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轻蔑不屑
    马车夫张全出了唐生的府邸,带了一顶遮住面容的大帽,低着头,快步的朝着东城门的方向而去。

    他在某间客栈里,预定了一匹蛟马。

    正想要拿蛟马的时候,两位地境巅峰的武者,一前一后的拦住了他。

    “张全,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洛津长老请你回去天玄商会一趟。”

    一位大脸的武者说道。

    “我前天就已经辞去了天玄商会的职务,现在是自由身。我和天玄商会再无瓜葛!洛津长老若是想要找在下驱车赶马,还是另找他人吧。”

    马车夫张全说道。

    “你什么东西?洛津长老的意思,乃是你这种低贱之人可以违背的么?我话不说第三遍!你是自己跟我们走,还是我们打断你双腿,拖你回去?”

    大脸的武者,冷声的说道。

    说不出的霸道。

    “你……好,我跟你们回去!”

    马车夫张华雀自知打不过这两个人,而且,说不定暗中还有高手埋伏呢。

    他只好乖乖的配合,免得吃苦头。

    ……

    “少爷!天玄商会那些混蛋,是不是还会找我们的麻烦?”

    等马车夫张全走后,小溪问道。

    “是的。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等那位扁子桃大师到来后,天玄商会的人就会找上门来。”

    唐生说道。

    “他们是还想跟少爷你丹斗么?”

    小溪冰雪聪明,立刻想明白了其中的关节。

    “应该。”

    唐生点点头。

    “少爷,张全大叔说那扁子桃大师乃是八品药师,还来自什么草药谷,听上去似乎很厉害。你……你有没有把握?”

    小溪问道这,紧张起来。

    若是没有把握,那么今晚他们赶快要溜走才好。

    现在,她和少爷的实力都很厉害,又会医术,逃到其他城市里,谋生并不是什么问题。

    在这小丫头看来,惹不起,她和少爷还是躲得起的。

    “当然。小小的八品药师,还不是你家少爷我的对手!”

    唐生说到这,嘴角泛起一抹笑容。

    逃?

    非但万不得已,他是不想逃了!

    前世,他和师姐已经逃得够多了。

    如今,面对小小的世俗世家,他还要逃么?

    算了算时间!

    明天林如火就可以从尸魔山脉里回来了,她若是带来了十多块纯阴阳煞玉,唐生更是有底气了!

    ……

    傍晚时分!

    一辆挂着天玄商会旗帜的豪华马车,缓缓的驶入唐家城。

    二星分会长西伯洛津率亲自在门口等候。

    帘幕掀起。

    一位满头银发,精神奕奕,颇有大师风范的青衣老者,从豪华的马车里走下。

    “扁子桃大师,你终于来了。”

    西伯洛津赶紧小步上前,分外尊敬的说道。

    这扁子桃大师乃是天玄商会的三大八品药师,平时只在三星分会里坐镇,很是德高望重。

    将扁子桃大师请进天玄商会,闲聊几句家常,很快就进入了正题。

    “那个唐生的信息,我们已经查清楚了。他本来只是唐家城里的普通百姓,父亲唐硝石乃是唐世家的普通长老,平凡得不能够再平凡了。可是三年前,他得遇高人,被一位灵丹师收为了记名弟子,传了他丹道医术,就在不久前,才允许他出师了。”

    西伯洛津说道。

    这份信息,乃是西伯才上午才从东伯世家那里带回来的,乃是张华雀迫于压力之下亲口所说。

    “记名弟子?他的师尊是哪位灵丹师高人?”

    扁子桃问道。

    听到记名弟子这四个字时,扁子桃大师的眸子里泛起一丝不在意。

    什么叫做记名弟子?

    一个强者心血来潮时,随便指点你几下,也可以称之为记名弟子。

    说得直白点,那就是你达不到成为那位强者正式弟子的条件,就是正式弟子的备胎的意思。

    他扁子桃,师从于草药谷,若说记名弟子,他还是草药谷谷主的记名弟子呢!

    可是有毛用?

    草药谷的谷主现在压根就不记得他扁子桃。

    “这个……还不清楚。不过,他现在还没有资格在外面提起他师尊的名号。”

    西伯洛津说道。

    “连师尊名号都不能提?如果他的身份背景仅是这样,那么根本不足为虑。说说他的医术吧。”

    扁子桃大师说道。

    似乎他对于唐生的身份背景很是不屑。

    “他在两天前的丹斗比试里,打败了李克大师。不过,他赢得也很幸运。因为他恰巧看过李克大师的丹斗之方,让李克大师措手不及。至于他的丹道医术,到底什么水准,我们也不好判断。”

    西伯洛津说道。

    “李克的实力,勉强达到六品。他手中的那张丹斗之方,还是从我这里求来的!不过,那张丹斗之方也不算什么秘密,在草药谷那边很多人都知道,被唐生那小子恰巧知道了,也不是什么怪事!只是那李克还真是猪脑袋,难道他对于那丹斗之方,没有做丝毫的变动么?”

    扁子桃大师说到这里,气就不打一处来。

    要知道,那李克可还算是他半个徒弟呢,现在看来,真的是给他扁子桃丢死老脸了!

    所以,这也正是他此次要来收拾唐生的原因之一了。

    半个徒弟,毕竟也是徒弟。

    这脸面,他要自己赢回去了。

    “扁子桃大师,我这里有些丹药,都是这些天,唐生住在红霜兵团时,他给红霜兵团的人炼制的。请您看看成色!”

    西伯洛津说着,小心的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了几瓶丹药。

    可他却不知道,唐生炼制的那几瓶极品丹药,可都在林如火的手里,而这些,都是小溪炼制的。

    从一个人炼制的丹药里,可以大概判断出一个人的丹道医术水平。

    扁子桃大师将单瓶里的丹药倒了出来,看到里面的丹药成色,嗤笑起来:“里面的丹药品质,从三品到五品都有,参差不齐,显然是刚接触炼丹没有多久的新手。”

    “新手?那此子的丹道医术到底如何?”

    西伯洛津赶紧问道。

    “大概有四五品的药师水准吧,从他配置的丹药来看,品质不高,却有着一些奇思妙想,此子怪不得能被灵丹师看重,确实是一位天才。但是,药师单靠天赋还不行,还要靠后台的努力和经验,这些都是需要靠时间来积累的。”

    扁子桃大师说道。

    “哦?这么说,此子不足为虑了?”

    西伯洛津再次确认。

    “此子还年轻,靠运气赢了李克那废物,但是老夫可不会像李克那废物那么蠢!实力摆在这里,不足为虑!”

    扁子桃淡淡的说道,对于唐生,他满是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