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公道自判
    果然,台下的观众,顿时兴奋起来。

    “西伯洛津会长,我们相信你,相信天玄商会,都是猿荣、石庚庆、李克那些败类,败坏了天玄商会的名声的!那些败类除掉了,我们还是会继续进天玄商会里购买东西的!”

    “天玄商会的东西,质量有保障!只是,西伯洛津会长,这购买的东西,能不能多打点折扣啊!”

    “打折,打折!”

    这些唐家城的百姓,很多都是看热闹。

    现在,天玄商会的东西宣布打折,这就事关他们的利益了,当然就激动了。

    西伯洛津很满意唐家城百姓的这一举动,这也说明他的这番话起到了作用,正慢慢的恢复天玄商会在唐家城百姓心目中的购物信誉和信心。

    “诸位,接下来我要说说第二件事情!这件事情跟我们天玄商会的前上阁药师唐生有关。”

    此话一出,原本乱糟糟的广场群众们,瞬间又安静下来。

    这可是敏感点啊!

    谁不知道,三天前可是唐生亲手将石庚庆和李克这两位天玄商会的一星分会长、副会长送上南城门学狗叫,骂起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

    众人都竖耳倾听。

    “对于唐生药师揭发猿荣一事,我们天玄商会高层决定嘉奖,同时,对于石庚庆和李克所对他做出的那些事情,我们天玄商会也决定亲自给他道歉。同时,诚挚的邀请他再度回归天玄商会来。”

    西伯洛津说道。

    这番话一出,坐在擂台上的红霜兵团等人,还都以为他们的耳朵都听错了!

    当真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这……这西伯洛津当真是小人嘴脸,虚伪到了极点!

    明明恨不得将唐生碎尸万段,可偏偏在唐家城百姓面前,伪装成一副主持公道的好人样子。

    果然,只见西伯洛津先是侃侃而谈一番,说着天玄商会如何的挽回唐生,可到了后面,他话音一转,一副很遗憾的样子,摇头说道:“可我们没有想到,我们天玄商会怀着诚意,唐生此子,却对我们天玄商会怀恨在心!将棺材抬上来!”

    台下的观众早就从西伯洛津的话里听出了火药味。

    连棺材都抬出来了?

    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啊。

    “果然有好戏看!这西伯洛津看似话说得漂亮,其实真实目的就是冲着唐生来的!”

    “没错,天玄商会在唐生的手里丢足了脸面,哪里有不讨回的道理?”

    “闹吧!打吧!反正我们只是看热闹!当然了,最好天玄商会的商品再降低几折最好!”

    大家都不傻。

    除了打折商品时,他们有利可寻,高兴一下。

    在其它问题上,他们可不会只听西伯洛津的三言两语,就被其蛊惑了。

    西伯洛津也在倾听着台下围观之人的议论。

    他发现这些人议论最多的还是打折商品,而并非声讨辱骂唐生卑鄙无耻时,他眉头微皱。

    “唐家城这些贱民,怎么如此的不识抬举?”

    他心里藏着怒火和杀意。

    唐生听到这,嘴角泛起了微笑。

    “少爷,看来大家的眼睛都是雪亮的!我们没做过的事情,任这些人怎么颠倒黑白,大家都不会相信的!”

    小溪小声的说道,心里松了一口气。

    不过,西伯洛津的戏还需继续的演下去。

    他让手下将马车夫张全的尸气从棺材里抬出来,展示给众人看。

    “我们的车马管事张全,便是昨日在唐生的府邸治疗时,被唐生给治疗死的!以唐生的医术,治疗好我们天玄商会的车马管事张全,完全可以,可是他却心怀怨恨,故意将车马管事张全给医治死了!诸位,你们说,我们天玄商会要不要替车马管事张全,讨回这个公道?”

    西伯洛津说到这里,整个人假装愤怒起来。

    “要!要!”

    台下很多观众,都齐声的喊道。

    这些都是不嫌事大,瞎起哄的,他们巴不得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西伯洛津要的也就是这种效果。

    不管台下的观众信几分他的话,成王败寇,只要这场丹斗扁子桃大师赢了,唐生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以后大家的茶余饭后的议论,嘲笑和鄙视的都只会是唐生!

    若干年后,这里的是非曲直,谁还会记得?

    “今天,我带着车马管事张全的尸体,上门找唐生要个说法的时候,没想到,他却指使红霜兵团的人对我们天玄商会进行武力威胁!无奈之下,我们天玄商会不想兵戎相见,只能跟唐生进行丹斗解决了!”

    西伯洛津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目光斜斜的瞥了眼唐生那边。

    他发现出了那边的红霜兵团众人,对于他的这一番颠倒黑白的言论,都已经怒红了脸。

    “西伯洛津!够了!你身为天玄商会的二星分会长,却在这里扭曲事实,颠倒黑白,天玄商会的脸面都让你丢尽!”

    东伯雪一身正气,嫉恶如仇!

    终于忍不住。

    站了出来,大声的喝道!

    台下的观众,本来也不怎么相信西伯洛津的一家之言。

    此刻听到东伯雪这位蒙面美女站出来怒怼西伯洛津,他们更是双眸发亮。

    “东伯雪,你最好别忘记了你的身份!”

    西伯洛津冷声说道。

    “你也最好别忘记了你的身份!天玄商会可不是你们西伯世家一家的商会,它有一半也是我们东伯世家的商会!我身为东伯世家的子弟,又岂能容你在这里打着天玄商会的名号,肆意的颠倒黑白,诬陷好人?”

    东伯雪大声的说道。

    场下的观众听到这里,一阵的骚动。

    “原来这位美女天境强者,居然是东伯世家的人啊!”

    “我听说天玄商会乃是东伯世家和西伯世家的共同产业,他们怎么吵起来了?”

    “这还看不出么?那位西伯洛津说了这么一大堆废话,说到底,还是来找唐生报前几天石庚庆、李克跪城门学狗叫的事情!而这东伯雪美女呢?大概是那位唐生的朋友,并且看不惯西伯洛津这番颠倒黑白的做法吧。”

    “我觉得也是如此!说不定这车马管事张全,便是被西伯洛津给故意害死的,然后嫁祸在唐生的头上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这西伯洛津也太狠毒了!”

    “没错!红霜兵团的人哪里招惹庞然大物的天玄商会?定然是天玄商会仗势欺人,他们不得不反击。”

    “哎,我算是认清楚了天玄商会的面目了!哪怕它的商品怎么打折,老子都不进去买了!”

    “我也是!太让人失望了!”

    观众们议论纷纷。

    西伯洛津听到这一番言论,气得他七窍生烟!

    好好营造的气氛,刚刚为天玄商会树立起来的名声,就这样被东伯雪给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