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经脉古怪
    东伯雪没有回答,因为具体的商会细节她并不清楚,而是看向旁边的张华雀。

    张华雀本就是天玄商会药堂的首席五品药师,同时也是这个分会的副会长,整个药堂都是他管理的。

    他会意,向着唐生介绍说道:“我们天玄商会药堂的药师有两种,一种是天玄商会培养的药师,这种需要对方加入我们天玄商会,成为天玄商会的内部成员,好处自然也很多;另一种是天玄商会为了镇场子高新聘用的药师,这类药师需要很高的医术水平,双方属于合作方式,我们天玄商会负责提供客源,对方负责医治,而看病所得的收入,一般情况下都是三七分,天玄商会拿三成,药师拿七成。”

    张华雀并没有详细介绍第一种,因为他也知道,天玄商会的药堂只是个小池塘,是留不住唐生这样的蛟龙的。

    所以,只是重点介绍第二种合作方式。

    东伯雪听到这,插嘴进来,说道:“唐公子这么高超的医术,若是肯屈尊来我们天玄商会,那是让我们天玄商会蓬荜生辉了。我可以在这里做主,我们双方合作所得,天玄商会拿一,唐公子拿九。”

    张华雀听到这,没有说话。

    因为他深知东伯雪的背景,别说只拿一了,就算倒贴给唐生,只怕能够拉拢唐生,也是值得的。

    “少爷……”

    小溪一听,激动得小脸通红。

    她想都不敢想,有朝一日她家少爷能够如此备受推崇的得到这些大人物邀请。

    她不傻,可看得出眼前的东伯小姐和张华雀大师,可是非常非常的想要拉拢她家少爷的。

    她真的想唐生快点答应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唐生见差不多了,顺势答应下来。

    “哪里,哪里!是唐公子能够跟我们天玄商会合作,让我们天玄商会的药堂蓬荜生辉。来,我以茶代酒,敬唐公子一杯,具体细节,我们回到天玄商会再商定。”

    东伯雪笑道,她说着,举起茶杯。

    唐生也举起手中的茶杯,轻抿一口。

    茶还是那杯辛木灵茶。

    入口之后,滑入胃里,一股滚烫的辛木灵气开始肆虐唐生的肉身。

    唐生的肌肤也如同先前的小溪一样,慢慢的发红起来。

    东伯雪静静的看着,她以茶代酒,其实也是想看看唐生自个儿,到底是要怎么喝下这杯辛木灵茶的。

    毕竟,总不能自个儿喝的时候,自个儿给自己扎针吧。

    那样一来,非但礼数欠缺,那也不是在喝茶,而是在治病了。

    旁边的张华雀,也是在观察着唐生在喝下这口辛木灵茶后,如何的化解辛木灵茶狂暴的辛木灵气。

    毕竟,唐生的修为才是淬体六重,天生经脉还堵塞,根本不像他们那样可以用先天真气来炼化里面的辛木灵气的。

    没想到。

    辛木灵茶喝下肚子,唐生神色恢复如常。

    似乎他喝下的这辛木灵茶,只是一杯普通的茶水似的。

    这让东伯雪和张华雀看得,暗自称奇,越发的看不透眼前这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来。

    ……

    其实,这辛木灵茶喝下肚子,唐生能够如此淡定。

    全都是他十二经脉的古怪缘故。

    意念动。

    他想要借助狂暴的辛木灵茶灵气,查探一下十二经脉堵塞的原因。

    可是,当辛木灵茶的灵气涌入到十二经脉时,这十二经脉,每一道,都如同一个无底洞。

    所有的辛木灵气,如同泥牛入海,全都了无生息。

    一点儿反应都没有。

    “我体内的十二经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要知道刚刚那口辛木灵茶的灵气量,直接相当于一位天境修士的真气奔腾量了。

