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分出胜负!
    李克生性谨慎!

    而且,他已经输了上半场,这下半场他绝对不能输!

    他已经嗅出了唐生配置的毒丹和解药,似乎跟他上半场配置的毒丹和解药,一模一样的。

    可他还是不敢妄下定论。

    直到唐生验丹,服下这毒丹后,身体出现的这种中毒现象。

    他又亲自诊断了一番唐生的身体中毒状况,才肯定下来!

    “哈哈!小子,你用了我先前用过的丹方,是不是?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难不成,你以为这种空城计般的小伎俩,我会上当?”

    李克大声的嘲笑!

    又开始嚣张起来。

    唐生至始至终,都不发一言。

    也懒得搭理这个家伙。

    真的是同样的毒丹么?

    他九品灵丹师的毒丹,又是这么好看出来的?

    时间到。

    验丹结束。

    唐生吞服下他的解药,很快就将体内的毒给解了。

    “验丹,无误!”

    裁判检查了一番唐生的身体,大声的宣布。

    “解丹,开始!”

    随后,他宣布进入下一环节。

    开始由李克来解丹。

    “哈哈!小子,看清楚了!我这就给你将这毒给解了!”

    李克得意洋洋,自信满满,他走向药架,快速的拿了十多株草药。

    开始快速的配置解药。

    又一系列眼花缭乱的配药手法。

    盏茶功法不到,他就配置出解药来。

    吞服下去。

    然后盘膝而坐,开始运转真气进行解毒。

    解毒的一开始,李克浮肿的眼袋,开始慢慢的消失,脸上的红疹也消退,发紫的嘴唇也红润了。

    这是正在解毒的迹象。

    “李克大师解毒了!毒素正在排出体内。”

    “还真是一模一样的毒丹啊!哎,让我白期待一场!这唐生,也就这点本事了!”

    “现在,打平了!他们还要继续的丹斗下去分胜负么?我还期待着,他们之中,有一方跪城门学狗叫呢!”

    台下的观众,也都看出了李克成功解毒的迹象。

    有不嫌事大的人,心里就有些失望起来。

    可就在这时候,异变发生了!

    “咦?不对劲!你们看,李克大师的脸上,开始出现了黑斑!”

    有眼尖的人,看出了什么不对劲。

    “没错!你看,他的嘴唇,刚刚发紫,现在好像有点发黑了!”

    “难道……唐生这毒丹,看似像李克大师的毒丹,实则还暗藏玄机?”

    “哈哈!我就说嘛,哪里有人这么傻的,别人配过的毒丹,他还拿来用的?”

    有不少马后炮,先前还抨击唐生呢,现在看到这一幕后,赶紧见风使舵过来。

    “哈哈!解不出来了?这下热闹了!不知道这石庚庆会长和李克大师,若是输了,会不会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履行赌约,跪城门学狗叫啊!”

    “他们是什么身份?跪城门学狗叫,还要怒骂自己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这么恶毒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会去做?照我看,他们定然耍赖不认账!”

    “没错!要知道,这可不是跪一下子,骂一下子就玩的。而是要跪三天三夜,骂三天三夜啊!这谁受得了?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看未必!你们看他们的赌约么?那是以玄木剑宗的名义来发誓的!玄木剑宗的名义起的誓,又在众目睽睽之下丹斗,谁敢反悔?谁反悔,那就是践踏了玄木剑宗的尊严!”

    “没错!石庚庆会长和李克大师,对我们来说,他们乃是大人物,可是在玄木剑宗面前,什么都不是!他们敢反悔,那么定然会有无数玄木剑宗的弟子,要将他们碎尸万段!”

    不知什么时候,台下的议论声,已经从讨论丹斗的结果,变成了讨论石庚庆和李克到底会不会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问题上来了。

    “怎么会这样?李克大师,你一定要解得出毒啊!不然,我们……我们就完了!”

    石庚庆彻底慌了!

    心里暗自的祈祷着。

    哪里还有先前的半丝嚣张和得意的姿态?

    “哈哈!石庚庆,不要抖!只有畜生才会身子发抖的。”

    张华雀嘲讽道。

    这时候,他说不出的得意,整个人也精神起来了。

    看到李克那副模样,他基本断定,这李克解不出毒来了。

    “唐生老弟果然厉害!我早就该相信他了!还好,还好,刚刚只是虚惊一场!”

    张华雀暗自的想着,心里全都是激动和欢喜。

    很快就有人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他能不激动,他能不欢喜么?

    ……

    那一边。

    李克服用了他配置的解药后,服用下去,一开始毒煞还能够清除,可是到了后面,不知怎么的,他配置的解药就和体内的毒素发生了反应,中和在一起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他赶紧想办法。

    试了好几种祛毒的办法,甚至拿出金针在他身体各处的大穴扎下去,还是没有用。

    他又拿了几株药材,又开始重新配置解药。

    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可非但没有用,体内的毒素,越积越多!

    “噗~”

    终于,在李克的这么一系列的折腾下,他的身体承受不住了,一口毒血直接喷了出来。

    “小子,你骗我!你配置的毒丹看似和我刚刚的毒丹一模一样,其实还藏着另外一种毒素!好狡猾!好狠毒!”

    李克倒在地上。

    时间快到了,他知道,大势已去,这局他输定了。

    他怒瞪着唐生,嘶声的吼道。

    这眼神和目光,仿佛要将唐生生吞活剥了一样。

    “我何时说过,我配置的毒丹跟你的一模一样了?公平丹斗,你配置不出解药,还怪我配置出来的毒丹太厉害不成?技不如人,你还满嘴的恶毒言语,这是什么意思?”

    唐生淡淡的反驳。

    有理有据。

    “你……”

    李克本来就没有理,哪里反驳得过唐生?

    气急攻心之下,又一口血喷了出来。

    发现唐生毒丹的毒素,比他所预想的都要恐怖不知多少倍。

    而且这种毒素在彻底爆发的时候,异常的痛苦,让他全身犹如被蚂蚁在啃咬。

    沙漏的沙子漏完了最后一颗。

    半个时辰到了。

    “李克大师,你没有解除唐生的丹毒,所以,这一局你输了!这场丹斗比试,你也输了。”

    裁判无奈的说道。

    虽然他们都很想李克赢,但众目睽睽之下,也不能够颠倒黑白的说李克你赢了吧。

    “你……”

    输了?

    李克得知结果,直接晕死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