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前去杀人
    如果说,几天前唐生以为小溪乃是一位天生的丹道天才,现在,他可能要改变想法了!

    她在武道上的天资悟性,比之在丹道上的更恐怖!

    昨天才教了她一天的《飞鹤十三式》,在唐生不动用《九阳阴元淬体术》,只比招式的情况下,今天,她就可以用《飞鹤十三式》跟唐生交手二十招了。

    更让唐生震撼的,乃是在修炼《飞鹤十三式》的时候,她体内的内息真气突然转化成为了先天真气。

    就这样,毫无征兆的进入到了人境初期。

    “让少爷我看看。”

    唐生发现不对劲后,赶紧停下来检查一遍小溪的身体状况。

    他发现,小溪体内的先天真气精纯旺盛,生机勃勃,这是根基筑得很牢才有的现象。

    可怎么可能啊!

    这小丫头才修炼多少天啊,要知道,这么快的提升境界,根基怎么可能牢固?

    “或许这根这小丫头的特殊体质有关的。”

    唐生只能往这方面想了,这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而在特殊体质方面,并非很熟悉。

    “少爷,我是不是修炼出错了?”

    小溪大眼睛看着唐生。

    “没有,你根基很稳!恭喜你,从现在开始,你已经成为一位人境强者了。”

    唐生正式宣布。

    “真的么?”

    小溪一听,欢呼雀跃起来。

    大声说道:“少爷,这修行也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嘛。”

    “那当然,只要你认真肯学,什么事情都可以办得到的。”

    唐生说道。

    其实,他的心里苦笑着:也只有你这个小妖孽,才认为修行并不困难了。

    “少爷,人家已经接下了你二十招,你答应过人家的事情,算不算数?”

    小溪憨憨的问道,满是期待。

    “当然,下午,少爷就叫你一门《羽鹤三十六剑式》,这是《飞鹤十三式》的晋阶武技。不过,我们先去吃午饭,少爷我还要教你易容术。晚上的时候,我们要去做一件事情。”

    唐生说道。

    “什么事情?”

    小溪问道。

    “今晚再告诉你。”

    唐生卖了一个关子。

    ……

    果然如同唐生所预料的那样,下午他教的《羽鹤三十六剑式》,这小丫头没过多久就融会贯通运转自如了,在唐生不动用《九阳阴元淬体术》的霸道力量前,她能够跟唐生交手三十多招不落败,让唐生找不到她的破绽。

    傍晚,吃完晚饭。

    唐生则开始跟小溪讲解丹道知识,然后教她配置丹药。

    不过,这小丫头有些心不在焉。

    “专心点!”

    唐生在她白白的额头上,敲了一下,以示训诫。

    “少爷,你说晚上我们要去做一件事情的。现在都晚上了,我们什么时候去?”

    小溪问道。

    她一直挂念着呢。

    “四更左右。”

    唐生说道。

    “啊?这么晚?到底是什么事情呀。”

    小溪更加的好奇了。

    “到时候再告诉你!把桌上的药草都配置成丹药,我们盘膝入定休息吧。”

    唐生说道。

    说完,就已经盘膝坐在他的卧室里。

    小溪也跟他住在一间屋子里,在侧床,小丫头完成了唐生吩咐的任务,就关上了照明石。

    房间陷入黑暗里。

    她盘膝在侧床上,从她面前的角度,正好看到唐生的侧脸。

    她乌黑的眸子在黑暗里,闪烁如同黑宝石般的光泽。

    只觉得这种跟着少爷一起修炼的日子,也很充实和幸福,只求一辈子都能够这样下去。

    ……

    四更天一到。

    小溪就迫不及待的停下来修行,轻声唤道:“少爷,四更天到了。”

    “我知道。”

    唐生也站了起身,对着小溪做了一个嘘声的动手,示意她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来。

    卧室外的院子,漆黑一片。

    还有红霜兵团的几位好手,在周围值夜巡逻着。

    “我们去做什么事情?”

    小溪压低声音问道。

    “不要弄出动静,躲开红霜兵团的那几位大叔的觉察,这是对你羽鹤身法的初步考验。跟紧我!”

    唐生说道。

    说着,身形一跃,如同灵猫般,已经从打开一道口子的窗户里钻了出去。

    小溪好奇又兴奋,运转身份跟紧上去。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你来带路,我们翻墙出去。”

    唐生小声的说道。

    “嗯。”

    小溪点点头,运转体内的先天真气到眼睛和耳朵里,黑夜里,渐渐能够视物,耳朵连细微的虫鸣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她只以为这是唐生对她的考验。

    “少爷,这边走。”

    小溪运转羽鹤身法,成功的躲开府邸里几位地境强者的觉察,无声无息的来到府邸的东墙角落里。

    “做得不错。我们翻墙出去。”

    唐生很满意,这个小丫头的能力比他所预料的还要强大。

    墙有三米多高。

    小溪轻轻一跃,如同一只羽鹤般,无声无息的就翻阅过去了。

    唐生紧跟而上。

    外面的街道昏暗又寂静,空无一人。

    只有路过别人府邸大门口时,那微弱的灯笼光辉,找能够照亮一点点。

    “少爷,我们去哪里?”

    小溪问道。

    “南城门。”

    唐生说道。

    “南城门?去那里干什么?”

    小溪不解。

    “杀人!”

    唐生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

    “杀人?”

    小溪愣了愣,还以为她听错了。

    “我们去杀石庚庆和李克!我们和他们之间,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了。如果我们不去杀他,那么以后他们也会来杀我们!与其如此,那还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你可明白这个道理?”

    唐生说道。

    本来,他今晚是想一个人去的,可是这两天小溪进步得太快了,很快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温室的花朵只会枯萎得越早。

    在这个强者为尊,弱肉强食的世界,你必须学会对敌人残忍。

    “我……我明白。”

    小溪点点头,声音有些发颤。

    “你若是没有做好心理准备,那么今晚可以不用去。”

    唐生说道。

    “不,少爷,我……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你去哪里,我都要跟着你!我……我不想成为拖你后腿的人,我要跟你并肩作战!”

    小溪说道,她的眸子在黑夜里,迸发出无比坚定之色。

    “很好!小溪,你记住了,对敌人永远都不能手软!你对敌人手软,敌人未必对你手软!我们去杀人,不是我们残忍,而死我们要更好的活下去!因为他们不去杀敌人,敌人就会来杀我们!”

    唐生说道。

    “少爷,我明白了!”

    小溪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