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最大欺辱
    虽然扁子桃大师说了,他有八成的把握判断唐生炼制的毒丹跟他炼制的一模一样。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就是一样的。

    毕竟,有了三天前的李克的前车之鉴。

    那可是血淋淋的惨案啊。

    扁子桃自己也不敢肯定。

    八成把握!

    就是说,还有两成把握是假的了!

    他知道,他只有一次配置解药的机会,因为解药一旦配错了,服用下去后,就会跟体内的毒素中和,产生新的变化。

    那个时候,再想解毒,已经来不及了。

    不知不觉的,他的背后已经被汗给浸湿了。

    “裁判,这扁子桃大师都想了这么久了!你也不能偏心得太明显,适时候宣布解丹环节开始了吧。”

    唐生淡淡的提醒着。

    “扁子桃大师,可……可以解丹了么?”

    裁判无奈的问道。

    他当然是想给扁子桃大师更多时间的思考了,可是当着全唐家城的百姓,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好偏心得太明显了。

    “可以了。”

    扁子桃点点头。

    此刻,他的眉头还是皱着的。

    很显然,他越想越疑惑,越想心里越摇摆不定。

    “解丹,开始!”

    裁判这才宣布解丹环节开始。

    扁子桃拿起毒丹,吞服进去。

    不管如何,还是要他亲自服用毒丹,感受一下这毒性,他才能够最终的确认。

    毒药服用进入体内,散发进入四肢百骸里。

    慢慢的,扁子桃的肌肤上开始出现青斑,额头冒虚汗,他的嘴唇也发青了。

    “没错!这毒性跟我配置的毒丹一模一样!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是用我先前所用过的毒丹之方?”

    扁子桃的心里再度的震撼。

    如果说,他先前只有八成把握肯定,那么现在他就有九成九的把握肯定了。

    只是,为什么他的心里会这么的慌?莫名的慌张起来了!

    就在扁子桃皱眉思考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的从沙漏里留下来。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仅仅的盯在扁子桃的身上。

    “小子,你故弄玄虚!你就是拿我的毒丹之方来配置的!还想吓唬我?”

    大约还剩下一刻钟左右,扁子桃突然从盘膝而坐的地上跳了起来,用手怒指着唐生的鼻子,大声的说道。

    “你口口声声说你那徒儿李克乃是垃圾废物,给你丢脸了,我看,你这个做老师的,水平也就这个样子。”

    唐生淡淡的说道。

    “你……小子,这场丹斗我若是赢了,定然将你挫骨扬灰!”

    扁子桃大师怒道!

    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从来没有人这么对他无礼过。

    他觉得,唐生这样的嘲讽,乃是对他莫大的侮辱!

    “你赢不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做好跪城门学狗叫,骂你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准备吧!这丹斗赌约 乃是你们天玄商会所立,本想置我于生不如死的境地,现在,反而留给你们自己来享受了。”

    唐生说道。

    “你!你这是心理战术么?被我说中了,你就说这些话来扰乱我判断么?小子,你未免太嫩了点!回去再修炼几年吧!”

    扁子桃大师不信。

    时间不多了。

    他也不再跟唐生来废话。

    走到药架上,快速的拿起十几株药材,回到炼丹台前,开始配置解毒丹。

    半刻钟不到,解毒丹就已经配置出来了。

    “小子,看好了!看老夫戳破你的故弄玄虚!”

    扁子桃说着,将他配置的解药吞服下去。

    周围的人也都紧张起来,他们见到扁子桃如此的自信满满,还都以为他能够解了这毒。

    解药入体。

    只见扁子桃身上的中毒症状,慢慢的消失了。

    “还真是一模一样的毒丹啊!”

    “唐生小神医,这回心也太大了!”

    “兵不厌诈!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唐生小神医,这回算是栽跟头了!”

    台下的观众看到这一幕,还都以为扁子桃大师已经解毒成功了,纷纷摇头惋惜。

    “哈哈!扁子桃大师,又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就被打败?他又不是李克那个垃圾废物,怎么会识不破唐生这小畜生的伎俩?各胜一局,他们算是平手!还要进行下一轮交手!哼,我看这小子还那么走运么?还能正好看过扁子桃大师的丹方么?”

    另一边的西伯洛津,看到这一幕,长舒一口气。

    捏紧的拳头总算是松了下来,他突然发现,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他的背后全都被冷汗给浸湿了。

    “哈哈!我就说嘛,唐生这小子,也只是靠运气好!他怎么回事扁子桃的对手?如今是打平,他们还要继续丹斗比下去!可一而不可再,唐生不可能还好恰好看过扁子桃的丹斗之方的。小丫头,你想好了没有?到底要不要求我去救你家少爷?”

    林泽乾很开心。

    他仍然不死心,在动摇着小溪的意志。

    “林泽乾,你给我闭嘴!”

    东伯雪冷喝!

    将小溪护在身后!

    “哈哈!你的小情郎很快就要跪城门学狗叫,还要骂起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这要整整三年!人生能有几个三年?到时候,他若是跪完了,整个人的精神也崩溃了,城外了白痴!我看,你到时候还会喜欢么?”

    林泽乾嘲讽着。

    仿佛看到了唐生跪城门学狗叫的贱样,心里说不出的开心。

    “你……”

    东伯雪一听,又羞又怒!

    什么小情郎?

    她只是欣赏和好奇唐生这个人身上所笼罩的秘密而已!

    她根本就没有其它任何的不纯想法。

    可到了林泽乾这狗嘴里,却总是吐出这么多让她恶心的话语来。

    “雪师妹,不要跟这种人说话!你越跟他说,他就越得意!你快看,扁子桃那边,似乎出问题了!”

    南音突然开口,她真的是连看都懒得看着林泽乾一眼。

    若非是林泽乾的父亲乃是玄木剑宗任务殿的长老,故意安排这林泽乾跟她们师姐妹一起执行这个任务,她们又怎么可能跟这种人渣在一起?

    “哦?”

    东伯雪闻言,赶紧朝着扁子桃那边看去。

    只见扁子桃身上的青斑慢慢的褪去,可就在这个时候,慢慢的又出现了红斑。

    他整个人的额头不在冒虚汗了,可是脸色看起来惨白如纸,非常的吓人。

    “小子,你……你骗我?”

    扁子桃大师幡然醒悟。

    他上当了!

    唐生这小子配置的毒丹,看似跟他配置的毒丹毒性相似,其实在细微处,有些不同,有几分异样的毒性,藏在他身体的几处穴位里!

    等着他炼制的解毒丹吞服下去,那几分异样的毒性就会爆发出来,演变成为新的毒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