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想抢风头?
    扁子桃的无头尸体,软软的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他的人头滚落得很远,一副死不瞑目的错愕!

    林泽乾将手中的西伯洛津的人头,跟扁子桃的人头仍在一块,对着天玄商会的人吩咐说道:“将这两个人的人头,挂在南城门的门口!昭告天下!这便是以玄木剑宗名义起誓,却不履行誓言的下场!玄木剑宗的名义,不容任何人来玷污!”

    他寒声说道,配合着他此刻杀气凛凛的姿态,当真是无比的霸气。

    这一番杀伐,台下的观众都为他欢呼,他的风头瞬间盖过了唐生!

    “此人,来者不善!”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敏锐的从林泽乾看他的几次眼神里,感受到一丝不善的敌意。

    他记得,自己从未得罪过这个人。

    但这个世界就是如此,很多时候不是你不想惹麻烦,麻烦就不会来找你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唐生也不怕麻烦。

    可他的心里还是警惕起来了。

    这林泽乾敢于当场斩杀西伯洛津和扁子桃的人头,身份背景定然非比寻常。

    “少爷!”

    小溪跑到唐生的身边,水灵灵的大眼睛满是关心。

    “少爷我没事!你怕不怕?”

    唐生问道。

    他指的是擂台上扁子桃的尸体和两个狞恶的人头。

    “少爷,我……我不怕!”

    小溪勇敢的回答。

    “嗯。”

    唐生摸摸小溪的小脑袋。

    这时候,东伯雪和南音也走了过来。

    “东伯姑娘!”

    唐生想说什么,东伯雪似乎明白。

    她先说道:“天玄商会是天玄商会,西伯世家是西伯世家,你是我东伯雪的朋友!你既然没有错,那么我不会让任何人动我的朋友的。”

    她声音坚定,表明她的态度。

    “我也认定你这个朋友了。”

    唐生也坚定的说道。

    “我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南音师姐!”

    东伯雪这才介绍道。

    “在下唐生,见过南音姑娘。”

    唐生说道。

    看着这位英姿飒爽的蓝衣女子。

    “在这一路上,雪师妹跟我提起最多的就是你了!今日一见,我也明白了,为什么雪师妹这么喜欢提起你了!你确实很让人印象深刻。”

    南音笑着说道,眸子盯着唐生那张很吸引女人目光的俊美脸蛋看着。

    “唐生,在下林泽乾,乃是东伯雪和南音的师兄,我父亲乃是玄木剑宗任务殿的长老!你唤我林大哥就行了!”

    一旁的林泽乾,等了许久,却见东伯雪没有任何向唐生介绍他的意思。

    只好走过来,自我的介绍起来。

    他的心里是看不起唐生的,更不屑向唐生介绍他自己的。

    只是为了接近小溪,他也豁出去了。

    “林……”

    唐生刚想要礼貌的回礼。

    不过,话都没有说完,就被东伯雪给拦住了。

    “唐生,你别理他!这个人乃是个小人!我和南音师姐都和他关系不是很好!而且他想要打小溪的注意!用心很不纯!”

    东伯雪就是这么直来直去的性子。

    就当着林泽乾的面,这么的跟唐生说了。

    “东伯雪,你……”

    林泽乾大怒,没想到东伯雪这贱人,居然敢当众这么说他。

    “哦?”

    唐生一听,眸子里寒芒一闪。

    人有逆鳞,触之必怒。

    小溪就是唐生的逆鳞,她有一双跟他前世师姐一模一样的眼眸。

    前世他师姐守护他,今生,他想守护好小溪!

    所以,听到任何想打小溪坏主意的人,唐生心里都很怒!

    “少爷!刚刚你在跟扁子桃丹斗时,他就一直希望你输,还想着要我跟他走。我很讨厌他!”

    小溪气鼓鼓的说道,同时恶狠狠的瞪着那边的林泽乾。

    “原来如此!倒是在下辜负了林公子的期望了。”

    唐生冷冷的看着这林泽乾,语气冷淡的说道。

    这语气,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那就是让这林泽乾最好离他和小溪都远一点。

    林泽乾没想唐生这只身份卑微的小蝼蚁,居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对他说话。

    心里很怒,可他还是压制住心里的怒火和杀意。

    “唐生,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应该知道我的身份和能耐的!这次丹斗过后,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更不会放过你了!你和天玄商会、西伯世家的恩怨虽然大,但只需我去求我父亲,我父亲一句话,就可以让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放过你,让你继续活在世上。”

    他淡淡的说道。

    那目光,带着一种居高临下的轻蔑,他看着唐生就如同看着一只卑微的爬虫。

    “不需要。”

    唐生直接的拒绝。

    “唐生,你贱命一条,你不为你自己着想,那你也应该为小溪着想吧!你得罪这么多人,这么多势力,你注定一死,你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小溪跟着你,只会受苦受难!你就这么自私,忍心让小溪跟着你一起送死?”

    林泽乾寒声说道,同时给唐生扣下自私的罪名。

    “我家少爷若是死了,那我就跟我家少爷死在一起!”

    小溪大声的回应,态度斩钉截铁。

    她跟唐生相依为命,若是没有唐生了,她也觉得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意义了!

    “你……小溪,这样的垃圾废物,根本不值得你这样!在这个世界上,比唐生这个垃圾废物好上百倍千倍的男人,多得是了!只是你如今还没有见过世面,才会认为唐生这个垃圾废物好而已!”

    林泽乾大声的说道。

    听到小溪这般话语,他心如刀割,对于唐生的恨意更深了。

    “住嘴!林泽乾,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走吧!”

    东伯雪挡在了唐生的面前,怒视着林泽乾,她越看越觉得这个人恶心。

    “你……你们!哼!你们给我等着!”

    林泽乾怒极而笑,一拂袖,转身离去。

    唐生看着林泽乾这番离去的背影,他的眸子里闪烁过一抹寒芒。

    “此人性子,睚眦必报,他这回明着得不到小溪,定然会来跟我玩阴的!”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不过,他也不怕!

    此人若敢来,他有把握将其斩杀!

    “丹斗已了!唐生,我们先回去吧。”

    东伯雪说道。

    她有些话想要对唐生说,不过,在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

    “也好。”

    唐生点点头。

    至于擂台上西伯洛津和扁子桃的人头?

    他相信,自然会有人来清理的。

    他也知道,他和天玄商会、西伯世家的恩怨,这才算是个开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