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揭穿狠辣
    唐生算是张华雀派系的人了!

    药堂乃是张华雀掌管的地方。

    发生这种事情,本该是张华雀来主持调解的。

    只是张华雀正好早晨出门,直到现在都没有回来。

    其实,唐生的心里更有一种担心。

    这猿荣和石庚庆,是不是一伙的?

    这林如火身上的毒,是不是跟石庚庆也有关联?

    不管如何,唐生发现,他无形之中,已经置身于险局里了。

    张华雀不在,这个时候,他更不能让林如火这位天境后期的强者走。

    “林如火团长,你还不能走!”

    唐生开口,叫住了转身欲要离开的林如火。

    顿时,所有的目光,再度落在唐生的身上。

    人家石庚庆会长都让林如火团长走了!

    你唐生却不让人家走?

    这是打石庚庆会长的脸啊!

    你唐生想要干什么?是想要天玄商会药堂内部矛盾外部化么?

    所以,听到唐生这话,林如火也傻眼了。

    “唐生,你和猿荣大师的矛盾,无论怎么样,都是天玄商会药阁的内部矛盾!不需要将它扩大化出去,让外人来看热闹和耻笑吧!”

    石庚庆的脸,果然黑了起来。

    他的眸子,也阴沉了。

    “家丑是不好外扬!但是,医德还是要声张,正义还是要弘扬,一些害群之马,也应该扫除出我们天玄商会药阁的医师队伍的!而我唐生,也不是那种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给我扣下帽子的!”

    唐生还是那副淡然的姿态。

    可话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突然锋利起来。

    锋利如剑!

    至刺向对面含怒不发的石庚庆的阴沉目光。

    然后,又看向那边一脸凶态的猿荣大师的三角眼。

    不知怎么的,这一刻,石庚庆跟唐生对视时,突然感受到眼前这位只有淬体六重的少年,形象突然高大得让他无法撼动起来。

    而猿荣大师呢?他被唐生这如剑的目光一刺,内心突然生出一种恐慌!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天玄商会里的药师,都是德高望重,在唐家城里深受敬重。唐生,今日你若是不将话给说清楚,哪怕你是张华雀带进来的,那么今日我也要按照天玄商会的规矩,将你处置!”

    石庚庆怒声训喝。

    “我所说的害群之马,就是猿荣大师!他表面上是给这位林如火团长看病,实则是悄悄的给这位林如火团长下毒。”

    唐生此话一出,坐下皆惊,在场的药师都露出震撼的神色。

    一些围观的病人,脸上则露出恐慌之状。

    这话若是真的,那么对于天玄商会的药阁名声的打击,可想而知。

    这里的药师给病人下毒,以后谁还敢来这里看病?

    猿荣大师傻住了!

    被……被这个小子发现了?

    完了,他完蛋了!

    他的三角眼里,凶光一闪而过。

    蕴含着杀意。

    “小畜生,老夫岂能容你如此的污蔑?给我去死!”

    猿荣大师说着,直接朝唐生出手。

    他本是地境修为,出手就是地级武技碎骨分筋手,奔着要唐生的命去的。

    话都没有说明白,就想要杀唐生灭口。

    按道理来说,作为会长的石庚庆,这个时候会站出来阻止猿荣大师出手,来让唐生拿出证据来的。

    可是,石庚庆却在这时候,假装发愣,反应不过来。

    唐生目光一凛。

    他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局面。

    这石庚庆,果然想要他死。

    这是杀他灭口!

    唐生毕竟只有淬体六重,没法逃得过猿荣大师破空而来的碎骨分筋手。

    现在,就看林如火团长,出不出手了!

    如果林如火团长不出手,那么今日唐生只怕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候,一道火红的身影,从唐生的身后闪出,拦在了唐生面前。

    正是林如火团长出手了!

    唐生长舒一口气,他赌对了。

    “住手!猿荣大师,此事关系到我的个人安危,还请你先冷静一会儿,让唐生大师将话说清楚。”

    林如火伸出手来,对上猿荣大师的碎骨分筋手,天境后期的气场辐荡开来,霸气的笼罩全场。

    猿荣大师被一掌击退。

    脸色大变。

    神情又急又怒里,带着几分慌张。

    “猿荣大师,不得鲁莽!唐生既然说你给病人下毒,那你就让他将话说清楚!他若是真污蔑你,到时候本会长定然还你一个公道的!”

    石庚庆会长,这时候才假装回过神来。

    没有得杀死,他的眸子不经意间,闪过一丝的失望。

    唐生正好将石庚庆眸子里的一抹失望,看在眼里,他的眸子也一寒!

    “好!小畜生,那你就拿出证据来!你若是拿不出证据,那么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猿荣大师怒声说道,口气虽然凶硬,但是他心里没有底。

    “既然你要证据,那么我就给你证据。”

    唐生淡淡的说道,一副成竹在胸,早已窥破真相的姿态。

    先对着林如火问道:“林如火团长,你来给猿荣大师看病,只是练功岔气么?”

    “是的。”

    林如火点点头。

    她对于唐生的好感直线上升。

    知道唐生身为天玄商会的药师,却冒着毁掉天玄商会药阁的名声来给她诊断,这是顶着多大的压力啊。

    当然也知道,若是她身上真的被猿荣大师下毒了,那么只怕唐生以后也别想在天玄商会里混了。

    “你在给猿荣大师治病的期间,可给其他人看过?若是去过什么可能导致你中毒的危险地方,或者做过什么可能导致你中毒的危险事情么?”

    唐生再问道。

    “没有。我这些天除了来给猿荣大师看病,就是按照他的吩咐,在家里精心修养。”

    林如火说道。

    “口说无凭!谁知道你还去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情?毕竟你乃是红霜兵团的团长,经常出入尸魔山脉执行任务的。”

    猿荣大师插嘴进来,大声辩解说道。

    他这样,越发的显示他的心虚。

    “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我林如火做过的事情,自然会认!”

    林如火大声的说道。

    眸子里也带着几分的火气。

    没想到,这表面上看起来德高望重的猿荣大师,这个时候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她也并不傻,这家伙若不是心里有鬼,怎么会这样?

    “在场出来两位甲级药师,为了验明猿荣大师是否给林如火团长下毒,我说了还不算,还请你们来诊断确认一下。石庚庆会长,这该没有什么问题吧。”

    唐生说到这,目光看向石庚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