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章 九阳阴元
    林如火也不傻,当然看出这石庚庆也有问题,只是苦于没有证据,不好发作而已。

    也懒得理会石庚庆了。

    “也好!那就去我的红霜兵团吧。”

    林如火提议说道。

    石庚庆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唐生和林如火无视了。

    这是直接不将他放在眼里。

    这让他的脸往哪搁?

    他捏紧着拳头,眸子里全都是杀意。

    “唐生,你给我站住!”

    石庚庆大声的喝道。

    “石庚庆,你有什么吩咐?”

    唐生转过身来,还是那副平淡的姿态。

    “你怎么也是天玄商会药阁的药师,我则是天玄商会的会长。你敢跟我作对?”

    石庚庆眸子里的杀机已经不再掩盖了。

    毕竟,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者就要臣服于强者之下。

    唐生只是一个淬体六重的小子,哪怕他的医术再高,也改变不了唐生是一个弱者的事实。

    “首先,我并没有跟你作对,我揪出了猿荣这个害群之马,算是立了功,维护了天玄商会药阁的声誉,你非但不奖赏我,反而还对我有敌意,心怀杀意。”

    “其次,你本可以擒下猿荣逼问他为什么要给林如火下药的原因,可你却选择将其当场击杀,行为可疑,我不不再信任你。”

    “再者,林如火团长的中毒,本来就是因为我们天玄商会药堂所导致的,我上门给林如火团长治疗,你为什么要百般阻拦?”

    “最后,我是东伯雪姑娘邀请来天玄商会的上阁药师,可不是你石庚庆的个人奴仆,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对我指手画脚呼来喝去的。”

    “你若是不爽,大可以将我开除出天玄商会的药阁。不过,我若是没有记错,你也没有这个权利吧。药阁乃是张华雀大师掌管的。所以,张华雀大师没有回来前,你还是先想好为什么要击杀猿荣这个害群之马的理由吧!”

    唐生平静的回答。

    声音不大,条理清晰,有理有据,让石庚庆又气又怒,又无法反驳。

    这一下子,立刻就将石庚庆推到了跟猿荣乃是同谋的风头浪尖。

    说完,他转身就离开。

    “这……”

    这一次,石庚庆没有拦,不过,看向唐生离开的背影,全都是杀意和恨意。

    那捏紧的拳头,指甲都陷入到肉里。

    ……

    猿荣给林如火下毒的事情,在唐家城里传了出去,贵圈里一片哗然。

    石庚庆咽不下这口气。

    所以,他要请杀手杀死唐生!

    方圆十城,最出名的杀手组织,叫做“血影”。

    传闻,只要你出得起价格,他们连灵丹境级别的强者,都可以去刺杀。

    “小子,不管你什么身份,你都要给我死!”

    石庚庆决定请杀手来解决掉唐生,以出他心里的这口恶气!

    ……

    唐生跟着林如火回到红霜兵团。

    林如火的病,并不难治。

    不用唐生出手,小溪金针渡穴,几针下去就可以治好。

    “林如火团长,你看看,体内的毒素还在不在?”

    唐生询问。

    “已经完全好了。”

    林如火运转真气,发现畅通无阻,练功岔气的毛病也没有了。

    对于唐生,她更是感激了。

    “唐生,那石庚庆显然对你怀恨在心,恨不得将你杀之而后快。我看,那天玄商会,你就别回去了,呆在我这里,我敢保证,那石庚庆不敢来动你一根汗毛!”

    林如火说道。

    “也好,那我和小溪,就在这里叨扰几天了。”

    在这种时候,唐生也不拒绝。

    因为张华雀早晨外出,直到晚上都没有回来。

    所以,没有张华雀护着,唐生那里敢再回天玄商会的药阁?

    在红霜兵团这里,高手如云。

    只怕石庚庆想要派人来杀他,也要掂量几分吧。

    ……

    闲聊几句,天已经黑。

    林如火为唐生和小溪安排了一间小别院。

    四下无人。

    唐生吩咐小溪到旁边的房间里休息,他要开始尝试修炼了。

    “适时候修炼《九阳阴元淬体术》了!”

