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又羞又怒
    唐生在两颗毒丹里,随便指了一颗。

    扁子桃大师服用下这颗毒丹。

    裁判拿着一个沙漏倒了过来,开始计算时间。

    时间为半个时辰!

    扁子桃大师服用下他的毒丹,让毒性侵蚀他的身体。

    只见他的身体慢慢的出现中毒的症状,皮肤开始起一些青斑,脸上也开始冒虚汗,嘴唇慢慢也发青过来。

    几位裁判轮流检查扁子桃大师的身体中毒症状,唐生也装模作样的开始检查,时而还假装皱眉思索,他将戏份做得很足。

    扁子桃大师看着唐生皱眉思索的样子,脸色一直挂着不屑之色。

    半个时辰,很快就到!

    “验解药!”

    裁判说道。

    扁子桃大师服下他的解药,运转功法,开始解毒。

    很快,他身上的中毒症状慢慢的消除,体内的毒素被炼化后,他整个人也都精神起来。

    裁判检查了一遍扁子桃的身体状况,确认解药完全解毒了。

    “验丹,无误!”

    他宣布着。

    验丹无误,接下来就是解丹环节了!

    该唐生服下毒丹来解丹了。

    “小子,想出来了没有?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的毒丹,毒性虽然不猛,但是很刚烈,若是你不小心解错了,虽然不至于要你小命,但是那滋味可是很折磨人的。你可要小心解毒了。”

    扁子桃大师看似是善意的提醒,实则是在嘲讽和挑衅。

    “裁判,他真的很吵!你能让他闭上嘴巴么?”

    唐生对着裁判问道。

    “ 你……”

    扁子桃大师一听,直接气炸了。

    “这……”

    裁判听到这话,额头直冒虚汗。

    他们哪里敢让扁子桃大师闭嘴?除非他们不想在天玄商会混了。

    小祖宗,你跟扁子桃大师斗嘴就斗嘴,可别将他们这些小人物牵扯进来啊。

    “解丹,开……开始!”

    裁判赶紧宣布解丹环节开始,同时将沙漏倒过来计时。

    唐生拿起剩下的那颗毒丹,吞服进去。

    这颗毒丹的这点毒性,根本伤不得唐生的,他那古怪的十二经脉,完全能够解毒。

    可是为了演得逼真些,唐生还是让毒性在他身体里蔓延。

    很快,唐生的体内也出现跟先前扁子桃大师一模一样的中毒症状。

    皮肤出现青斑,脸上冒虚汗,嘴唇也发青。

    唐生拿出金针,开始往他的手臂上扎了几下,似乎在验毒。

    他皱着眉头思索了好了一会,这才起身,走到药架边,拿了几株药草,似乎不满意,又将这几株药草放回药架上去。

    看样子,他似乎遇到了困难了。

    “糟糕了!唐生小神医,似乎解不出这扁子桃的毒丹之毒了!”

    “他犹犹豫豫的,拿了药草又放下,似乎心里并没有谱!”

    “哎!他还是太年轻了,才十六七岁,就算是打娘胎里就开始学习丹道医术,那才学了几年啊。这扁子桃也太无耻了,活了一大把年纪,都快进棺材了,还来以大欺小,欺负唐生小神医!”

    台下的观众都以为唐生解不出这毒丹了,很多人都在为唐生说话。

    “哼!我师父炼制的毒丹,这小子又哪里解得开?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我看这小子,怎么还有脸活在这世上!”

    “不过,这也难消我的心头之恨!他不是有个小丫鬟么?他跪城门学狗叫的时候,我们就将他的小丫鬟抓了,就当着他的面扒光光,轮虐他的小丫鬟!”

    人群里,有两个戴着面具之人,看到唐生解不出这毒丹后,低声的交流着。

    一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唐生碎尸万段的姿态。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刚刚跪完城门学完狗叫,骂完他们祖宗十八代的石庚庆和李克。

    他们早就没脸见人,所以去到那里都要戴着面具,生怕被别人认出来了。

    红霜兵团那边,茹姐、铁哥等人,看到唐生这副姿态,也全都紧张起来。

    东伯雪也同样如此!

    “唐生,丹斗前你自信满满,我相信你一定会解得出这毒丹之毒的!”

    她心里暗自的想着。

    “少爷,你一定行的!”

    小溪也很紧张!

    不过她眸子里全都是对唐生的信任。

    “小丫头,想好了没有?你现在做决定,我立刻去救你少爷!跪城门学狗叫,还要骂自己的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啊,那简直让人生不如死!你若是希望你少爷好,那就答应我吧!”

    林泽乾趁机说道。

    他看着小溪那紧张的侧脸,那张还有些稚嫩却已经非常绝美的侧脸,不由得有些痴迷了!

    他甚至意淫幻想着,若是这丫头再长几年,倾国倾城,他将这样的一位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压在胯下,肆意驰骋,听她**的场面,那该多**啊。

    想到这里,他觉得他身体的血液都沸腾了,某个部位在充血!

    “我少爷一定会赢的!”

    小溪瞪了那林泽乾一眼,眸子里全都是厌恶!

    不过,这一瞪眼,瞪得林泽乾整个人都酥了大半。

    “够了!林泽乾,你给我闭上你的臭嘴!”

    东伯雪怒声喝道。

    “呵呵!东伯雪你这么紧张那个小子,该不会,你是喜欢上那个小子了吧!”

    林泽乾很不爽,他酸溜溜的说道。

    “你……你休要胡说八道!”

    东伯雪听到这话,又羞又怒!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羞!

    “还真羞了啊!看来你还真是对这小子有点意思了!很好,很好!我们玄木剑宗武门的堂堂冷美人,居然喜欢唐家城的一个废物垃圾小子!这事情若是传到了武门内,这可不只是让人大跌眼镜那么简单!你的那些追求者,会不会蜂拥而来,将这垃圾废物小子给直接撕碎?”

    林泽乾一脸幸灾乐祸的冷笑。

    反正他也不打算追求东伯雪了,索性就直接撕破脸皮吧。

    “你……”

    东伯雪大怒,就想要拔出宝剑来!

    “雪师妹,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你看,唐生挑选好药材了。”

    南音拦住了东伯雪,她厌恶的看了林泽乾一眼,似乎连理会都懒得理会。

    东伯雪闻言,目光也赶紧往唐生那边看去。

    只见唐生已经挑好了药材,走到他那边的丹台上。

    “咦?”

    她突然发现,那边先前还得意洋洋自信满满的扁子桃大师,此刻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