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章 滔天震怒
    “少爷,少爷!”

    小溪已经练习完三遍《飞鹤十三式》了,她连唤了两声,唐生才回过神来。

    “少爷,你在想什么?”

    她问道。

    “嗯,没什么。”

    他拿出手帕,轻轻的帮这小丫头拭擦着额头溢出的汗珠。

    问道:“练习这《飞鹤十三式》的时候,可感觉到气感?”

    “感觉到了。经脉热乎乎的,真气都随着我的意念随意运转着呢。”

    小溪说道。

    “做的不错。”

    唐生表面镇定,心里再度震撼起来。

    只有彻底将《飞鹤十三式》融会贯通,运转自如,才能够感受到气感。

    这丫头,这才练习这《飞鹤十三式》才几遍啊,居然已经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了?

    这小丫头,不光是丹道天赋惊人,这武道天赋也同样惊人啊!

    “不过,光练习招式,那只是花架子。要懂得在实战中运用才行。”

    唐生说道。

    “那人家要怎么练习?”

    小溪大眼睛满是期待着。

    “我陪你练练手。”

    唐生说着,已经跳入场中,一招飞鹤式直接攻向小溪。

    小溪有些慌张,她从未与人实战过。

    不过,在唐生的有意引导下,逐渐恢复了稳健。

    “很好!做到任何情况下,都能够随心所欲的应变,你才算是将《飞鹤十三式》给连成功。”

    唐生话语落下,加快攻击,他的手掌穿过小溪的防御,轻轻的在她的脑袋瓜子上敲了一下。

    “如果我是敌人,这一下子已经拍碎你的小脑袋了。你被我杀死了。”

    唐生说道。

    “哼,少爷,你欺负人!再来!”

    小丫头不服气,愣了一下后,这回抢先出手。

    有了这简单的交手经验后,这小丫头的施展技巧迅速的成长着,让唐生也分外的震惊。

    这小丫头真的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

    聚落城!

    它距离唐家城八百多里,日行三千里的蛟马,小半日即可到达。

    在这里,有着一座天玄商会的二星分会,而唐家城的一星分会就归它所管辖。

    石庚庆和李克跪城门学狗叫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到了这里。

    二星分会长西伯洛津,副会长东伯茶以及几位天玄商会的高层,表情严肃的坐在一间会议室里。

    “那个唐生,必须死!还有那个张华雀!”

    西伯洛津寒声的说道。

    给这场会议,定下来一个调。

    “洛津老弟,事情的因果都还没有查清楚,这么快下定论,不妥当吧。”

    东伯茶眉头微皱着说道。

    这话一出,在场的一小半高层目光一凛,会意过来。

    这代表着东伯世家这个派系的观点。

    “茶老哥!我知道那张华雀乃是你们东伯世家的人,而且还跟你有些关系。但是,你看这张华雀都做了什么好事?身为药阁的首席药师兼任副会长,他居然当着整个唐家城的人面前,将会长石庚庆和李克大师,弄得跪城门学狗叫了!我知道他和石庚庆平日里有些不和,但是,就因为这丁点的不和,他就能够将石庚庆逼到那种地步么?他践踏的,可不是石庚庆的尊严和名誉,而是我们整个天玄商会的尊严和名誉了!”

    西伯洛津大声的说道,给张华雀扣下这顶大帽子。

    “据唐家城那边传来的情报,这么恶毒的丹斗赌约,可是石庚庆和李克逼着张华雀和唐生签下的吧!还有,对于一星分会的副会长的认命,那是要经过二星分会的正副会长的共同商讨后,才能定夺的吧。怎么张华雀被昨夜紧急被撤去副会长,还专门派李克大师去接任,我一点儿也不知情?”

    东伯茶不冷不淡的问道。

    “昨晚,茶老哥你不是不在么?事情又紧急!再加上三星分会的羽长老正好在这里,所以,这件事情乃是他定夺的。”

    西伯洛津含糊的解释着。

    “西伯羽的职位是比我们高!但是,别忘了,这天玄商会,可不单只是你们西伯世家的商会,还有我们东伯世家的份吧!你们西伯世家就这么不把我们东伯世家放在眼里了么?”

    东伯茶的声音渐渐的冷了起来。

    这也是他在这场会议的态度。

    “茶老哥,你若对羽长老的决议不满,大可以上报给东伯世家!昨晚事情紧急,羽长老也只是暂时撤去张华雀的职务,同时让李克去暂时代任而已,还不算正式撤职和任命!再者,今天我们主要商讨的,乃是唐家城一星分会的危机应急事件!除非我们天玄商会不在唐家城开分会了,否则,这被践踏了的名誉和尊严,必须要赢回来的!”

    西伯洛津态度也开始强硬起来。

    “这件事情,我要等我们东伯世家的高层作出决议,我才能答复你!”

    东伯茶说道。

    很显然,他是不配合了。

    “很好!既然这样,那么唐家城那边,我们就先以西伯世家的名义来处理了!散会!”

    西伯洛津冷冷一拍桌子,起身拂袖而去。

    与此同时,在场西伯世家派系的高层,也都跟着冷脸离开。

    半个时辰后,西伯洛津带着一队人马,急急的出了聚落城,杀气腾腾的朝着唐家城而去。

    ……

    南城门。

    石庚庆和李克跪城门学狗叫之地,方圆百米都已经被木桩和帷幕给遮挡住。

    并且还有一队唐家城的城卫兵守护者,驱散过往想要围观的人群。

    日落时分。

    一队挂着天玄商会旗号的蛟马队,气势汹汹的从暮色里疾驰的践踏而来,马上之人,各个修为不俗。

    为首之人,五十岁上下,气势不凡,天境巅峰修为,正是从聚落城杀气腾腾赶来的西伯洛津!

    “石庚庆和李克那两个狗娘生狗娘养的东西,可在里面?”

    西伯洛津寒声问道。

    “在,在,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护卫领队可不傻,看得出对方大有来头,很是客气的上前行礼。

    “你去告诉你们的家主唐云天,我西伯洛津很感激他所作的一切!”

    西伯洛津说完,没有再理会这护卫领队,策马直接撞开了护栏。

    “汪汪汪!我是一条狗!我祖宗十八代是狗娘生狗娘养的……”

    石庚庆在低沉着骂自己。

    已经麻木了。

    他的身体只剩下了恨意和杀戮。

    那边的李克,则有些偷工减料,只是跪在地上低垂着头不说话。

    马蹄声响。

    抬头看去,正见到西伯洛津带着大队人马疾驰而来。

    “呜呜~洛津长老,救我,救我!”

    李克像是看到了救星,立刻爬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