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世家商会
    正如同唐生所感觉的那样,这会长石庚庆和副会长张华雀之间,确实有些不对头。

    见到石庚庆想盘问唐生的情报,张华雀上前半步,巧妙的挡在石庚庆和唐生中间。

    说道:“石会长,唐公子乃是小姐请来的小神医,在路上她已经吩咐了老夫如何招待好小神医了。所以,招待唐公子的事情,就由老夫来办理就行了。”

    “既然唐公子乃是贵客,张老您可不要怠慢了贵客了。”

    石庚庆这话说得客气,可语气不免有些阴阳怪气。

    “那当然!唐公子,我们走吧。”

    张华雀说完,转身微笑的对唐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却将面带笑容的石庚庆晾在了一边。

    看着张华雀和唐生的背影,石庚庆脸上的笑容僵硬得很难看。

    路上。

    也有好几位天玄商会的高层赶来迎接张华雀,同时张华雀也向唐生介绍了这些高层。

    “唐公子,天玄商会是东伯世家和西伯世家共同的产业。你是小姐的贵客,自然也是东伯世家的贵客。”

    张华雀说得很委婉。

    天玄商会虽然是东伯世家和西伯世家的共同产业,但那是最高层的合作决策。

    而蛋糕做大后,两边家族怎么分蛋糕,这些还是有着利益相争的。

    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就有恩怨、就有江湖。

    再说了,石庚庆和张华雀都不姓东伯和西伯,他们这些外行人仰仗着东伯家族和西伯家族吃饭,更是要在旁枝末节上,各为其主了。

    “我明白。”

    唐生点点头。

    ……

    张华雀给唐生安排了一间专属的房间,内外两层。

    外层是诊室招待厅,按照药堂的布局,摆满了药架,药架上都是些常用到的药材。

    内层则是作为生活区。

    唐生和小溪平时可以住在这里,布置得很豪华。

    张华雀将规矩细细的跟唐生说了一遍,并给唐生安排了几个药童以供驱使。

    以此同时,张华雀将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储物戒指,递给唐生。

    他说道:“按照规矩,商会聘请的上阁药师,都有一份聘礼。不过,唐公子乃是小姐聘请的,所以,这份聘礼也是小姐给的。”

    张华雀很会做人。

    东伯雪这样高贵身份的人,怎么会懂得下面的什么商会规矩?

    这份聘礼明明是他超出一般的规格来给的,可是这个人情,要全都要说在东伯雪的头上。

    这叫做本分。

    “多谢东伯姑娘的厚意,在下定然会在这里全力施展医道所学,不给东伯姑娘、不给天玄商会丢颜面。”

    唐生客气的回礼。

    接过储物戒指后,并没有立刻的炼化。

    “不知唐公子还有什么吩咐?”

    张华雀笑问道。

    “张老,我既然受了聘礼,以后就是你药堂下的一员。我明天即可开阁给病人就诊。”

    唐生说道。

    “哈哈哈哈!唐公子你这样急着开药阁,那我还求之不得。”

    张华雀再跟唐生闲聊几句,然后就告辞了。

    ……

    在天玄商会的强大情报系统的运转下,一个多时辰后,各有一份关于唐生的信息,先后摆放在了张华雀和石庚庆的案台上。

    张华雀浏览了这份信息,并没有太多的惊讶,因为信息里的记载,跟唐生在马车里所描素的差不多。

    反倒是石庚庆,更加的疑惑起来。

    “这唐生,仅是唐家城的普通唐姓子弟,天生经脉堵塞,他父亲唐硝石三年前进入尸魔山脉失踪。这人就是一个普通得有些废物的人,怎么能够得到东伯雪小姐以贵客身份相待?如今还在张华雀那老儿的药阁里,坐上了上阁药师的位置!从情报上来看,这唐生根本就不懂得医术啊。这是情报收集有误,还是这其中,还有我不懂得的隐情?”

    石庚庆蹙眉沉思。

    一边让人再去收集关于唐生的更进一步的情报,一边想着或许他可以利用药阁里的矛盾,试探一下唐生的深浅。

    毕竟,这唐生乃是东伯雪领来的,那就是东伯家派系的人了,这根他西伯家派系,乃是有利益之争的。

    ……

    天玄商会的药阁。

    分为下阁和上阁。

    下阁药师,分为甲、乙、丙三等。

    不同的等级,在天玄商会里,所享受的待遇自然也不同。

    在唐家城的天玄商会。

    虽然上阁药师有六个席位,但是,这十几年来,能够坐上这上阁药师位置的,只有一人。

    那就是副会长兼首席五品药师张华雀。

    其他人都没有这个资格坐上这上阁药师的席位。

    现在,多出了个唐生。

    这个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隙里蹦出来的,十七八岁的乳臭未干的小子,居然还坐上了这十几年来都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坐上去的上阁药师的席位了。

    消息传开后。

    在下阁的甲、乙、丙三等药师房里,炸开了锅。

    特别是甲等药师。

    其中有几位老资格的,三番两次想要申请成为上阁药师,都被以各种理由驳了回来。

    此刻,他们的心里哪里服气?

    哼!

    若是不露出几分真本事来让他们服气,看他们怎么整死你!

    在药阁这种地方,想要整人的方式,多得是了。

    ……

    唐生还不知道,在天玄商会里,这上阁药师,除了张华雀外,他就是这十几年来的第二位。

    也不知道,他坐上了这上阁药师的位置,瞬间将下面的药师都给得罪了。

    先认主了张华雀给的储物戒指。

    里面有十万两金票,一块上阁药师的令牌,几套得体的衣服。

    他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随后,他翻看了书架上的药库目录,查看一下天玄商会的药材情况。

    要修炼镇龙传承,需要不少灵药来辅助。

    翻看完药库目录后,唐生顿时大失所望。

    寻常的灵药,对于一般的宗门来说,并不是什么稀罕之物。

    可是对于世俗实力来说,那株株都是宝贝了。

    唐生储物戒指里的十万两金票,只能够购买最便宜的几株灵药。

    “怎么办呢?”

    唐生犯难起来。

    ……

    这一天,唐生过得还算踏实。

    总算是安定下来了,也依靠上天玄商会这个势力。

    至少唐木苟、唐宏这些宵小之徒再敢来招惹他,他绝对能够轻易的将他们给收拾掉了。

    唯一失望的,就是修炼镇龙传承的辅助灵药,在天玄商会里肯定是无法收集的。

    不过,唐生也没有沮丧。

    事情总该一步步来的。

    至少他如今有了个安身立命的地方了。

    先修整一段时间,再徐徐图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