    一口辛木灵茶抿下口,唐生又抿了一口。

    加大体内的辛木灵气的冲击,可无论他调集多少的灵气,到了十二经脉这里,总被诡异的吞噬干净。

    旁边的东伯雪和张华雀,却看傻了眼。

    转瞬之间,就将一杯辛木灵茶当普通茶水一样给喝干净,就连天境巅峰的东伯雪都做不到啊。

    可笑,他们先前还怀疑唐生无法喝下这一杯辛木灵茶呢。

    ……

    这一路上。

    唐生和东伯雪相谈甚欢。

    他谈吐得体,见识独到,更让东伯雪刮目相看。

    这期间,在唐生的帮助下,小溪也渐渐的喝完这杯辛木灵茶。

    她体内的穴道,已经积累了大量的辛木灵气,只需稍稍炼化,就可以转化成为内息真气。

    唐生让小溪握紧着那颗下品灵石,让下品灵石的灵气进入体内,再在他的穴道推拿辅助之下,慢慢的和小溪体内辛木灵气的残余融合。

    东伯雪明显感觉到小溪的气息,一路上不停的强大起来。

    这一杯辛木灵茶,简直就像是给小溪吃下来一颗灵丹妙药一样,使得她的修为瞬间大进。

    ……

    在唐家城最繁华的地段,几栋玄岗石砌成的高楼,围城一片半圆形的广场。

    远远看去,恢弘大气。

    这便是天玄商会设立在这里的一星分会。

    东伯雪地位很高。

    马车驶进去时,商会长石庚庆带着几个高层,恭候在那里。

    唐生跟着东伯雪下车,神情淡然,不卑不亢,小溪则站在唐生的身边,非常的紧张和拘束,偷瞄着这些唐家城里最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小姐,在一个时辰前,有位叫做南音的女子,自称是你师姐,在这里等你不到,便让我留下一句话给你。”

    石庚庆行完礼后,赶紧诉说着这件事情。

    “南音师姐?她让你留什么话给我?”

    东伯雪问道。

    旁边的唐生,能够感受得到东伯雪此刻的情绪,有一些紧张。

    “她说,计划有变,执行丙号方案!”

    石庚庆说道。

    “什么?”

    东伯雪听到这话,脸色大变起来。

    似乎这“丙号方案”乃是一件最不想发生的坏事情一样。

    “小姐,怎么了?”

    在场的石庚庆、张华雀等人,全都紧张起来。

    他们从东伯雪的神色大变里,感受到一丝恐慌又凝重的气息。

    “我有要紧的事,要离开唐家城一趟!张叔,唐公子就由你来帮我招待好!唐公子,实在抱歉,我确实有事要离开唐家城一趟,招待不周,还请你海涵。”

    东伯雪说得很急,最后又转身看向唐生,抱以一个歉意的眼神。

    “东伯姑娘客气了。”

    唐生刚说完,就见到东伯雪的玉手一挥,几道剑气凌空斩出,切断了那辆马车的缰绳。

    这是天境强者的真气外放!

    她飞身一跃,已经飘落在一头蛟马上,然后驾马疾驰而去。

    唐生静静的看着。

    他知道,东伯雪是真的遇到大事情了。

    对东伯雪这个外冷内热的少女,很有好感。

    不够,他如今刚刚觉醒记忆,就算东伯雪真遇到了大麻烦,他只怕也爱莫能助了。

    东伯雪一走,场上的气氛明显轻松下来。

    “在下石庚庆,不知道唐公子尊姓大名?”

    这时候,石庚庆才认认真真的打量着一身麻布衣的唐生。

    心中对这个明显连人境都不是的少年,充满了好奇。

    他很好奇,东伯雪那样高贵冷傲的人物,为什么偏偏对这么一个少年另眼相看?

    “在下唐生,一介卑微之士。”

    唐生不卑不亢的回答。

    明显感觉到东伯雪走后,这身为会长的石庚庆和副会长的张华雀之间,气氛有些不对劲。

    有些恩怨,他不想参与进去。

    不过,东伯雪让张华雀招待他,而不是让身为会长的石庚庆招待他,这其中,唐生能够品味出什么。

    所以,他识趣的和石庚庆保持些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