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章 想要耍赖?!
    “李克大师!”

    一众裁判见李克晕死过去,他们赶紧围了过去,检查李克的伤情。

    要知道,李克可是天玄商会的首席药师,还算他们的顶头上司呢。

    “唐生,怎么解李克大师身上的毒?”

    有裁判问道。

    “将解药给他吞服下去,然后运转真气刺激他的大巨穴、玉堂穴、中注穴……”

    唐生说出了解毒之法。

    裁判们照做,果然,李克脸色的黑斑慢慢的退了,体内的毒素也在慢慢的消退。

    只是,李克还是没有醒来。

    “他还没有醒!”

    裁判急声说道。

    “唐生,若是李克大师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赔命吧!”

    石庚庆赶紧跳出来,指着唐生的鼻子,大声的怒喝!

    他的脑子转动得很快。

    赶紧想要转移话题,然后将众人的视线,从丹斗输了的结果上转移掉,聚焦到李克大师病危上来。

    “若是你的解药,不能够解除李克大师体内的毒,那么这下半场比试,不能算你赢!”

    有裁判赶紧说道。

    这话一出,更是让石庚庆看到了希望。

    就想过去,偷偷的弄死李克,好来一个栽赃陷害到唐生的头上来。

    “你们都让开,让我来。”

    唐生走了过去。

    一眼就看出来了,这李克大师体内的毒素早就解了,之所以醒不过来,那是因为这老家伙在装晕!

    石庚庆想要拦住唐生,不给唐生去诊断李克。

    可是他刚想动,面前虹影一闪,林如火已经挡在了石庚庆的面前。

    “石庚庆!丹斗还没有结束,我们这些闲杂人等,还是不要上比武台的好!免得这李克大师又像猿荣大师那样,不明不白的死了,那就不好了。”

    林如火淡淡的说道。

    “林如火,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滚开!”

    石庚庆大怒。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唐生已经将李克给“救”醒了。

    只见唐生拿出几根金针,在李克的身体几处大穴上扎了下去,然后在李克的屁股后面,重重的踹了一脚。

    “喂,起来,还装睡到什么时候?”

    唐生的话语落下,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李克,身体突然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

    他似乎在极力的忍受,可终于忍受不了。

    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

    “啊!痛死我了!唐生,你这个小畜生,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好痛!好痛!”

    李克大吼道。

    这唐生哪里是叫醒他?分明是折磨他。

    “拔出你身上的金针,自然不痛了。”

    唐生淡淡的说道。

    果然,李克拔出了金针,先前那让他生不如死的痛苦,顿时消失了。

    “你……”

    这才反应过来,上了唐生的当了。

    他本来想要装死不认账的。

    毕竟,你不可能让一个晕过去的人跪城门学狗叫吧。

    “李克大师,你终于不晕了!你既然不晕了,那么是不是该认赌服输,跪城门学狗叫了?哦,对了,按照赌约,你还该骂你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

    唐生淡淡的说道。

    这话一出,台下的观众,顿时骚动起来。

    丹斗比试是很精彩!

    但是,这看石庚庆和李克跪城门学狗叫,还骂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这更精彩吧!

    这很多人来说,石庚庆和李克都是唐家城里可望不可即的大人物,可以随意定他们的生死!

    现在,能看到他们居然要去做如此卑微如此下贱如此没有尊严的事情,他们能不兴奋么?

    在这个瞬间,大家所有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李克和石庚庆身上来。

    “你……你……”

    李克气得直发抖!

    气得晕死过去。

    这回,他是真晕了!

    不过,还没晕多久,又被唐生一脚踹醒了!

    “李克大师!认赌服输!你也别装晕了!我们大伙儿都着呢!”

    “没错!你们可是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的!你们若是不跪城门学狗叫,这就是不将玄木剑宗的名誉当一回事。”

    “履行赌约!履行赌约!”

    有不怕事大的人,也就在台下鼓噪起来了。

    反正周围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谁知道是哪个说的?

    “石庚庆,你该不会也想装晕吧。”

    唐生瞥了眼那边的石庚庆,淡淡的问道。

    “你……唐生,你这个小畜生,给我去死!”

    石庚庆吼道!

    在这一个瞬间,羞辱、愤怒、无地自容等情绪,全都涌上心头,然后全都转化成为对唐生的恨意和杀意!

    反正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骂狗娘生狗娘养的,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颜面再立足于世上。

    与其如此,那还不如直接将唐生这小畜生斩杀了,拉他来垫背!

    “不好!”

    众人都没想到石庚庆会突然下杀手!

    输了就杀人。

    这简直就是无耻败类该做的事情。

    唐生冷冷的看着。

    也不怕。

    他的《九阳阴元淬体术》小成后,已经不用怕石庚庆这样的天境武者了。

    不过,他还没有出手。

    林如火就已经先一步护在了唐生的身前。

    “林如火,你给我让开!”

    石庚庆低沉的吼道,带着仇恨的眸子,犹如一头发疯的野狗!

    他的实力跟林如火差不多,若是林如火拦着,根本杀不了唐生的。

    “石庚庆,你已经以玄木剑宗的名誉来起誓了!如今唐生大师赢了丹斗,你却要撕毁赌约来杀他!你到底想搞什么?你想要当做整个唐家城的人面前,践踏玄木剑宗的名誉么?很好!我怎么说也是玄木剑宗的出师弟子,今日你要践踏玄木剑宗的名誉,那么我只有誓死捍卫!”

    林如火冷冷的说道。

    “你……”

    石庚庆又气又怒,又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林如火以玄木剑宗的名头来质问他,有理有据,众目睽睽之下,他总不能当众说出侮辱玄木剑宗的话来吧。

    毕竟,玄木剑宗或许不会跟他这样的小蝼蚁计较,但是无数玄木剑宗出师的弟子们,绝对会将他碎尸万段的。

    “石庚庆会长,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既然你已经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了,那么就应该履行赌约吧!”

    “没错!玄木剑宗的名誉,不是谁都能够侮辱的!我们会誓死捍卫!”

    果然,这时候台下走上几位天境强者,都是唐家城各大兵团的团长,无一例外,都是玄木剑宗出师的弟子。

    他们都是来捍卫玄木剑宗名誉的。

    这也是为什么以玄木剑宗的名誉起誓,很少有人敢违背的原因之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