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兵不厌诈?
    唐生居然拿了和跟扁子桃大师先前配置毒丹时,所拿的药材一模一样。

    这让所有人的小心脏,不自觉的加速跳动起来。

    “不会的!不会的!扁子桃大师可不是李克那个废物!若是唐生敢拿先前的毒方来赌,那么扁子桃大师定然可以解掉的!”

    西伯洛津心里暗自的想着。

    可不知怎么的,他情不自禁的捏紧着拳头,手心里全都是汗。

    “师姐,你说他……他到底要干什么啊!”

    东伯雪声音有些发颤。

    因为她没有看过唐生跟李克的丹斗,所以,她还不太像台下的观众那样,明白唐生这拿着跟扁子桃同样药材的含义。

    “他该不会也是想配置出跟扁子桃一样的毒丹吧。”

    南音大胆的猜测。

    同样的丹方,稍加改变,也会呈现出不同的毒性。

    但是这样太冒险了。

    扁子桃这样的大师,会不对这张丹方的其它变化做了研究么?

    “哈哈!我看这小子是肚子里没有料!也就恰好知道这种丹方!他输定了!”

    林泽乾大声的嘲笑道。

    想引起三女的注意。

    不过,这一回,东伯雪、南音和小溪,都直接将林泽乾给无视掉。

    这让林泽乾心里更是恨痒痒的。

    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见唐生拿着这些药材,煎、熬、煮、磨,一系列的炼药手法,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在场人的丹道医术水平有限,看不出其中的奥义,哪怕是六品药师李克,也看得一头雾水,根本看不出唐生这配置的毒丹是否是跟他老师扁子桃的一样。

    一刻钟不到。

    唐生就已经将毒丹和解药都已经配置好,拿到了擂台的中央。

    裁判那边,示意可以解开扁子桃大师的眼罩和耳塞。

    扁子桃走到擂台的中央,拿起唐生炼制的毒丹和解药,在鼻子边嗅了嗅,脸色顿时古怪起来。

    “小子,你用了跟我一模一样的丹斗之方?”

    扁子桃大师顿时看出了端倪。

    “没错。”

    唐生大方的承认。

    “你以为我是李克那个废物么?同样的丹斗之方,不同的药物成分配置,毒丹之毒性也会发生变化!我对这张丹斗之方有了很深的研究!你想从我手里蒙混过关,你还太嫩了!做你的春秋大梦吧!”

    扁子桃大师得意的大笑起来。

    “是么?”

    唐生嘴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一丝的不屑之色。

    “扁子桃大师,可以验丹了么?”

    裁判小声的问道。

    “可以开始了。”

    扁子桃说道。

    “验丹,开始!唐生,你可以验丹了!”

    裁判这才说道。

    “就验这颗吧。”

    扁子桃指了指其中一颗毒丹,示意唐生服用这颗下去。

    唐生将毒丹服用,任由毒丹的毒性蔓延至他的全身。

    慢慢的,他的皮肤出现了青斑,额头冒虚汗,嘴唇也发青。

    几位裁判轮流诊断唐生的体内中毒特征,他们的脸色全都古怪起来,因为这中毒症状跟先前扁子桃所炼制的毒丹一模一样。

    可……真的是一模一样 的毒丹么?

    他们不敢确定!

    因为有前车之鉴!

    三天前的那场丹斗,唐生配置的毒丹也跟李克大师的毒丹一模一样,可最后李克大师栽倒在这里了。

    扁子桃也亲自上阵,检查唐生体内的毒素。

    别看他口气大,可这个时候,他也不敢托大。

    “咦?”

    不诊断还好,这一诊断,他的脸色顿时也古怪起来。

    居然一模一样!

    没错,那毒素的成分,跟他炼制的毒丹一模一样!

    怎么可能?

    “小子,这其中,定然有诈,是不是?”

    扁子桃惊疑不定的看着唐生。

    不知怎么,他看到唐生那双冷淡的眸子时,心里就生出了一种莫名的慌张。

    “想知道么?你学三声狗叫,我告诉你。”

    唐生淡淡的说道。

    “你……小子,别嚣张!”

    扁子桃忍住怒火。

    每隔几分钟,就给唐生诊断一次,来判断唐生体内的毒素变化情况。

    可这一诊断,他的内心就越疑惑了。

    因为这毒素的变化,当真是跟他的毒丹一模一样啊。

    “这小子,该不会真的是照搬吧!”

    心里越疑惑,他就越慌张。

    “时间到!唐生,你可以验解药了!”

    裁判说道。

    扁子桃闻言,这看过去,才发现沙漏的时间已经流完了。

    恨恨的瞪了几个裁判一眼,他心里还没有底呢!

    唐生可懒得理会这扁子桃,拿起解药,吞服下去,体内的毒素慢慢的清除干净。

    “验丹,无误!”

    裁判检查了一遍唐生的身体状况,发现中毒的特征都已经解了,无奈的说道。

    “小子,无论从毒丹的药性成分,还是从中毒迹象!你配置的毒丹都跟我的一模一样!我有八成把握断定,你就是用我的丹方来配置的!兵不厌诈,好心机啊!三天前你是这么赢了我徒儿李克那个废物的,所以,如今想要反其道而行之,是么?”

    扁子桃大师突然大声的喝问。

    他的老眼迸发出精芒,死死的盯着唐生乌溜的眼眸,似乎想要从唐生的眼眸里看出答案。

    “学三声狗叫,我告诉你答案。”

    唐生还是那句话。

    “你……”

    这让扁子桃气得想要跳过去咬下唐生几块肉,这个混蛋小畜生,实在是太过气人了。

    不过,台下的观众,听到扁子桃的这番话,再度哗然。

    “扁子桃哪怕再可恶,他也是八品药师!他说唐生小神医的毒丹跟他一模一样,还有八成把握来肯定,难不成,唐生小神医还真是炼制了跟先前一模一样的毒丹?”

    “兵不厌诈,这兵行险着,扰乱对方的心里判断!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就看扁子桃敢不敢赌了!若真是那样,我们也不由得佩服起唐生小神医的心思胆大了!”

    观众们议论纷纷。

    “扁子桃大师,你可要挺住啊!你可别要被这个小子给迷惑了啊!你一定要解得出这毒丹啊!否则……否则我们就完蛋了!”

    这一刻,西伯洛津紧张死了!

    不能输啊!

    他一想到这输的结果,要跪城门学狗叫,骂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

    他……他干脆死了算了!

    “师父!不能输!不要中了唐生那个小畜生的奸计!坚持你的判断!你一定要赢啊!”

    人群里,李克紧张得捏紧的拳头,指甲都陷进肉里了。

    他当然希望扁子桃能赢,然后让唐生这个小畜生跪城门学狗叫三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