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冰冷杀意
    东伯雪平生嫉恶如仇,也最恨这种颠倒黑白持强凌弱之事!

    “师妹,同一个世家里,尚且有叔伯兄弟们的派系争斗,你们天玄商会乃是东伯世家和西伯世家两家的产业,这里面的勾心斗角权系争斗,更是少不了了。”

    南音提醒着。

    对于这种事情,倒是开得比较清。

    “师姐,那唐生不仅是我的朋友,还是我带进天玄商会的,算是我让天玄商会帮忙招待的贵客。现在,天玄商会的人竟然如此的残害逼迫他,我不能坐视不管!若我的朋友在天玄商会里遭到迫害,这让我东伯雪的脸往哪里搁?”

    东伯雪说道。

    “你可想好了!现在要对付唐生的,虽然是打着天玄商会的旗号,可却是西伯世家的人。”

    南音再次提醒着。

    “我的朋友,绝对不能受到伤害!”

    东伯雪斩钉截铁的说道。

    “那我随你去。”

    南音说道。

    旁边的林泽乾听明白了前因后果,最近泛起一抹幸灾乐祸的笑容。

    “雪师妹,我也跟你去。”

    可他很显然是要跟去看热闹的。

    当然了,如果有落井下石的机会,那么他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

    早晨,风大又有些阴凉。

    东边的天空有一片乌云,慢慢的靠近。

    “已经第三天了!”

    唐生眉头微皱。

    吃完早餐。

    和往常一样,他在院子里和小溪对练。

    “少爷,你有心事么?”

    对练了一会儿,小溪停下来歇息,看着唐生微皱的眉头,她问道。

    “嗯。如火姐进去尸魔山脉,要替我寻找纯阳阴煞玉,说好三天时间能够归来!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她还没有回来。”

    唐生说道。

    “些许,她是不是有事情耽搁了?”

    小溪说道。

    “希望如此吧!明天她若是还没有回来,那么我们就进尸魔山脉去找她。带你进尸魔山脉,也算是对你的一次实战考验。你做好准备了没有?”

    唐生说道。

    抬眼看着东边天上的黑云,眸子里闪过一抹不安之色。

    “少爷,人家做好准备了!”

    小溪认真的说道,手里的剑还挽了一个剑花,看上去有模有样的。

    就在这个时候,守门的林叔急急跑进来。

    “林叔,什么事情,如何慌张?”

    唐生问道。

    “小神医,你快躲起来!天玄商会的西伯洛津带着大队高手,杀上门来了!他们说你昨天治死了他们天玄商会的人,现在要上门来要你抵命!”

    林叔说道。

    然而,林叔的话语刚落,门外就传来一阵大门被踹碎的声音。

    一队人马,抬着一具黑色的棺材,杀气腾腾的冲了进来,将唐生和小溪给包围住!

    为首一人,身穿蓝衣白羽绸缎衣,宽脸大眼者,正是西伯洛津。

    “你便是唐生?”

    西伯洛津看着唐生,大眼里闪过一丝极力忍耐的杀意。

    “你是谁?”

    唐生淡淡的问道。

    “我是天玄商会的二星分会的会长西伯洛津!”

    西伯洛津先自我介绍着。

    这时候,门外一阵骚动,似乎打了起来。

    “西伯洛津,你这是干什么?这里是红霜兵团的地盘!岂容你闯进来?”

    茹姐的怒喝声响起。

    她和铁哥率领一众的红霜兵团的成员,进来将唐生守护在中间,跟西伯洛津对峙着。

    “红霜兵团?如果你们不想灭团,那就给我滚开!”

    西伯洛津冷冷的说道,毫不掩饰他这一刻的杀意。

    “你们西伯世家好嚣张!这里是唐家城,可不是你们西伯世家的西伯城!怎么,你们敢在这里大开杀戒么?好啊!你们杀啊!让所有人都知道你们西伯世家、你们天玄商会的嚣张嘴脸和狠毒恶行!”

    茹姐大声的说道,也不惧!

    “茹姐,铁哥,这毕竟是我和天玄商会的恩怨,就由我来解决吧。”

    患难见真情!

    唐生很感激茹姐、铁哥以及众多红霜兵团的人对他的仗义。

    不过,西伯世家若是记恨,他们明着不敢将你们红霜兵团的人灭绝了,但是他们背地里却可以整你们红霜兵团的人。

    毕竟红霜兵团和西伯世家,还不是一个层次的势力。

    “西伯洛津,你到底想怎么样?”

    唐生站出来,直视向西伯洛津。

    “很好!将棺材打开!”

    西伯洛津大声的说道。

    棺材打开,里面躺着一个人,正是马车夫张全!

    “前天他在你这里就诊,回去之后,全身溃烂,然后暴毙而亡!你医死了我们天玄商会的人,这账,你可认?”

    西伯洛津说道。

    这马车夫张全,当然是他们西伯世家给弄死了!

    哼!

    这种吃里扒外的叛徒,还敢来给唐生通风报信?

    不杀他全家,都算好的了!

    正好,他就将计就计,将这马车夫张全给弄死,然后嫁祸给唐生,说是这小子医死的!

    这样的手段虽然很低劣,但是却很奏效。

    至少让他们出师有名,可以名正言顺的来对付唐生。

    “少爷!是……是张全大叔!”

    小溪看到里面全身浮肿,死状很惨的马车夫张全时,脸色极度的惨白,全身也瑟瑟的发抖。

    这还是她第一次见死人,而且死的还是认识的人。

    “小溪,这便是敌人!记住,永远都不要对敌人手软,知道了么?不然,他们就算报复不了你,也会拿你的亲朋好友来出气。”

    唐生并没有阻止小溪去看马车夫张全的惨状。

    有些东西,是永远逃避不了的。

    小溪迟早一天也会独自的去面对,甚至是比这更残酷百倍千倍的事情。

    “少爷,我……我记住了。”

    小溪点点头。

    以前唐生只是口头上跟她说这方面的道理,她虽然记在心里,但是毕竟没有这一次亲身经历、直接面对来得震撼和铭记。

    “你怕么?”

    唐生问道。

    “少爷,我……为不怕!”

    小溪勇敢起来,忍住内心的恐惧和胃酸的翻腾。

    她看着面前的西伯洛津等人,眸子里也渐渐的泛起了愤怒和恨意!

    唐生看着棺材里的马车夫张全的尸体,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这马车夫张全生前遭受到了极其残忍的酷刑折磨,然后在其还剩半口气的时候,给他灌入毒药。

    “西伯洛津,你们天玄商会的人,未免太过残忍了吧!这张全跟我的关系只是一般,他仅仅是来我这里就医,你们就对他如此折磨,让他如此个死法?”

    唐生说到这里的时候,眸子里全都是冰冷。

    冰冷里,透着实质的杀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