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杀人灭口
    石庚庆见唐生看着他,心里杀机闪烁,表面却一片平静。

    可是,在这样的场面里。

    又不能拒绝唐生的要求。

    “没有什么问题。”

    他随手点了两位甲级药师出来。

    药堂毕竟是张华雀的地盘,这里的甲级药师也只有猿荣是他的心腹,其他的都不是。

    “唐生,你要我们怎么做?”

    这两位药师冷冷的说道,对于唐生的态度非常的不友好。

    毕竟唐生这样的行为,乃是在拆药堂的台!

    “林如火团长,你先将手中的丹方交给这两位大师看看。这是猿荣大师刚刚为你开的丹方吧?”

    唐生问道。

    “是的。”

    林如火点点头,同时将手中的丹方交给这两位甲级药师观看。

    “这张丹方开得中正平和,乃是调理岔气的药方,开得并无问题!”

    这两位甲级药师立刻就做出了判断。

    “林如火团长,劳烦你再给两位药师来诊断一下脉象。”

    唐生说道。

    “好。”

    林如火伸出右手来。

    两位药师轮流上前来给林如火号脉。

    “脉象有些波动,那是吃了丹方药材的迹象。哪里来的中毒?”

    这两位药师同时得出这个结论。

    “唐生,你还有什么话说?”

    石庚庆这时候插话进来,适时候的打断诊断节奏,一双冷眸带着几分杀意,直视向唐生。

    唐生直接将石庚庆给忽略掉,对着林如火说道:“林如火团长,在两位药师诊断你脉象的时候,劳烦你运转一下你体内的真气。”

    “嗯。”

    林如火点点头。

    运转体内的真气。

    两位药师继续号脉。

    先号脉的这一位,似乎发现了什么,他脸色微变,拿过猿荣大师开的那张药方,又认真的看了一遍。

    另一位药师再上前号脉,果然脸色也变了。

    看到两位甲级药师脸色的古怪,不再向唐生针锋相对,反而目光带着愤怒、不耻、厌恶的看着那边的猿荣大师。

    顿时,所有人都明白了。

    “两位,诊断结果如何?”

    唐生淡淡的问道。

    两人犹豫了一下,众目睽睽之下,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吧,他们说道:“猿荣大师开的丹方里,有几味药本来没有毒性的,可是这药性正好和林如火团长体内的真气属性相冲,长期服用确实会引发慢性中毒症状。”

    此话一出,围观之人,全都一片哗然。

    “猿荣大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

    唐生淡淡的问道。

    “我……我学艺不精,这是……这是误诊。”

    猿荣大师还想要为自己的罪名开脱。

    他看向石庚庆,想要石庚庆维护他,却看到了石庚庆给他使了一个逃跑的眼神。

    猿荣大师心领神会,运转身法,撒腿就跑。

    就在这个时候,只觉得身后一道人影快速的跟进。

    掌风破空而起。

    回头一看,追击他的人,正是石庚庆。

    一股死亡的危险,在他的心底里生起。

    “你……”

    顿时,猿荣大师明白了,这石庚庆想要杀他灭口!

    “猿荣,天玄商会的名声都给你败完了,你还有脸逃?以死谢罪吧!给我死!”

    石庚庆说着,一掌拍碎了猿荣大师的脑袋。

    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

    唐生也没有料到这石庚庆会下如此的狠手,直接当场杀死了猿荣大师。

    “他这是在杀人灭口。”

    唐生心里凛然。

    在场这么多高手,猿荣大师这位一位地境级别的药师,能够逃到哪里去?你石庚庆分明可以轻易的将猿荣大师给擒拿下的。

    可石庚庆却没有。

    分明是心里有鬼。

    “诸位,天玄商会药阁出了猿荣这么一个败类,实在是让我们天玄商会蒙羞!天玄商会对于这种败类,也绝不姑息,发现一个斩杀一个!还请诸位相信我们天玄商会的信誉,相信我们药阁药师们的品性,向猿荣这样的败类,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了!”

    杀人灭口后,这石庚庆一副痛心疾首、义愤填膺的姿态,一边声讨着猿荣的恶行,将什么罪过都推到猿荣的身上,一边大义凛然的以天玄商会的名义来承诺,来保证,安抚围观客人的情绪。

    然后,让人将围观的观众引导开。

    “林如火团长,这件事情天玄商会药堂,会给你一个交代的。你体内的中毒,我们天玄商会回请最好的药师来帮你治疗的。”

    石庚庆会长满脸的笑容。

    一副想要大事化小的姿态。

    当然了,他也不怕林如火闹,小小的红霜兵团还敢跟天玄商会闹么?

    那是以卵击石!

    “请高明的药师来治疗就不必了,就让唐生大师来给我治疗就行了。”

    林如火说道。

    “这个……唐生的年纪还小,只怕担负不了此重任……”

    石庚庆说道。

    至始至终看都不看一眼唐生。

    “怎么,石庚庆会长很了解我的医术么?你怎么知道我治不好林如火团长的病?”

    唐生淡淡的说道。

    他敢肯定石庚庆和林如火中毒事件有关。

    戳破这个阴谋时,自然就将石庚庆给得罪光了。

    既然如此,那么唐生也不必要再对着石庚庆客客气气了。

    “唐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石庚庆眸子不善的看着唐生,这小子居然敢当众挑衅他的威严。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么我也不怕说丑话了。林如火团长和猿荣大师应该是平日里无愁无恨吧。可为什么猿荣大师要对林如火团长下毒呢?这个原因都还没有查清楚,石庚庆会长,你就当场将猿荣大师给击杀!难道以石庚庆会长的实力,当场擒下猿荣大师下来,真的很难么?”

    唐生淡淡的说道。

    此话一出,围观的人也皆是一楞。

    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被唐生这话一点醒,大家看石庚庆的目光,都古怪起来。

    尤其是林如火,似乎想到什么,脸色微变。

    “唐生,你好大胆,敢污蔑我勾结猿荣这样的败类,谋害林如火团长么?”

    石庚庆怒红的双眼里,全都是杀意。

    看他这架势,就是想要动手了!

    “怎么,想要对我动手么?我劝你还是掂量掂量自己吧!我来天玄商会做这上阁药师,乃是东伯雪姑娘邀请的。我怎么也算是东伯雪姑娘的客人。你敢杀我,试试看?”

    唐生淡淡的将东伯雪这个后台搬出来。

    也不信石庚庆敢当场杀他。

    “林如火团长,我既然拿了你的黑玉,那么就算是接受了你的诊金。你的病情,对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我们换个地方来治疗吧,省得在这里,又出什么意外。”

    唐生懒得去理会石庚庆了。

    很快他就可以修炼《九阳阴元淬体术》,到时候,他也不怕这石庚庆来杀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