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含怒归来
    “哈哈!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去安排人在最热闹的城中央广场,搭建丹斗比武台了!明天,我们就要去逼唐生跟扁子桃大师你丹斗,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他让我们天玄商会的石庚庆和李克大师跪城门学狗叫三天三夜,那么我们就要他跪城门学狗叫三年!对了,还要骂他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

    西伯洛津说到这里,大声的笑了起来,仿佛已经看到了唐生跪城门学狗叫那屈辱的贱样。

    “哈哈!”

    扁子桃大师也笑了起来,老脸笑得像一朵老菊花。

    ……

    尸魔山脉乃是整个天元大陆最为凶险的地域之一。

    它之所以凶险,除了里面百分之九十的区域都笼罩在让人进去即死的毒煞之气外,还因为里面游荡着残忍的匪团,对进去的寻宝的武者们进行杀人夺宝。

    所以,每隔一段时间,玄木剑宗就会派弟子进入尸魔山脉,对里面杀人夺宝的匪团们进行围剿,同时也起到磨练弟子的目的。

    夜晚,某座山谷的某个隐秘的洞穴。

    血腥味冲天。

    这里正发生过一场激烈的交战!

    尸体倒了一地。

    篝火旁站着的有三人,一男两女。

    其中一个白衣染血的脱俗女子,唐生认得,正是东伯雪。

    “尸魔山脉排名第八的冷蝎子匪团,也不过如此!从此,除名了!”

    一位气质高贵又带着一丝自大的男子,将冷蝎子匪团的团长尸体踩在脚下,快速的阁下其头颅装进玉盒里,他的神情说不出的轻蔑。

    “南音师姐,你没事吧。”

    东伯雪走到一位脸色有些苍白的蓝衣女子面前,关心的询问。

    “就是毒煞进入了经脉里!等出去时,找个厉害的药师医治便可以了。”

    南音说道。

    她一开始是中了冷蝎子匪团的奸计,被引入一片毒雾煞气非常浓郁的山谷里,连她带的解毒丹都不怎么管用。

    好在当时东伯雪赶得及时,否则她可能就交代在那里了。

    “南音师妹,我这有我爹炼制的解毒灵丹。”

    那位高贵又自大的男子走了过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个单瓶,递到南音的面前。

    只不过他那双细眯眼里,带着一抹贪婪,瞥向南音胸口划破露出大片波涛的雪白之处。

    “多谢林泽乾师兄你的丹药了!我这点小毒,还不敢浪费你的解毒灵丹。”

    南音直接拒绝。

    她很不喜欢这个林泽乾,若非任务非要她们跟他一个组,打死她也不会跟这种人走在一起。

    特别是看到这林泽乾还望她鼓鼓的胸部好色的凝望时,她心中更是充满了厌恶。

    其实,若不是这林泽乾没有按时到位,她未必会上冷蝎子匪团的当!

    “师姐,我在唐家城新认识一位很有趣的少年,他的医术不错,明天我们回唐家城,我让他给你诊断一下。”

    东伯雪说道。

    她也很讨厌这林泽乾,所以,也懒得搭理他。

    “哦?能让你这冷美人说有趣的少年,那么这个少年定然是有吸引你的地方了?”

    南音眉毛一挑,看着东伯雪的目光,带着一丝打趣。

    “师姐,你若是不正经!我可不理你了!”

    东伯雪假装冷起脸来。

    不过,当她脑子里浮现起几天前马车里那个带这个小丫鬟,卑微弱小却又那么自信淡定的俊美少年时,她的心里总是生出那么一丝丝的好奇心,想要拨开那笼罩在这俊美少年身上的重重迷雾,看清他的最终真面目。

    这是一种她从未有过的好奇,很奇妙的好奇。

    “好好好,明天师姐就见见那个少年。”

    南音说道。

    两人盘膝而坐在篝火边,完全将林泽乾给晾在一旁。

    林泽乾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

    看着这两个完全将他当空气的美人的时,心里早就不爽了。

    然而,又听着这两个大美人居然在他面前津津有味的谈论别的男人时,心里更不是滋味,他只觉得自己作为男人的自尊心被狠狠的践踏了。

    “敢抢我林泽乾看上的女人?明天,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小子,到底是不是长得三头六臂。”

    林泽乾心里闪过一丝的阴冷。

    ……

    第二天早晨。

    东伯雪、南音和林泽乾离开了尸魔山脉。

    “林泽乾师兄,我和南音师姐还有点事!你就先一个会玄木剑宗去交任务吧,我们就在此别过!”

    在分岔路口时,东伯雪勒住蛟马,对着身边紧跟的林泽乾说道。

    “哈哈!正好师兄我也要到唐家城去,我们正好同路。”

    林泽乾说道。

    “好吧。”

    东伯雪眉头微皱,这林泽乾显然要做她们的一条跟屁虫,对她们进行死缠烂打。

    可是,这家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也不好拒绝。

    毕竟这林泽乾的父亲,乃是玄木剑宗的一位灵丹境的长老呢。

    三人快马,很快就到了唐家城,直接朝着天玄商会而去。

    走进了天玄商会。

    东伯雪很快就有些气氛有点不对劲,平日里热闹非凡的天玄商会,此刻有些冷清。

    “东伯雪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这时候,一位东伯世家的管事走了过来,就像是看到了主心骨一样。

    “罗旭主管,张叔呢?”

    东伯雪问道,他认得这位管事,乃是张华雀身边的一个亲信,名字叫做罗旭。

    “长老他前天前就走了!东伯雪小姐,就在刚刚,西伯洛津和扁子桃大师,已经前往红霜兵团去对付那天你带回来的那位唐生小神医了。”

    罗旭主管说道。

    “西伯洛津?扁子桃大师?他们要去对付唐生?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东伯雪一听,完全愣住了。

    这西伯洛津乃是聚落城二星分会的会长,那扁子桃大师更是天玄商会的三大八品药师之一。

    这两位人物,怎么会在唐家城的天玄商会里?又怎么会去对付唐生?

    “事情完全要从三天前,唐生小神医揭穿了猿荣药师给林如火团长下毒事件开始说起。”

    罗旭管事不敢隐瞒,简明扼要的将这几天的事情说了一遍。

    东伯雪越听越气愤!

    “完全胡闹!唐生揭露猿荣给林如火团长下毒,非但没错,而且有功!这石庚庆身为会长,非但没有奖赏,反而还打压迫害唐生?他分明就是跟那猿荣下毒事件,脱不了干系!我路过南城门的时候,怎么就不见到他跪城门学狗叫?我若是再遇见他,定然一剑斩下他的头颅!”

    东伯雪冷眉一挑,杀气腾腾的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