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内息真气
    唐生也没想到小溪能够坚持这么久。

    这个傻丫头,竟然能够坚持到辛木灵茶即将转化为毒气的极限。

    他原本的预想里,这丫头最多只是坚持几个呼吸就不行了。

    诧异之时,唐生也闪电般的出手。

    手里的银针随着他手腕的发力,如同活了过来,闪电般的扎在小溪的身上。

    扎针,拔针,按穴,走气……

    一连串施针手法,一气呵成,看起来有些眼花缭乱,可随着唐生的施针,小溪那如同烤乳猪般通红的肌肤,慢慢的黯淡下去。

    “这……”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张华雀看着唐生这行云流水般的施针手法,嘴巴长得大大的。

    他是彻底的被折服了,自问自己就算是再学十年,未必能够做到如此程度。

    每一针,每一穴,每一个手指的摆动节奏,每一按力度的轻重缓急,都看起来那么的恰当好处。

    即便现在张华雀再傻,看到小溪那通红的肌肤黯淡下来,他已经知道,不管唐生能否利用这辛木灵气来为小溪淬体,至少这辛木灵茶的灵气是转化不成毒气的了。

    他们还想着用青沙果的果核来解毒呢,现在和唐生的银针解毒比起来,一个借助外物,一个不用借助外物,两者之间,高下立判。

    如果再有人怀疑唐生的医术,只怕他张华雀第一个跳出来跟他争辩!

    东伯雪也很诧异。

    难道她真的误会了唐生?

    难道辛木灵茶在此子的手中真的可以用来帮人淬体?

    她先前对于唐生的好感直线下降,那都是建立在唐生不将小溪的性命当一回事的基础上的。

    原来别人真的是有大本事啊,只是她自己井底之蛙而已呀,还去威胁着别人已死了要以命抵命?

    真是太可笑了。

    想到此,东伯雪只觉得她那张习惯性高傲冰冷的俏脸,此刻火辣辣的,就像是被火烧了一样。

    生不如死的痛苦煎熬里的小溪,只凭借着一股信念坚持着,意识模模糊糊里,只感觉到那几欲撑爆她小小身躯的滚烫热流,突然降温了下来,并且身体各处,涌现出一股股的清凉。

    这一股股的清凉游转她的全身,浑身说不出的舒服,这一下子,让她有一种仿佛从地狱的折磨到天堂的极乐享受。

    “嗯~”

    这让她忍不住的呻吟起来。

    真是太舒服了。

    与此同时,她还感觉到,那降温的热流,朝着她身体那些清凉之气涌出来的部位融入进去,让她孱弱的肉身慢慢的壮大起来。

    “好了。”

    片刻之后,唐生收起银针来。

    “少爷……”

    小溪睁开眼睛,泛着血丝的眼眸里,全都是如释重负和欢喜。

    此刻想着的可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唐生能成功帮她解辛木灵茶的毒,这回可不用以命抵命了,也可以不用被东伯小姐和张华雀大师给看扁了。

    “给东伯姑娘看看,看看你是不是肉身强大了一些。”

    唐生微笑着说道。

    小溪很乖巧,如同去看病般,将她的小手伸出来让东伯雪来诊断。

    东伯雪在惊疑之中,伸出右手,如玉般的手指轻轻的搭在小溪的手腕上,一股天境真气输入小溪的体内,检查小溪的肉身状况。

    果然,发现小溪的肉身各个穴位上,都有一股淡淡的辛木灵气融入进去,并且在一丝丝的滋润和改善着小溪的肉身。

    这小溪的肉身,不仅一举完成了壮体,而且达到了产生内息真气的淬体第四重了!

