

    “小溪,看到张华雀大师手指上带着的那个戒子了没有?那叫做储物戒指,戒子里面有一个空间,可以储放东西。张华雀大师的茶杯,就是从储物戒指里拿出来的。”

    唐生笑着解释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呀。少爷,你……你怎么知道人家想什么的?”

    小溪先是恍然大悟,随后又偷偷抬起头来,大眼睛满是疑惑。

    “你家少爷这么厉害,你这点小心思,能够瞒得过你家少爷么?”

    唐生得意的笑着。

    小溪本想继续和唐生拌嘴的,可她发现旁边还坐着东伯雪小姐和张华雀大师,也就乖乖的低下头,不敢再肆无忌惮的和唐生说话。

    这时候,张华雀开始往三个茶杯里倒茶水。

    茶水从茶壶的壶口里倒出来,竟然也是翡翠色的,如同琼浆玉露般,倒进茶杯后,煞是好看。

    一股醒神的茶香从三个茶杯里溢了出来。

    小溪呼吸一下,只觉得这茶香沁入她的身体,她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与此同时,一股说不清的软流,在她的四肢百骸里游转着,竟是说不清的舒服。

    即便小溪再傻,也知道张华雀大师泡的茶可是上等的好茶。

    内心也一喜,心道着她少爷可真有面子,能让张华雀大师用这等好茶来招待。

    仿佛唐生有面子就是她小溪有面子一样。

    “小姐,请用茶。”

    张华雀先是恭敬的将第一杯茶恭敬的端在东伯雪的面前。

    东伯雪点点头,以此来缓解刚刚的些许尴尬。

    “小神医,请用茶。”

    张华雀又将第二杯茶端在唐生的面前。

    “这灵茶可不是凡品,其内蕴含着辛木灵气,不仅可以养神,炼化辛木灵气,还可以壮大体内的真气。只怕这一杯茶的功效,比得上寻常的四五品回气丹的药效了,万金都难求。”

    唐生笑着赞道。

    他并没有立刻接过茶杯。

    也正因为这杯茶的灵气太过浓郁,修为不到人级,不具备先天真气,根本喝不得。

    因为喝之入体而没有先天真气炼化辛木灵气,就使得这辛木灵气滞留体内时间过长而转变成为毒气。

    唐生相信,这张华雀不会看不出他的修为,却还是拿出这茶来招待他。

    看似盛情,实则这是一场试探和考验。

    寻常的人境以下的普通人喝不得,可是高明的药师,却可以喝,就是喝了之后,如何解这辛木灵气无法炼化后转变的毒素而已。

    所以,张华雀在考验唐生如何喝这一杯茶。

    “什么?少爷,这一杯茶价值……价值万金?”

    小溪一直在安静的看着听着,此刻听唐生将这一杯茶形容得这么贵,也忍不住惊呼出来。

    她发现她的惊呼很没大没小,又赶紧双手捂住嘴巴。

    她眸子里全都是惶恐的偷瞄着东伯雪小姐和张华雀大师,发现他们并没有怪罪她不懂礼数后,内心暗自的舒一口气。

    可她的内心还是很震撼的。

    一杯茶就价值万金?

    这是什么茶啊。

    他们欠唐宏家三万两,岂不是说,用这杯茶就足够偿还了?

    真的假的啊?

    张华雀也没有在意小溪的不懂规矩,他看着唐生,笑道:“这么贵重的茶,老夫可没有,这是小姐的。这回我也是沾了小神医的光,才有幸能够品尝一杯。”

    “原来如此。东泊姑娘,你拿出这么贵重的茶来招待我,真的是让我受宠若惊。让我如何敢饮?”

    唐生看着东伯雪,客气的说道。

    他这番话,也是一语双关,暗示着原来是东伯雪在试探他的医术。

    “这茶确实叫做辛木灵茶。唐公子,你只是闻着茶香,就叫出了这茶蕴含着辛木灵气,莫非唐公子以前喝过?”

    东伯雪开口询问道。

    “我并没有喝过,只是这茶的香气呼吸入体,我自有我师尊传授的独门秘法来辨别而已。这只是雕虫小技,我相信张大师也可以辨别得出吧。”

    唐生笑道,看向张华雀大师。

    他这话,更隐晦的暗示了“师尊传授的独门秘法”这几个字。

    “哪里,哪里。”

    张华雀谦虚的说道。

    内心苦涩。

    他哪里能够辨别得出?他只是以前喝过,并且了解这辛木灵茶的功效而已。

    同时他内心也很震撼。

    要想成为药师,对于天地元素的感知很重要。

    这种感知,称之为灵觉。

    这唐生只靠闻着就能够辨别出茶里蕴含辛木灵气,可见此子灵觉之强大和恐怖。

    “公子,请喝茶吧。”

    东伯雪说道。

    说完,倒是独自端起面前的茶杯,用手轻轻的掀起一角如雾的面纱,轻抿一口,细细的品尝起来。

    她见唐生没有动,问道:“怎么,公子为何不喝?”

    在她看来,如果唐生连这一杯辛木茶都喝不了,那真是太让她失望了。

    张华雀见唐生没有喝,他也没有喝。

    他的目光看向唐生,带着一种审视。

    他和东伯雪的想法差不多,如果唐生连这杯茶都喝不了,那确实让他很失望。

    因为只要医术达到四品以上的药师,都可以从容的喝下去吧。

    这一下子,东伯雪和张华雀的目光都注视向唐生,就连旁边低垂着脑袋的小溪,也隐约察觉到气氛不对劲。

    她顿时紧张起来。

    少爷不肯喝这杯茶,难道……难道这茶还是毒药不成?

    她偷瞄着东伯雪小姐和张华雀大师的神情和态度,冰雪聪明的她,顿时觉察到他们两人的神情和态度,有些咄咄逼人起来。

    她越发肯定她的猜测。

    只怕,这杯茶就算不是毒茶,也不是什么好茶,否则少爷怎么不肯喝?

    怎么办呢?

    怎么办?

    忽然之间,小溪眸子里有了决然。

    她一咬牙,说道:“东伯雪小姐、张华雀大师,我家少爷从小就不喜欢喝茶。这杯茶,就由我来代替我家少爷喝吧。”

    说着,不管不顾,也是豁出去了。

    就想端起唐生面前的茶喝下去。

    管它是不是毒茶?

    就算是毒茶,那也先毒死她吧。

    反正只要唐生没事,她就算是死,也心甘情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