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章 大张旗鼓
    李克瞥了张华雀一眼,笑道:“张华雀,你老是动不动就将东伯雪小姐搬出来吓唬我们!我还真怕你丹斗输了,想耍赖时,又搬出东伯雪小姐来。那你让我们怎么办?所以,我们大家都以玄木剑宗的名义来起誓,这样总该谁也耍不来赖了吧。”

    “哼!”

    张华雀只有冷哼一声。

    “你们看看,赌约还有什么赌注条款要补充的么?没有的话,我们就按手印吧。”

    李克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他就怕张华雀和唐生最后反悔,不来这个丹斗赌约了。

    张华雀拿过赌约,跟唐生一起看。

    这赌约的独斗条款,还当真将刚刚所说的内容,全都写上去了。

    谁若是输了,那就跪着爬到城门口,学狗叫三天三夜,还要骂自己的祖宗十八代,骂自己是狗娘生狗娘养的。

    这么恶毒的赌约,谁若是输了,还有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么?

    “老弟,你……你有把握么?若是没有把握,我们认怂一点就是了。我不信,这石庚庆和李克,还敢对我们动武?”

    张华雀压低声音,小声的对着唐生说道。

    表面淡定,可心里害怕得发毛。

    若是输了,他不敢想象这结果了。

    这一生也就毁了,那简直比死还难受。

    “无妨的,老哥,相信我的医术。”

    唐生淡淡的说道。

    他用手掌粘了一下朱砂,按了下去。

    看到唐生按得如此的干脆利落,张华雀心里发苦,万分不愿意,可也只好舍命陪君子,也按了下去了。

    “哈哈!”

    李克接过赌约,他也干脆利落的按下去,旁边的石庚庆犹豫了一下,也按了下去。

    “来人,将这赌约贴在南城门口最显眼的地方,对了,找几个在旁边敲锣打鼓的大力宣传,让过往的人都看看热闹!”

    李克呼唤来一个下人,对其进行了吩咐。

    很是得意。

    仿佛这场丹斗赌约,他已经赢了一样。

    “李克小儿,丹斗还没有开始,你就以为自己赢了么?”

    张华雀看不惯李克这幅小人得志的嘴脸。

    “哈哈!张华雀老儿,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了,早在半个月前,我的医术已经达到了六品药师的级别了!没想到吧!跟我斗?你还差得远了!”

    这时候,赌约已经张榜出去了,李克也不怕张华雀和唐生反悔,终于将这个秘密给说了出来。

    “什么?你……你已经是六品药师了?啊!李克,你故意逼我们签下这丹斗赌约,你……你还卑鄙无耻!”

    张华雀一听,脸色顿时煞白起来。

    浑身气得不停的发抖!

    “哦,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那就是我无意中得到了一张厉害的丹斗药方,别说是跟六品药师丹斗了,哪怕是跟七品药师丹斗,我都有把握赢他!所以,这次丹斗,你们输定了!做好了跪城门学狗叫骂你们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准备吧!”

    李克越说越得意。

    旁边的石庚庆,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你……你……”

    张华雀听到这,两眼一黑,几乎站立不稳。

    完蛋了!

    他张华雀的一世英名,只怕要毁在了这里了。

    “老哥,振作点。不是还没有开始丹斗么?请你相信我。”

    唐生赶紧扶住被吓过头的张华雀,安慰着。

    六品药师算什么?就算是六品灵丹师,他也不怕啊。

    “没用的!没用的!你不是他对手的!李克小儿,卑鄙无耻,我们都上他的当了!我们不应该中了他的激将法,跟他签订什么丹斗赌约的。”

    张华雀万分后悔,精神恍惚。

    他深知六品药师的厉害,本能的以为唐生不会是对手。

    唐生劝说几句都没有效果,他叹息一声,那只能够用结果来说话。

    “我们在哪里丹斗?”

    唐生淡淡的问道。

    “当然是在人最多的地方了!天玄商会的大门广场里!”

    李克说道。

    ……

    丹斗,又称毒斗。

    这是指两个药师用指定范围内的一定数量的药材,当场配制成毒药,先给自己服用下去,再用在场的药材,当场配制出解药来给自己解毒。

    然后,在将自己配置的毒药给对方服用下去,若是对方在规定的时间内无法解毒,那么算是对方输。

    双方约定,各自报出一百种药材。

    他们的丹斗所选择的药材,只能够在这两百株药材里选择。

    ……

    天玄商会的大门广场,已经搭建好了丹斗的擂台。

    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人。

    “咦?这是干什么?敲锣打鼓的,天玄商会要搞什么促销活动么?走,去看看!”

    “好像不太像搞促销!似乎是更像是在比武!你们看,那个气息威严如天的男子,他是天玄商会的会长石庚庆!那个一身丹袍气质奇贵的老者,他是大名鼎鼎的张华雀大师!他们都是我们唐家城最顶尖的人物,跺跺脚唐家城都要颤三颤!他们都到场了,这怎么可能是搞促销?”

    “不管了!去凑凑热闹,那就知道了。目睹一下这些大人物的风采,也是可以的!”

    广场上,很多过往的行人,都围了过来,很快就围得水泄不通了。

    石庚庆见围观的人来得差不多了。

    清了清嗓子,对着旁边的张华雀,虚伪的问了句:“张老,你来向大家介绍这场丹斗,还是我来介绍呀。”

    他得意洋洋的神态,说不出的挑衅之意。

    “石庚庆!做人莫要太得意过头了!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张华雀冷冷的说道。

    心里窝着一团憋屈的怒火。

    “看来,还是我说吧。”

    石庚庆见将张华雀气到了,他更加的开心。

    “诸位,安静一下!在下是天玄商会的石庚庆,想必在场有些人也认识在下!今天,在这搭这比武台,主要是有几件事情要向大家宣布,同时也是向大家通报一下。”

    石庚庆故意用内力,融入进声音里。

    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浑厚,也传得很远,几乎整个广场的人都听得清楚。

    “石庚庆会长,到底有什么事情要向大伙儿宣布啊!是不是天玄商会的宝剑和丹药,可以有折扣?”

    台下,有地位还算高的人,大声的问道。

    很显然,像石庚庆这样的人物,台下想要巴结他的人很多。

    不过,石庚庆没有理会这些人的说话和问题,继续说道:“想必,有些人已经知道了,昨天,我们天玄商会的药阁,因为首席药师张华雀的管理无方,以至于药阁出了猿荣药师这么一位败类。”

    这话说到这里,在场的人有些小骚动。

    显然,很多人还不知道猿荣大师给林如火下毒的事情。

    “这混蛋!”

    张华雀双眸喷火!

    猿荣明明是这石庚庆的人,甚至还有可能是石庚庆指使的呢!

    没想到这个卑鄙小人,硬是将屎盆子往他的头上扣!

    而且还当众说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