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同样丹方?!
    张华雀总算是长舒一口气,他的心算是暂时放下来了。

    擦了擦手心的冷汗,看到石庚庆这副失魂落魄的惊慌样子,他更是得意。

    他不忘嘲讽道:“怎么不能是这样子啊?石庚庆小儿,刚刚你说什么?好像是说那种连生母连祖宗都骂的人,当真是畜生不如吧。没错,没错,我也是跟你一样的看法。那种人,当真是畜生不如!畜生不如!”

    这番话是刚刚石庚庆嘲讽他的,现在,他还了回去。

    “你……”

    石庚庆回过头来。

    他本想怒斥几句,可不知怎么的,他的身体仿佛就被掏空了一样。

    这一下子,气死全无!

    “畜生就是畜生!”

    林如火也不忘嘲讽道。

    刚刚还敢说她的波大?

    她的波是大!但是,是你石庚庆这样的畜生,可以随便评头论足的么?

    ……

    唐生没有理会周围之人的神情。

    他将解药给配制出来,然后吞服进去,稍稍的清理一下体内的毒素。

    这一切对他来说,只是做做样子而已。

    “毒我解了。”

    唐生淡淡的说道。

    看到唐生解了毒,裁判们的脸色也很难看。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他们还是按照丹斗的流程,检查唐生的身体状况。

    “唐生已经将李克大师的毒给解了!这上半场丹斗,唐生获胜!”

    裁判无奈,只好大声的说道。

    丹斗还有下半场。

    那就是唐生配置毒丹,李克开始解毒。

    如果李克解不出唐生的毒丹,那么唐生才算赢了这场丹斗。

    如果李克解出唐生的毒丹,那么他们算是打平。

    他们可以握手言和,当然了,也可以再斗一场,再分出胜负!

    “唐生,你别得意!我的毒丹你可以解,你配置的毒丹,难道我不能解么?”

    李克大声的说道。

    没错,这唐生只是运气好,正好看了他的这张毒丹之方而已。

    他乃是六品药师,还怕唐生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么?

    “说你嘴臭,你还真是。裁判,我要配置毒丹了,还请你们将这个满嘴喷粪的家伙,带离我面前。”

    唐生不客气的说道。

    “小子,你还敢这么侮辱我?”

    李克大怒。

    唐生懒得再理会。

    “李克大师,请……请吧。”

    裁判们硬着头皮,将李克请回到他那边的半场,然后给他戴上眼罩。

    唐生开始配置毒丹了。

    台下的观众们,都很是期待。

    张华雀也很期待!

    “这一局很关键,唐生老弟,唐生小祖宗,你可要挺住啊!一定要赢下来!先前石庚庆和李克如此嚣张的欺压我们!你赢下这场丹斗,让他们跪城门学狗叫,骂他们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看他们到时候,还嘴不嘴硬?还嚣张不嚣张?”

    想到这,张华雀又紧张起来。

    甚至比第上半场时还紧张!

    当然了。

    同样紧张的还有石庚庆。

    “李克大师,你可要挺住啊!不能输啊!你这局若是输了,我们就彻底完了!”

    石庚庆紧张得身子都颤抖了。

    他有一种想尿又尿不出的感觉。

    若是李克输了,想到那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的后果和代价。

    他已经不敢往下想了!

    这要跪三天三夜啊!

    ……

    唐生走到药架边。

    慢悠悠的从药架上拿出一株株的药材。

    “咦?你们看,唐生拿出的这些药材,是不是有些熟悉?”

    “好像……好像他拿的这些药材,跟先前李克大师所拿的药材,一模一样啊!”

    “没错!真是一模一样!他想要干什么?”

    台下的观众们,惊呼起来。

    “这……”

    张华雀看到唐生拿的那些草药,眸子突然睁大,同样露出一副不可思议之色。

    “老弟啊老弟,小祖宗啊小祖宗,你到底玩什么把戏呀!”

    张华雀心里呐喊着。

    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唐生拿到了这些熬药,走回配药桌,他开始配毒丹。

    煎、熬、煮、磨,一系列手法,同样眼花缭乱。

    “这……这小子配置毒丹的手法,跟李克大师先前的一模一样!药材一样,手法也一样!这小子,到底想搞什么?”

    石庚庆也看出来了。

    愣了愣。

    如果是配置同样的毒丹,那么李克大师如何解不出来?

    想到此,石庚庆又燃起斗志,又恢复了嚣张的嘴脸。

    他对着身边无比紧张的张华雀,阴阳怪气的嘲笑起来:“这小子也就是运气好,恰巧知道了李克大师的丹方。不过,他也就这种本事,以为配置同样的毒丹,故弄玄虚,那样能蒙混过关?张华雀,你做好骂你祖宗骂你老母的准备吧!”

    “你……石庚庆,现在嚣张,未免太早了些!”

    张华雀冷冷的说道!

    台下的观众,更加的兴致勃勃了。

    “果然是一模一样的毒丹!这唐生,莫非想来来个灯下黑,赌李克大师猜不到?”

    “虚虚实实,兵不厌诈!或者,李克大师就是知道这毒丹跟他之前的毒丹相同,也不敢猜呢!毕竟,谁会傻得用同一种丹方?”

    “哈哈!如果真是这样,那唐生这小子,也未免太大胆了吧!”

    台下依旧议论纷纷。

    ……

    规定的半个时辰还没有到三分之一,唐生就已经将毒丹给配置好。

    两颗毒丹,两颗解药。

    流程跟上半场的相同。

    配置出来的毒丹和解药,先由他来服用验丹和验药。

    随后则是李克服用来解毒。

    李克摘下眼罩。

    走到裁判桌前,先对唐生的毒丹和解药检验一番。

    “咦?”

    他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

    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

    张华雀看到这一幕,握拳的双手,指甲都陷入肉里了。

    石庚庆也很紧张。

    不能输啊!

    “好像李克大师,看出些苗头来了!”

    “哪里有这么容易蒙混过关?唐生这小子,还是想当然了!”

    台下的观众,也看到了李克的神色异样,小声的议论着。

    “开始验丹!”

    裁判冷冷的说道。

    唐生懒得废话,拿起李克指定的毒丹,吞服下去。

    毒丹入体,唐生不去压制这毒性。

    他的眼袋开始浮肿,皮肤开始出现红疹,嘴唇也慢慢的发紫。

    看到唐生这番中毒的症状。

    台下的观众基本可以确定了,唐生配置的毒丹跟李克的毒丹,一模一样!

    “没戏了!”

    张华雀没先到真的是一模一样啊!

    老弟啊老弟!小祖宗啊小祖宗!

    这眼看到手的胜利,你怎么就放弃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