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倒打一耙
    张华雀虽然不解其中意,但却听出了火药味,他对着石庚庆冷声说道:“石庚庆,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唐生老弟乃是东伯雪小姐的贵客,暂时栖居在这里而已。你是什么东西?昨天,你敢当众对东伯雪小姐的贵客无礼?”

    “张老。东伯雪小姐的贵客固然重要,但是我们天玄商会药阁的声誉更重要!唐生既然是药阁的药师,他首先要维护的乃是药阁的声誉和天玄商会的名誉!他既然发现了猿荣给林如火下了毒,这件事情,本应该向你我禀报,然后我们私下处理。而不是将这家丑弄得满城皆知。现在倒好了,药阁的声誉毁了,看以后还敢来我们天玄商会的药阁看病?”

    石庚庆倒打一耙!

    “猿荣乃是你的人!他对林如火团长下毒,你非但不把他擒拿下来,反而当场杀人灭口!这种事情,你石庚庆做得倒是很干净利落啊!”

    张华雀也并非傻,大声的指出来。

    “药可以乱吃,但是话可不能乱说!猿荣大师乃是药阁的甲等药师,乃是在你张华雀的领导下的。现在药阁出了这等败类,你张华雀难辞其咎!”

    石庚庆一脸的冷笑。

    再度倒打一耙,将猿荣的错归责在张华雀的身上。

    “怎么,你还想将所有的错,都推到我的身上么?”

    张华雀气得浑身发抖。

    “不是推到你的身上,而就是你的责任!我昨天已经将猿荣的事情,上报了二星分会的长老!二星分会的长老的命令,今天早晨已经传达了!革去你商会副会长、药阁首席药师的职务!药阁现在由二星分会派遣过来的李克大师担任!”

    石庚庆大声的说着,与此同时,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张盖上了天玄商会印章的命令书!

    张华雀看到这张命令书的时候,脸色突然大变起来。

    寒声说道:“这命令书,那是二星分会哪个长老下达的?按照规矩,一个分会的会长、副会长,应该由西伯世家和东伯世家两个派系的人分别派人来担任!这李克分明就是你们西伯世家的人!难不成,让你们西伯世家在这天玄商会分会里,一手遮天不成?”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响起。

    “什么一手遮天?张华雀老哥,说话可是要负责人的!你我都是为天玄商会做事情的,只许你尽心尽职,就不许我尽心尽职?至于上头的长老为什么要派我来接替你的职务,那是长老们的意思,怎么,你不服么?你敢不服?你张华雀算什么东西?”

    在石庚庆身后的屏风里,走出一位五十多岁的头发花白的老者。

    面相看上去有些阴狠。

    看向张华雀的目光,带着几分的敌意,显然是两人之间有过过节的。

    他说话也非常的不客气,不仅冷嘲热讽,说到后面还直接给张华雀扣上帽子来。

    “很好!这件事情,我会上报东伯世家高层的!”

    张华雀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他本来想要来问责石庚庆草率杀害猿荣一事的,没想到却被却被石庚庆先下手为强,不仅倒打一耙,还将他给革职查办了。

    “身正不怕影子斜。张华雀,你爱折腾,随便你去吧。”

    石庚庆淡淡的说道。

    只是神情说不出的得意。

    “老弟,实在是抱歉。本来今天是想带你来出口恶气的,没想到却让你看老哥我的笑话了。”

    张华雀对着身边的唐生,尴尬又失落的说道。

    “无妨。”

    唐生淡淡的说道。

    他将所有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看来这药阁,我们是待不下去了。我们走吧。”

    张华雀说道。

    “好。”

    唐生点点头。

    现在还不是对石庚庆动手的时候。

    等天黑吧。

    月黑风高,那才是杀人时候!

    唐生转身欲走。

    “站住!”

    这时候,李克的声音突然响起。

    “李克,你还有什么事情?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张华雀不耐烦的说道。

    “张华雀,你别自作多情了!谁对你说话了?你如今已经被革职了,你在这药阁里,什么也不是!我要站住的人不是你,而是这位唐生药师!”

    李克指着唐生,眸子里带着一抹戏谑的笑意。

    “你喊我站住?我的时间可是很宝贵的。”

    唐生淡淡的说道。

    “唐生,你怎么都是我们药阁的上阁药师,如今药阁归我管,你对我说话最好客气点。我喊你站住,那是因为药阁还有很多事情要你去做!毕竟,药阁可不是养废物和闲人的地方。你听明白了没有?”

    李克直接训斥起来。

    “原来如此。我和药阁,本来就有协议在先。既然你就这点出息,那么,这个上阁药师,我辞去不做了。”

    唐生说着,拿出了上阁药师的令牌,轻轻的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

    “李克,唐生乃是东伯雪小姐安排进上阁的贵客,你敢逼他走?你吃了豹子胆了么?”

    张华雀脸色一变,大声的喝了起来。

    “东伯雪小姐的身份是尊贵,但毕竟可不是天玄商会的掌事长老,她没有权利安排谁进商会里担任什么职务!我们药阁更是如此!药阁乃是替人治病的地方,若是让废物混进来,将人治死了,那么毁的可是我们药阁的名声,毁的可是商会的声誉!张华雀,你白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么?这点道理都不懂?”

    李克对张华雀又训斥起来。

    这让张华雀气得面红耳赤的,当场就差点气吐血了。

    “李克小儿,唐生老弟的医术,可经过东伯雪小姐认可的!林如火团长中毒一事,就是他发现的!你敢质疑他的医术?”

    张华雀争辩道。

    “质疑不质疑,那可要拿真本事来说话。东伯雪小姐认可了他的医术,可东伯雪小姐毕竟不是药师,外行就只能看看热闹而已,说不定就是被这小子的坑蒙拐骗给骗的!我可没有认可这他的医术。”

    李克淡淡的说道。

    他这是诋毁唐生的医术水平了。

    “老弟,你就露两手给这家伙看看!让他知道什么是瞎了狗眼!”

    张华雀说道。

    他咽不下这口气。

    “不需要。医术乃是用来治病救人的,而不是用来表演的。而且我也没有那种在阿猫阿狗面前秀医术的习惯。”

    唐生淡淡的说道。

    他说完,转身就走。

    “站住!唐生,你将话说清楚点。你刚刚说谁是阿猫阿狗?”

    李克一听,顿时勃然大怒。

    他本来就想找个理由来寻衅滋事的。

    现在唐生的这句话,正好让他找到了光明正大出手的借口了。

    “唐生!你交出了上阁药师的令牌,就不是药阁的药师了!李克大师乃是我们商会的副会长,药阁的首席药师,你敢说他是阿猫阿狗?今日你若是不将话给说清楚,哪怕你是东伯雪小姐的客人,那也别想站着走出药阁的大门!”

    石庚庆也当初发作,怒声喝道,天境气场,直接锁定了唐生。

    他早就想弄死唐生了,既然血影的杀手不行,那么他就只好亲自动手了。

    场面,顿时剑拔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