    房间里,唐生盘膝而坐。

    那块得自林如火处的纯阴阳煞玉,出现在他的手中。

    里面的纯阴阳煞之气,很是精纯。

    《九阳阴元淬体术》,乃是一门横练的外功,修炼至大成的时候,单靠肉身的力量就足以跟天境巅峰的强者匹敌。

    镇龙传承,也是横练功法,不过,它可以由外而内,打破生命的桎梏,让生命进化和超脱。

    《九阳阴元淬体术》当然比不上镇龙传承的万分之一了,可它如今却可以解唐生的燃眉之急。

    毕竟,他的实力在世俗里还是太弱了!

    “我十二经脉天生堵塞,无法修炼内息功法,但是这种外门的横练功法却可以修炼!”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这也是他经脉堵塞,仍然对镇龙传承抱有希望的原因。

    ……

    一缕月光,从窗口照射而下。

    盘膝在床上的唐生,双手握着那块纯阴阳煞玉,丝丝缕缕的纯阴阳煞,从煞玉里流出,慢慢的顺着唐生的手掌心,流入到唐生的经脉里。

    唐生运转《九阳阴元淬体术》法诀,将体内的纯阴阳煞之气,搬运到身体的三十六处大穴里。

    阴煞,属寒性。

    慢慢的,唐生的头发、眉毛、肌肤表层,都泛起了淡淡的冰渣。

    可是他的肌肤,却诡异的泛起了淡红之色。

    一丝丝的人体杂质,从他的体内淬炼出来。

    他在脱胎换骨!

    ……

    已经是后半夜了。

    夜很黑。

    一道如同鬼魅的影子,翻过红霜兵团的院墙,快速的潜入进去,朝着唐生所在的客房而去。

    “目标唐生,年龄十七,淬体六重,天玄商会上阁药师,黄级四星任务:割喉。”

    这个影子已经来到了唐生的窗外。

    他屏息静气的站在阴影处几秒钟,倾听一下房间里的动静。

    房间里,传来了有节奏的呼吸声,目标像是熟睡了。

    他的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这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他熟练的撬开唐生的窗户,几乎没有弄出一点儿声响。

    然后如灵猫般跃入,在地一个翻滚,直接朝着唐生的床边而去。

    被子翻看,手中的短刀即将割喉。

    可被子下面,只有一个盖住的枕头,没有唐生。

    “人呢?”

    黑衣人囔囔自语。

    “在这里。”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从床角的黑暗里,淡淡响起。

    “你是……唐生?”

    黑衣人大骇。

    若不是这唐生出声,他根本没有发现唐生就站在那里。

    “我正是。”

    唐生淡淡的回答。

    “有人让我来取你的命。”

    “命”字还没有落下时,几道带毒的寒芒从黑衣人的袖子里飞射而出。

    与此同时,黑衣人的地境的气势爆发而出,人刀合一的紧跟在这毒针的后面,直奔唐生的喉咙而去。

    不愧是杀手。

    哪怕是对方躲过了毒针,也躲不过他紧随而来的致命一刀。

    然而,唐生并没有躲。

    他的手掌摊开,运转《九阳阴元淬体术》,那储藏在全身三十六个大穴里的九阳阴元之气,搬运在他的手掌里。

    黑夜里。

    唐生的手中泛起了微红。

    微红的表层,似乎凝聚起一层薄薄的冰雾。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随着唐生手掌这一甩的轨迹划过,那射向唐生面门的毒针,悉数落在了唐生的手里。

    黑衣人又惊又骇。

    能够轻而易举的就将他的毒针给接下来,这哪里是淬体六重的小子能够做得到的?只怕是地境巅峰,都未必做得到像这个少年那样轻松写意啊。

    “混蛋!任务目标实力严重评估错误!这哪里是黄级四星的简单任务?这简直是玄级七八星的任务了!”

    只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地境,真气附体!

    只见他手中的短刃在直奔唐生喉咙的时候,突然泛起了寸长的刀气。

    “给我死!”

    黑衣人低沉的吼道。

    他知道,生死在此一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