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章 暗藏交锋
    小溪想要端起唐生面前的茶杯,代替唐生喝了这一杯“毒茶”。

    可是,这杯茶是东伯雪用来试探唐生虚实的一场考验,哪里容得她来搅局?

    刚想要动,突然感受到身体周围的空气,陡然凝固起来,如同冰封一样,让她动弹不得。

    她顿时傻愣住了,甚至连开口说话都不行。

    唐生目光从东伯雪的对视中移开,落向满脸焦急却又惊又骇,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小溪脸蛋上。

    笑着问道:“小溪,你也想喝这茶么?”

    小溪被东伯雪的气势所慑,不能开口说话,只能够拼命的点头。

    就算是毒茶,她也要先喝。

    “东泊姑娘,我家小溪跟我苦日子过惯了,可没有喝过这么珍贵的茶,茶杯里还有剩余的,给她也来一杯,可否?”

    唐生有礼貌的问道。

    可这么问终归有些唐突,毕竟张华雀只拿出三个茶杯,说明小溪能够进这马车厢来坐,已经是给足唐生面子了。

    这么珍贵的辛木灵茶还要给小溪这样的小丫头喝?

    未免有些过了。

    “小神医,小溪姑娘身上半点修为都没有,可喝不得这辛木灵茶。”

    张华雀善意的提醒道。

    同时也是心疼辛木灵茶,可别暴殄天物了。

    东伯雪却听明白了唐生这句话的意思,说道:“给小溪也来一杯。”

    说着,气势上放开了小溪。

    “是。”

    张华雀只好照办。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翡翠茶杯,再从茶壶里倒出一杯茶,端到小溪的面前。

    “少爷。”

    小溪有些傻住了。

    本想替唐生喝掉那杯茶的,可现在张华雀却给她倒了一杯茶。

    这……

    就算她再冰雪聪明,此刻也理不出个头绪。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只能看向唐生,可她却看见唐生淡然的脸上,突然泛起一抹温暖的笑容,使得那张英俊的脸蛋更加的迷人。

    “小溪,这茶可不能急着喝。它之所以珍贵,那是里面蕴含着强大的辛木灵气。如果修为达不到人境,体内没有先天真气,强行喝下去,这灵茶就会变成毒茶的。”

    唐生解释道。

    “啊~少爷,你……你的修为也没有达到人境啊。那你喝下去……”

    小溪一听,顿时明白过来了。

    为什么唐生,没有急着喝了。

    原来还真是毒茶啊。

    “东伯小姐,张华雀大师,我家少爷……”

    她就想向这两位大人物来求情。

    只是她的话没有说完,却被唐生给打断了。

    “小溪,你别急。别的修为达不到人境的人喝不得,可不代表你家少爷喝不得呀。再说了,这毕竟是一杯灵茶,如果能够炼化里面的灵气,对于身体可有很大的好处呢。这可是东泊姑娘的一番美意,你可不要胡言乱语了。”

    唐生笑道。

    小溪听得似懂非懂。

    “唐公子,你也知道这茶虽然是灵茶,但若是处置不好,可会变成毒茶的。你还要让你的小丫鬟先喝?”

    东伯雪带着几分冰冷的问道。

    眉头微皱。

    她误以为唐生刚刚不敢喝这杯茶是没有十足的把握解毒,如今让小溪也喝一杯,是先想让小溪先喝,好在小溪的身上尝试着解毒一番。

    所以,她对于唐生的好感,顿时全无了。

    “是呀。”

    唐生点点头。

    不过就是一杯小小的辛木灵茶,他前世乃是九品灵丹师,喝下去不是探囊取物般简单的事情?

    刚刚之所以没有立刻接过茶杯来喝茶,是想着怎么能为小溪也讨一杯来喝呢。

    毕竟小溪身上一点修为都没有,而这一杯辛木灵茶相当于一颗四五品回气丹的药气,正好可以帮小溪淬体,培养出内息真气来。

    直接开口讨要灵茶,肯定不行。

    他需要一个适合的理由。

    没想到小溪这鲁莽的要抢着灵茶喝的行为,正阴差阳错的让东伯雪误以为他要在小溪身上试毒。

    唐生才不在乎东伯雪对他的看法和想法,他只在乎他关心的人。

    对于这小丫头误以为这灵茶是毒茶还抢着喝下去,唐生内心也一阵的感动。

    真是一个为了他可以不要命的傻丫头呀。

    他看着小溪,柔声说道:“你现在的修为,就算淬体一层都勉强,体内也没有一丝内息真气,这杯灵茶喝下去,非常的凶险,你可要乖乖听我吩咐行动,不能够有一点的差错。知道了没有?”

    “嗯。”

    小溪点点头。

    那双乌黑的眸子里,此刻只有眼前的唐生。

    她的目光明亮又坚定。

    “先抿一小口,大约喝下十分之一的样子,可能身子会发热发痛,不过你要忍住痛,不要动,知道么?”

    唐生说道。

    “嗯。”

    小溪再次点点头。

    “好了,可以喝下去了。”

    唐生说道。

    小溪闻言,端起她面前的翡翠茶杯,轻轻的抿了一小口,她也不确定是否到了唐生所说的十分之一。

    翡翠的茶杯有些温热。

    喝完,将茶杯放在茶座上。

    两匹蛟马的拉车很平稳,在车厢内一点颠簸的感觉都没有。

    深秋了。

    天气凉中带着一丝丝的寒意。

    可马车厢内却很温暖。

    这种温暖,恰当好处,刚刚舒服。

    呆在这马车厢内,绝对不会出汗的。

    可是小溪抿下这一小口辛木灵茶后,只觉得喝下一口滚烫的开水,直接进入她的喉咙流入胃里。

    正常人境武者具备先天真气,所以他们喝这辛木灵茶时,是先用先天真气来包裹着辛木灵茶进入喉咙流入胃里,慢慢的通过先天真气来炼化的。

    可是小溪没有修为,连内息真气都没有。

    这一小口的辛木灵茶进入胃里,真正的痛苦才开始。

    只见这小口的辛木灵茶,顿时化作无数股无比滚烫的热流,朝着小溪的四肢百骸冲去。

    小溪的肌肤很白很细。

    可霎时之间,就像是烤乳猪一样,全身通红起来。

    大滴大滴的汗珠从她舒张的毛孔里溢出来。

    见到这一幕,东伯雪和张华雀相互之间对视一眼,他们知道这是辛木灵茶太过强大又无法炼化,在小溪的体内炸开的缘故。

    同时,他们的目光又落在桌面上摆着的几盘水果上。

    其中有一盘青色的果子,拇指大小,叫做青沙果。

    青沙果内的果核打碎磨成粉,让小溪吞下去,就可以解了小溪体内的辛木灵气的痛苦。

    只是这种解法,乃是对消了辛木灵气转化的毒素,小溪非但无法吸收辛木灵气来淬体,还要受一段时间的折磨。

    所以,将这几盘果子摆放在这里,也是有他们用意的,如果唐生真的有几分本事,那就会立刻拿起青沙果来解毒,而不是去用其它的手段。

    因为这是最快捷有效的办法,越是早服用青沙果,辛木灵茶喝起来就越舒服。

    “可惜……”

    东伯雪和张华雀见到唐生根本没有拿起青沙果来解毒的意思。

    看来此子是不知道青沙果的用途和功效了。

    连这都不知道。

    他们对于唐生医术的高看,又下降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