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章 自编身份
    唐家城,一城即是一国。

    经过几千年的发展。

    整座城池里,有半数以上的人都姓唐,若是追溯血缘,都能够算作是唐家子弟。

    所以,唐世家内部里,有严格的选拨人才机制,只有优秀的子弟,得到了唐世家的认可,才能够对外称自己是唐家子弟。

    唐生没有觉醒前世记忆前,因为天生经脉堵塞,只是淬体六层,在同龄人里属于普通一级,哪里有资格得到唐世家认可?

    而他的父亲呢?只是唐世家的普通长老。

    长老,并非一种地位,而是一种称呼,是对于得到家族认可的成年族员的一种称呼而已。

    普通长老,也就是普通族员的意思。

    东伯雪见唐生的医术如此高绝,却连小小的唐家子弟都不是,内心不禁疑惑起来。

    唐世家的子弟认证,何时要求变得如此之高了?

    亦或者是唐生不想加入唐家?

    “哦?莫非这其中,还有什么原因不成?”

    东伯雪问道。

    “这其中确实有些隐情。”

    唐生假装苦笑的说道。

    其实在他的心中,早就想好了一番说辞。

    “哦?不知道是什么隐情?能否说说?”

    东伯雪凝神静听。

    “我天生经脉堵塞,如果不打通,修为永远只能够停留在淬体六层上。本来,我只是注定了是一个唐家城里普通百姓中的一员,可惜老天眷顾我。三年前,我得遇我师尊,他收我为记名弟子,传授我妙手医术。”

    唐生说到这,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就像是拨云见日,重见了光明。

    “几天前,我师尊终于准许我出师了,认为我可以不给他老人家丢脸了,也批准我可以在人前显露医术了。”

    唐生笑道。

    “啊,少爷,你什么时候拜了师尊了?人家怎么不知道?”

    旁边的小溪心直口快。

    “师尊他老人家神通广大,他教导我之时,就算远隔千里,都可以分一缕神念来降临我识海,你凡胎肉眼,又哪里识得?”

    唐生摸了摸这个傻丫头的小脑袋。

    旁边的东伯雪听之,脸色微变。

    能够远隔千里分一缕神念降临,这种级别的强者,只怕灵丹境级别的强者都做不到吧。

    “唐公子,好福气!”

    东伯雪恭贺道,看向唐生的目光,也带着几分羡慕。

    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隐世不出的绝世强者,他们游历于凡俗世间,行事随心所欲,若是得遇有缘之人,他们或是指点一二,或是收为记名弟子,运气好的获得绝世强者的真传都有可能。

    而关于这样的传说,世俗里流传无数,有些出名的还都记载成为典故,成为佳话呢。

    所以,东伯雪对于唐生这番话,并没有多少的怀疑。

    旁边的张华雀看向唐生时,更是带着几分恭敬。

    不为别的,就是唐生身后又一位神秘莫测的强者师父。

    “哎~”

    唐生又叹了口气。

    “怎么,唐公子为何唉声叹气?”

    东伯雪关心的询问缘由。

    “我师尊只是收我为记名弟子而已,我甚至连他尊姓大名都不知道。他说,只有当我完成他的考核,才能够成为他的正式弟子,也才能够知晓他的尊姓大名。我这叹气,正是为这个考核而发愁的。”

    唐生谎话连篇,继续编他的故事。

    “哦?唐公子,你不妨说说你的考核,看看我们有没有能够帮得上忙的地方。”

    东伯雪眼睛一亮,赶紧追问。

    在她看来,帮唐生成为那位神秘强者的正式弟子,说不定还能够结交那位神秘强者呢。

    再者,唐生也有成为灵丹师的潜质。

    “这……”

    唐生假装犹豫。

    小溪急死了,拉着唐生的手臂,急声说道:“少爷,东伯小姐乃是大人物,你说出来,她或许可你帮你呢。”

    唐生见东伯雪一瞬不眨的看着他,说道:“不瞒东伯姑娘,我师尊的考核,就是让我根据他传授的医术,自行想办法打通自身堵塞的经脉,同时将修为修炼到灵丹境。只有我的修为达到灵丹境,才能够算是他的正式弟子。”

    东伯雪听到这考核,愣了愣,紧接着又并不觉得意外。

    是啊,修为达不到灵丹境,不能打破生命的桎梏,永远都只是凡夫俗子,只能够在世俗厮混。

    也只有修为达到灵丹境,能够调动天地灵气,才能够成为灵丹师。

    “唐公子,修行之事,只能够靠自己,外人无法帮忙,这点,我也无法帮你。不过,你若是需要什么药材,尽管跟我说一声,我们天玄商会若是有,定然绝不吝啬。”

    东伯雪很义气的说道。

    这是她拉拢唐生的手段,这点投资未来换来一位灵丹师的恩情,绝对值得。

    “多谢东伯姑娘的美意,我师尊说了,我的考核只能够凭自身的实力去完成,若是修行途中需要什么药材,那也需要靠自身的医术去赚取。如果我有半分的投机取巧,被他老人家知道了,只怕我再无成为他弟子的可能。”

    唐生婉言拒绝。

    “今天应该是唐公子出师后第一次展露医术吧,不知道唐公子之后有什么打算?”

    东伯雪并不死心,她换个角度,旁敲侧击。

    “我本打算现在街上当游医几天,赚些钱,然后再盘下一个临街的铺面开个医馆。”

    唐生假装老实的说道。

    东伯雪和张华雀一听,眼睛齐齐的亮了起来。

    她说道:“唐公子,以你这近乎于丹道的医术,若是只当游医或者是临街开个医馆什么的,那简直是浪费你的才华。再说了,寻常的医馆,看的都是些伤风感冒之类的小病,赚不了什么钱的。这样累且不说,而一般的武者有什么大病,大都习惯跑去大医馆找名气大的药师来医治。”

    “我也只是刚刚出师,懂些医术,对于开医馆什么的,其实也一窍不通。不知东伯姑娘有何指教?”

    唐生假装诚心的求教。

    这正中东伯雪的下怀,她说道:“唐公子,若是唐家城的各家医馆,若说名气,又有那家比得上我们天玄商会旗下的药堂?开医馆,客源也很重要,而整个唐家城的大人物,若是有病需要来医馆的,十有**的第一选择都是我们天玄商会的药堂。我敢保证,唐公子若只是想快速的赚钱,那么来我们天玄商会的药堂,绝对是最好的选择。”

    “哦?不知……不知你们天玄商会的药堂对于药师都有些什么要求?”

    唐生犹豫一会儿,然后假装感兴趣的询问。

    其实他早就等待着东伯雪的邀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