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狠辣霸道
    “我哪里骗你了?我配置的毒丹,你解不出来!你技不如人,还想耍赖么?”

    唐生不屑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沙漏的沙子也漏完了最后一丝。

    “你……”

    扁子桃大怒。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唐生冷冷的打断:“时间已经到了!你还没有解了我的毒丹,你输了!有什么话,还请跪城门学狗叫,骂完你祖宗十八代狗娘生狗娘养的三年后再告诉我吧!”

    “你……气煞我也!”

    扁子桃大师一听,只觉得气急攻心。

    输了?

    他居然输了!

    一想到输了的代价如此之惨绝人寰,毫无人性,扁子桃直接一口血喷了出来,晕死了过去。

    “将解毒丹给他吞服下去,用金针刺激他的玉堂穴、太乙穴……”

    唐生对着旁边几位发愣的裁判说道。

    这几位裁判不敢怠慢,赶紧去抢救晕死过去的扁子桃。

    不过,场下的观众却沸腾起来。

    “赢了?唐生小神医居然赢了?这……这也太神奇了!”

    “似曾相识啊!这简直跟三天前他赢了李克那个人渣的场景,一模一样!”

    “哈哈!有好戏看了!跪城门学狗叫!”

    “我也想看看,想西伯洛津、扁子桃这种级别的人物,跪城门学狗叫,到底是什么样的场景!”

    “啊啊啊!这一会,可是一跪就跪三年啊!这和三天三夜,完全是两码事啊!”

    “这就叫做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他们本来想通过这样恶毒的法子来整唐生小神医的,可没想到唐生小神医医术高绝,他们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己作死了!”

    “没错,没错!跪城门,学狗叫!骂你祖宗十八代!”

    “跪城门,学狗叫,骂你祖宗十八代!”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起的口号,紧接着整个广场都响起了这样的口号。

    “你……”

    扁子桃大师刚刚被周围的裁判给救醒过来,可一听到这铺天盖地的人浪声,都是喊他跪城门学狗叫,骂其祖宗十八代的,他一气之下,又晕过去了。

    “快,快捏扁子桃大师的人中穴!”

    那几个裁判药师不解风情,又硬是将“晕”过去扁子桃大师给救清醒了。

    “这这这……”

    西伯洛津直接瘫软在椅子上,听着这铺天盖地的人浪口号声,一想到这丹斗输了之后的下场,他吓得双腿发软,浑身都冒着冷汗,三魂七魄仿佛都离体了。

    “西伯洛津!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的脸面,都给你这番愚蠢的行为给丢尽了!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东伯雪起身,走过去,寒声喝道。

    看着西伯洛津的目光,一点儿同情也没有。

    从一开始,她就不同意西伯洛津对付唐生,可是西伯洛津此人呢?非但不给她面子,不将她放在眼里,还要将唐生要往死里整!

    现在,自食恶果了吧!

    “你……东伯雪,你……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是不会放过唐生那个小畜生的!”

    西伯洛津精神几近崩溃,他状若疯癫,突然狂声大吼起来。

    “死到临头,你还执迷不悟么?很好!本来我还想向唐生求求情的,既然你到现在还对我,对唐生怀有如此的恨意,那么你就跪城门学狗叫去吧!”

    东伯雪也是被再度激怒了!

    “跪……跪城门学狗叫?不……不!我才不会去!三年啊!如果我跪三年,那么我不成为一条疯狗了么?绝对不行,绝对不行!”

    西伯洛津声音发颤,浑身发抖。

    突然之间,他拔地而起,运转身法,就想往外逃!

    没错!

    他宁可死,也不愿意承受如此的屈辱!

    可他不想死,所以,他要逃!

    西伯洛津的逃跑,让在场之人,都有些始料不及。

    东伯雪也有些错愕。

    可就在这个时候,东伯雪的身后,突然一道身影飞掠而起,后发先至,追上仓惶而逃的西伯洛津!

    然后,一道剑光以无以伦比的速度,奔袭向西伯洛津的脖子。

    剑起,人头落!

    只见西伯洛津的身体,带着鲜血喷涌而出,重重的倒在擂台之下,而他的人头却被这道身影提起,飞掠到擂台中央。

    众人定睛一看,砍下西伯洛津人头的,正是林泽乾!

    “在下玄木剑宗武门真传弟子林泽乾!西伯洛津这条老狗,既然以玄木剑宗的名义起了誓言,那就应该履行!他敢践踏玄木剑宗的名义,我就砍下他的狗头,以儆效尤!”

    林泽乾手持带血的灵剑,左手还拎着林泽乾的人头,他身材高大,这一刻看上去,还真有那么几分君临天下的霸气!

    唐生也忍不住看向这林泽乾几眼。

    这是东伯雪身边的朋友,因为事发突然,东伯雪还未向他介绍。

    “若让西伯洛津逃了,此人定然找我报复!杀了也好!”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什么跪城门学狗叫?在唐生看了,如果能够直接的除掉,那是最好解决麻烦的办法了。

    不过,林泽乾可不这么想。

    他瞥了那边的唐生一眼,心里冷笑道:天玄商会这帮废物,连唐生那个小子也都弄不死,留着你们有何用?留着你们跪城门学狗叫,让唐生那小子得意开心么?老子偏不让!

    看着敌人受辱,乃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

    可是林泽乾偏偏就不想唐生开心!

    所以,他才这么直接过段的砍下西伯洛津的人头。

    他这也是利用这种血腥暴力的方式,来抢走这一刻唐生的风头!

    果然,台下的观众也都被林泽乾这副杀神的样子给震撼住了!

    当场就斩杀西伯洛津这么一位大人物的头颅?

    这也太过震撼了!

    愣了好一会儿,他们才回过神来。

    “杀得好!杀得好!”

    很快就有不怕事大的人,大声的喊了起来。

    “你……”

    东伯雪也愣了愣。

    她极度不解的看向林泽乾,这个家伙明明对唐生心怀敌意,怎么如此好心,帮忙看下西伯洛津的人头了?

    而且,这么直接就斩杀西伯洛津的人头,只会更加的激怒唐生和西伯世家之间的恩怨。

    斩杀了西伯洛津的人头,林泽乾还不满足。

    仿佛台下的观众的欢呼,让他的自尊心得到了极度的满足。

    他大步走到还在装晕的扁子桃面前。

    “滚开!”

    他冷声喝道。

    那几位裁判被林泽乾的杀意笼罩,吓得直接瘫软在地上。

    在地上装晕的扁子桃,一个激灵,也吓“醒”了,他赶紧从地上爬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他可不想死。

    可看到林泽乾手里提着的西伯洛津的人头,他也被吓得四肢发软。

    “老狗!认赌服输,你不跪城门学狗叫,居然躺在地上装晕,以为这样就能蒙混过关么?给我死!”

    林泽乾话语落下,手起剑落。

    扁子桃的人头就这样直接从脖子上滚落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