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色胆意图
    丹斗比试,正式开始!

    先轮到扁子桃来配置毒丹。

    唐生走到他那边的丹台上,堵住耳朵,戴上眼罩。

    扁子桃走到药架前,快速的拿了三十多株的药材。

    然后回到他那边的丹台,煎、熬、煮、磨,一系列手法,眼花缭乱。

    在场的上阁药师裁判,根本就看不懂扁子桃的炼制毒丹的手法。

    “我这毒丹,脱胎于我得自草药谷的九品丹斗之方,哪怕是九品药师,都未必破得了我这毒丹!今日拿出来对付这个小子,真是大材小用了!”

    扁子桃大师心里暗自的想着,颇为自信。

    一刻钟左右不到,他就已经将毒丹和解药配置好了。

    “这炼药手法,熟练老到,这毒丹和解药看成色,近乎九品!看来这扁子桃大师的丹道医术已经接近九品药师的水平了!”

    坐在擂台边缘的南音,低声的说着。

    她虽然不懂丹道医术,但是身为玄木剑宗的天才弟子,眼界还是有的。

    一下子就判断出扁子桃大师的水准。

    东伯雪冰冷的眸子里,透着一丝的着急。

    虽然唐生说他有信心,但扁子桃大师的丹道医术毕竟摆在那里的。

    丹斗,可不是比谁有信心谁就会赢的。

    “少爷一定会赢的!”

    小溪则暗自捏紧着拳头,她也看不懂扁子桃倒是配置毒丹的手法,可大眼睛里,全都是对唐生的信任。

    “小丫头,你想不想救你家少爷?”

    就在这个时候,林泽乾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当然想。”

    小溪本能的回答。

    “我能救你家少爷。”

    林泽乾说道。

    “这位公子,你……”

    小溪本能的想要求西伯洛津的,可她很快就反应过来。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这位西伯洛津公子,也不会这么好心的。

    心里暗自的警惕。

    “我叫林泽乾,我的父亲乃是玄木剑宗任务殿的长老,只要我开口让西伯世家的人不去为难你家公子,西伯世家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的。”

    林泽乾说道。

    “你要怎么样才肯救我家少爷?”

    小溪问道。

    “很简单,你跟我走,做我的贴身丫鬟,我救这唐生一命。”

    林泽乾终于说出他的意图。

    其实,在唐生府邸的时候,他第一眼见到小溪时,就已经被小溪的美丽所吸引到了!

    这小丫头,媚而不艳,魅而不娆,天生丽质,再过几年,那绝对是倾国倾城之姿。

    这绝对会比东伯雪还要美上三分的。

    这样的美人,唐生这样的废物,怎么配得上?

    要配也应该配他这样身份不俗的高贵之人啊。

    他巴不得唐生在这场丹斗里,没有什么好下场,可是他心里总有一种感觉,似乎这唐生有些底牌。

    所以,他这才急于的暴露他的意图,先让小溪答应跟他走。

    “多谢公子好意!我家少爷不会输的!他若是输了,那么我就陪他一起跪城门学狗叫!他若是死了,那么我就陪他一起死!”

    小溪直接拒绝!

    她的言语斩钉截铁,态度非常的刚烈决然。

    这一路上,她总觉得这林泽乾看她的目光有些不纯,有些色眯眯的,现在听到林泽乾的这番话,她彻底对着林泽乾没有什么好感了!

    “好死不如赖活着!你应该知道,哪怕是你家少爷赢了这场丹斗,他只会跟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的人,结下更大的恩怨和仇恨。他一个没有什么背景的人,能够跟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那样的庞然大物抗衡么?”

    林泽乾仍然不死心。

    看着小溪这副刚烈决然的拒绝她的样子,他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越看越觉得喜欢!

    “林泽乾!你这样乘人之危,未免太过卑鄙无耻了吧!”

    旁边的东伯雪一听,顿时勃然大怒!

    唐生还在那边丹斗最要紧的关头,可没想到林泽乾却在这边打小溪的主意!

    “东伯雪,这不关你的事吧!那唐生怎么也是一死!我现在大发善心救他一命,乃是善德。”

    林泽乾冷冷的说道。

    早就看东伯雪不爽了!

    他追求东伯雪这么久,可东伯雪老是给他摆着这一张冷脸。

    现在他找到了比东伯雪还要美丽的小溪,他觉得他根本不必要再讨好东伯雪这个贱人了。

    “谁不知道你林泽乾乃是好色之徒?小溪,不要理会这个人!”

    东伯雪说道,将小溪拉到她的背后去。

    “你……”

    林泽乾气急了。

    “好好好!那唐生是你的朋友,可天玄商会却要对付唐生!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救那个小子!”

    林泽乾气极而笑,眸子里透着几分杀意。

    ……

    扁子桃大师炼制好了他的毒丹和解药,拿到了擂台中央的裁判桌上。

    唐生也脱下眼罩和耳塞,走上前来。

    瞥了一眼裁判桌上的毒丹和解药,灵觉稍微的感受一下,就已经知道这毒丹和解丹的成分了。

    “这种水平,也敢跟他斗?”

    他心里不屑着,表面却不动声色。

    “李克算我的半个徒弟!不过,他学艺不精,拿了张丹方就依葫芦画瓢,让你恰巧看过那张丹方,侥幸的胜了他!不知道,我这张丹斗之方,你可恰巧看过?”

    扁子桃大师问道。

    他的笑容里带着一丝的得意洋洋,可更多的还是嘲讽。

    这颗毒丹和解药,几乎九品,可以说乃是他超水平发挥了。

    “你废话很多。”

    唐生淡淡的说道,懒得理会这个老家伙。

    “你……死到临头还嘴硬!一会你跪城门学狗叫,骂你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时,不知你能否还嘴硬?”

    扁子桃大师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

    “裁判,可以验丹了没有?”

    唐生直接将扁子桃给无视,转而对着几位裁判说道。

    这样的无视,更让扁子桃大师心里窝火!

    “可……可以验丹了么?”

    裁判都是天玄商会的上阁药师,他们都要看扁子桃大师的脸色。

    哪里敢自作主张?

    “验丹吧!”

    扁子桃大师咬牙切齿的说道。

    炼制完毒丹和解药后,第二个环节就是验丹了。

    验丹,指的是炼制毒丹者,亲自服下他炼制的毒丹和解丹,以验明他配置的毒丹在规定时间内服用下去是没有生命危险的,那解药在规定时间服用下去,乃是可以解除毒丹的毒性的。

    “验丹,开始!”

    听到扁子桃大师的话,裁判这才大师的宣布验丹环节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