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丹斗赌约
    石庚庆和李克,摆明了就是来找事的。

    这分明就是一场鸿门宴,只要唐生走进来了,那么他们就不会轻易的让唐生离开的。

    他们对唐生百般侮辱和挑衅就可以,可唐生稍微反击几句,他们就死抓着话柄不放。

    这分明是无事生非,没事找事。

    “石庚庆,你这是什么意思?”

    张华雀拦在了唐生的面前,怒声问道。

    他没想到石庚庆不仅当场发飙了,还到了要动手的地步。

    “我刚刚不是说了么?这唐生侮辱了我们商会的副会长、药阁首席药师李克大师!我要他将话说清楚。”

    石庚庆大声的说道。

    他强词夺理,气势很足。

    “你哪只耳朵听到我说你们的副会长、药阁首席药师是阿猫阿狗了?”

    唐生淡淡的问道。

    修炼了《九阳阴元淬体术》后,他一点儿也不怕石庚庆当场动手。

    “张华雀让你展露几手医术给李克大师看,你说你不展露给阿猫阿狗看!你这不是骂李克大师是阿猫阿狗么?”

    石庚庆质问道。

    “我只是说没有在阿猫阿狗面前秀医术的习惯!你硬是要将李克大师代入我的阿猫阿狗里,那我也没有办法。你怎么没将你自己也带入进去,说你自己也是阿猫阿狗啊?”

    唐生淡淡的说道。

    这话骂人于无形。

    “你……”

    石庚庆突然发现,若是论嘴上的功夫,他在唐生这小子面前,还真是讨不到便宜。

    “唐生,这么说,你是看不起在下的医术了?”

    李克寒声说道。

    唐生只是淡淡的瞥了眼,没有说话。

    像李克这种五品药师,在他堂堂九品灵丹师面前,那三脚猫的医术难道不是阿猫阿狗么?

    只是,他这眼神在李克看来,那就是无比的轻蔑了。

    “唐生,你我都是药师,不如我们就按照药师的规矩,来一场丹斗较量,如何?”

    李克说道。

    “没兴趣。”

    唐生直接拒绝。

    “怎么,你怕了?你先前不是很嚣张么?你不是不将我的医术放在眼里么?你不是将我看做是阿猫阿狗么?”

    李克大声的说道,越说气势越盛,咄咄逼向唐生。

    “你让开。”

    唐生说道。

    “你若不跟我丹斗一场,也可以!那就是你承认你医术不如我了!你先前不是将我看做是阿猫阿狗么?那么你要离开也可以,学一条狗,从我胯下爬出去吧。”

    李克说着,已经张开了双腿,露出了胯下,一副唐生不从他胯下爬出去,那就别想离开的霸道姿态。

    “李克小儿,你莫要欺人太甚!我来跟你丹斗!”

    张华雀大怒。

    他哪里咽得下这口气?

    “你要代替这小子来跟我丹斗么?可以啊!既然是丹斗,那么我们就将输赢的规矩,立下来!”

    李克说道。

    “你想怎么立规矩?”

    张华雀问道。

    “谁若是输了,那么谁就从这里爬到南城门,然后在南城门里学三天的狗叫!”

    李克大声的说道。

    张华雀一听,脸色大变起来。

    这场丹斗,几乎是将一个人一生的名声都赌下去了!

    若是输了,只怕这辈子都会沦为笑柄,无法抬起头来做人了。

    “李克,你立下这么狠毒的赌约,你哪里来的自信?”

    张华雀寒声问道。

    按道理来说,这李克两年前跟他来过一场丹斗,败过给他,乃是他的手下败将。

    “怎么,你怕了?你若是不敢赌也可以!你就和唐生一起,从我的胯下爬过去吧。”

    李克继续嚣张的说道。

    “你……”

    张华雀心里没有底气了。

    这李克敢这么狠,定然是有备而来的,有底牌的。

    “不赌,不可以么?”

    唐生问道。

    “可以啊!从我胯下爬过去啊!”

    李克嘲笑起来。

    “既然如此,我跟你来这一场丹斗吧。”

    唐生答应下来。

    他本来不想斗的,只是这李克一而再的咄咄逼人。

    既然这家伙想要找死,那么唐生何不成全呢?

    “我丑话可说在前头!小子,你若是输了,连张华雀也要跟着一起履行赌约,爬到城门口学三天的狗叫的!”

    李克提前声明。

    在弄死唐生这个小子时,不忘了也弄死张华雀。

    “可以啊!不过,如果你输了,是不是连石庚庆也要跟着你,一起爬到城门口学三天的狗叫?”

    唐生反问道。

    眼睛瞥向那边正得意洋洋的石庚庆。

    “这……”

    旁边的石庚庆一听,脸色一变,顿时犹豫起来。

    让他看热闹可以啊。

    可是真的丹斗赌约涉及到他,他就紧张起来。

    不过,一旁的李克,很快就朝着石庚庆使了一个让其放心的眼神。

    石庚庆看到李克这个眼神,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李克已经不是五品药师了,在半个月前已经突破达到六品药师了,这医术远在张华雀之上了。

    是啊。

    他怕什么?这场丹斗李克赢定了。

    唐生这个小子才十七岁,就算是从娘胎里学医术,也不可能高明到哪里去吧。

    “当然!不过,我还要加上一条赌约!”

    石庚庆大声的说道。

    “你要加什么赌约?”

    唐生问道。

    “谁若是输了,谁不仅要爬到城门口学三声狗叫,还要在学狗叫的同时,骂自己的祖宗十八代,说自己是狗娘生狗娘养的!”

    石庚庆也是豁出去了,只想着要极致的羞辱唐生,以解心中的一口恶气。

    “随你便吧。”

    唐生无所谓的说道。

    反正他又不会输。

    就让这石庚庆和李克先嚣张一会儿吧,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时候,他们就知道痛了。

    “口说无凭!我们立下丹斗赌约!”

    李克说着,他从储物戒指里拿出笔墨纸砚。

    大笔挥毫,很快,一张赌约就写成了。

    赌约的开头,写上四人的名字,以玄木剑宗的名义来起誓。

    玄木剑宗,乃是超脱世俗凌驾于各大世家之上的玄道宗门。

    以它的名义来起誓,那就是一个极其严肃的誓言了,谁若是反悔了违背赌约誓言,那就是对玄木剑宗的大不敬,那就是拿玄木剑宗的名声来开玩笑了。

    哪怕是玄木剑宗不会追究下来,只怕天玄商会背后的西伯世家、东伯世家也会追究下来的。

    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玄木剑宗若是哪天心血来潮知道了此事,决定追究,它或许懒得去找李克、石庚庆这等世俗蝼蚁来捏死,但是拿你西伯世家、东伯世家来是问,总归可以吧。

    毕竟,那是你们两个世家的人。

    “好狠毒!”

    张华雀看到李克写上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时,他脸色极其凝重起来。

    这样一来,谁若是赌输了,想要反悔的机会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