    淬体境分为十重,每三重又可以划分为一个小境界。

    故而,淬体境一到三重,又称之壮体。

    所谓的壮体,就是服用天地灵物,增强肉身,使得肉身产生灵气。

    当肉身强大到一定程度,体内的灵气就会转化成为内息真气,这是淬体境四到六层的阶段,称之为内息。

    内息真气积累到一定程度,要想更上一步,就要依次打通身体的十二道经脉,这是淬体七到九层的阶段,称之为通脉。

    唐生的修为卡在淬体六层,并非他的天赋不行,而是他天生经脉堵塞,无法打通经脉,故而也就无法突破到淬体七重。

    东伯雪虽然不精通医道,但以修行者的角度来讲,只要在这样的灵气滋润肉身下,小溪的身体用不了几天就可以聚拢大量的内息真气,一举将修为境界突破淬体四重、五重、六重,然后朝着淬体第七重迈进。

    东伯雪的手从小溪的手腕上移开,她的美眸一瞬不眨的凝望向唐生,眸子里闪烁着异色。

    辛木灵茶本身或许没有直接用来淬体的用途,可是眼前这位比她小几岁的少年,却强行用它来给小没有修为的溪淬体了,而且一口气将小溪的修为提升到了淬体四重。

    这医术,只怕近乎于丹道了吧。

    “如果此子的修为有幸能够超脱天境,只怕成为灵丹师并不是什么难事。”

    天境之上,乃是超脱世俗的灵丹境!

    要想成为灵丹师,需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修为需要达到灵丹境,那样才能调动天地灵气,运转阴阳,糅合五行,炼制出传说之中的灵丹妙药。

    一念至此,东伯雪对于唐生的态度,也由开始的看得顺眼变得有些客气起来。

    毕竟,在天元大陆上,无论哪个宗门,对于灵丹师都是花大代价去拉拢的。

    唐生如今虽然还不是灵丹师,但以后有成为灵丹师的可能,而且这种可能还十分的大。

    所以,在唐生还未成长起来时,东伯雪就想着先一步去结交。

    “唐公子果然医术无双,刚刚是我鲁莽,见识浅薄,特地在此向公子道歉。”

    东伯雪行礼说道。

    丝毫不做作。

    旁边的张华雀脸色微变。

    深知东伯雪的真正身份,这样的天之骄子,就算唐生乃是天级巅峰的九品药师,只怕也不值她得如此行礼吧。

    除非……此子有成为灵丹师的可能!

    想到这,再想到唐生这折服他的医术,张华雀突然明白东伯雪向唐生行礼道歉的含义所在了。

    “哈,不知者不怪。毕竟东伯姑娘也是见我年纪轻轻,又从未听说过辛木灵茶可以用来给人壮体,生怕我是为了面子而拿小溪的性命来试毒。当然了,我还要感谢东伯姑娘,若非你赐予小溪这杯辛木灵茶,我也无法帮小溪壮体。小溪,你还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谢谢东伯姑娘么?”

    唐生这番话说得进退有度,得体又顾全大局的面子,将先前的不快全然带过。

    就连张华雀听之,也心里舒坦,脸色带着笑容。

    不过,他内心对于唐生更是佩服起来:此子年纪轻轻,医术无双,最主要是谈吐有度,不骄不躁,有大家风范,也不知道是哪个大世家培养出来的子弟!难道是这里的唐家?

    也不对呀!

    他穿着普通,身上没有什么值钱的配饰,手上连储物戒指都没有。

    以他如此年纪轻轻就有如此的医术,唐世家非得将他当做宝来捧着。

    一时之间,非但张华雀对于唐生的身份猜疑和好奇,就连东伯雪也同样如此。

    “唐公子,你姓唐,莫非是这里的唐世家子弟?”

    东伯雪试探着问道。

    “惭愧惭愧,只有得到唐世家认可的子弟,才能够在外称自己是唐世家子弟,我还得不到认可,还不能说是!”

    唐生有些自嘲的说道。

    也不知道是嘲笑自己,还是嘲笑那唐世家。

    话刚说完,旁边的小溪生怕东伯雪和张华雀会因此看轻唐生,她立刻大声辩解说道:“少爷现在这么厉害了,会这么高明的医术,只要唐世家的长老知道,一定会认可公子是唐世家子弟身份的!”

    这小丫头声音娇脆,可语气却斩钉截铁。

    不过,在她的认知里,能够成为唐世家真正的子弟,还是一件无上光荣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