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自掘坟墓
    看着东伯雪这副如同杀神般的英姿,感受着东伯雪强大的杀意气场,在场的西伯世家等强者,全都被镇住了。

    “东伯雪,就算你能护得了唐生这小畜生的这一次,你能护得了他下一次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他医死了我们天玄商会的人,就要给我们天玄商会一个交代!”

    西伯洛津也不示弱,大声的说道。

    谅东伯雪也不敢动手杀人,当然了,有东伯雪在,他们也不敢对唐生来强的。

    “你……”

    东伯雪大怒!

    不过,西伯洛津这番话,倒是将了她一军。

    她很快就要回玄木剑宗。

    这西伯洛津说得没有错,她确实不能够每时每刻的都护在唐生的身边。

    “西伯洛津,你到底想怎么样,直说了吧!”

    唐生这个时候,开口问道。

    “很好!唐生,你医死了我们天玄商会的张全,我们本来是想要你以命抵命的!现在,我们给你一次活命机会!你跟我们天玄商会,来一场丹斗!”

    西伯洛津终于说出了他的意图。

    “丹斗输赢,结果如何?”

    唐生问道。

    这对方的意图,果然和他所想的差不多。

    “三天前,你丹斗赢了李克,让我们天玄商会的分会长石庚庆和李克跪城门学狗叫三天三夜,让我们天玄商会的名誉扫地!我们这次丹斗赌约,也按照那个赌约来!”

    西伯洛津说道。

    杀死唐生并非他们的目的,那样太便宜唐生了!

    折磨唐生,践踏唐生的名声和尊严,让唐生在屈辱的煎熬里生不如死。

    “就这样?”

    唐生问道。

    “当然,有一点规则是要变一变的。”

    西伯洛津说道。

    “什么规则?”

    唐生问道。

    除非对方能够请来九品灵丹师,否则他都不惧。

    “那就是,谁若是输了,那么就不是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十八代三天三夜,而是三年!”

    西伯洛津说道。

    此话一出,红霜兵团这一方的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

    跪城门三天三夜,都是对于人的尊严的最大折磨了,这直接跪三年,那还不如直接死了就算了。

    “西伯洛津,你不要太过分了!”

    东伯雪怒道。

    “东伯雪,这不关你的事情!唐生,你敢不敢答应?”

    西伯洛津懒得理会东伯雪,他直接对着唐生喝问道。

    “既然你们这么想要跪城门学狗叫,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唐生淡淡的说道,眸子里闪过一抹戏谑的轻蔑。

    “唐生,不要答应!西伯洛津请来了扁子桃大师!那扁子桃大师可是天玄商会的三大八品药师之一,师从草药谷,丹道医术非同小可,可不是李克这样的人可以比拟的。”

    东伯雪赶紧阻止。

    “东伯姑娘,你放心,这件事情我心里有底。你替我做一回公证人就行了,我只怕他们输了,恼羞成怒,耍赖不认账了。”

    唐生说道。

    “你……你真有把握?”

    东伯雪再次问道。

    “有。”

    唐生点点头。

    “哈哈!年轻人,就是这么的自信。”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西伯洛津身后的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大声的嘲笑起来。

    他看过唐生炼的丹,那丹道医术水平,也就是四五品之间,也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

    很快,他就会教这小子怎么做人了。

    “扁子桃大师,你是德高望重的前辈,哪怕是你赢了唐生这个晚辈,也有人说你以大欺小,也是有损你名声的。”

    东伯雪说道。

    “东伯雪小丫头,跟天玄商会的荣辱比起来,老夫的个人名声算什么?天玄商会也算是东伯世家的产业,这小子践踏了天玄商会的名声,也算是损害了东伯世家的利益。你身为东伯世家的子弟,不维护家族利益,反而帮这个小子?”

    扁子桃大师一副大义凛然,甘愿牺牲小我的姿态,虚伪到了极点。

    同时,他还狠狠的训斥了东伯雪一顿。

    “东伯姑娘,你是说不过他们的。他们今天摆明了不逼我丹斗不善罢甘休,你又何必浪费口舌?”

    唐生说道。

    “好吧。”

    东伯雪见到唐生如此自信又淡然的样子,不知怎么的,她的心里就多出了一种信任。

    不过,在她的心里,潜意识的还是认为唐生是丹斗不过扁子桃的。

    “很好,小子,我就喜欢你这样的明白人。”

    西伯洛津得意洋洋起来。

    拿出一张早就准备好的丹斗赌约。

    这赌约的内容几乎跟石庚庆立的那一张,一模一样,都是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誓,都要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唯一不同的,乃是履行的期限,从三天三夜改成了三年。

    扁子桃大师作为丹斗的一方,毫不犹豫的签上他的名字,同时将他的掌印按下去。

    “唐生,该你了!”

    西伯洛津说道。

    唐生却没有直接签名上去。

    “怎么,刚刚口气说得不是很大么?怎么如今你不按了?”

    西伯洛津问道。

    他还真怕唐生改变主意了。

    “你怎么不按?”

    唐生反问道。

    “我?”

    西伯洛津愣了愣。

    “你叫得这么嚣张,跳得这么欢,怎么,原来你只是来看热闹的么?”

    唐生瞥向西伯洛津。

    他又怎么会放过这个家伙么?

    “你……”

    西伯洛津犹豫了一下。

    在他看来,接下来乃是扁子桃大师和唐生进行丹斗,所以理所当然的由扁子桃代表天玄商会来签字按手印了。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

    一想到这输了的结果要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西伯洛津的心里也有些发毛起来。

    “既然你不敢签字按手印,那么你最好给我闭上嘴巴!”

    唐生嘲讽道。

    “洛津长老,你就签字按手印,那又如何?难不成,这小子的丹道医术,还能够赢了老夫不成?”

    扁子桃大师说道。

    他见西伯洛津迟迟不签字按手印,心里有些不爽,这分明是不信任他的丹道医术嘛。

    “好!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还能够蹦跶到哪里去。”

    西伯洛津说着,也签上了他的大名,并且在他的大名上按下一个朱砂手印。

    “小子,该你了!”

    他怒瞪着唐生。

    “很好。”

    唐生说着,将他的名字写了上去,并且在上面按下一个朱砂手印。

    既然这西伯洛津和扁子桃要自掘坟墓,那么他不介意帮他们填上土。

    他看了眼棺材里的马车夫张全,心里叹息一声,默默的说道:放心吧,我会为你报仇雪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