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小小失落
    是啊!

    以唐生如今的丹道实力,只要他开口,玄木剑宗境内,绝对有很多势力都抢着向他抛出橄榄枝。

    至于得罪西伯世家和天玄商会?人家那些势力,根本就不会将西伯世家和天玄商会放在眼里!

    唐澜毕也说完,也不再说了。

    唐云天也在沉默。

    整个会议室,也都在沉默之中。

    大半个时辰过后。

    探子又来报。

    “报!”

    这个声音,打破了会议室的沉默,所有人几乎都本能的惊颤而醒。

    “下半局丹斗结果如何?”

    唐云天赶紧问道。

    九大长老也都竖起了耳朵。

    “唐生赢了下半局!这场丹斗,唐生赢,扁子桃输!”

    探子说道。

    哐当一声,也不知道谁打翻了茶盏,不算大的声音,在这落针可闻的会议室里,清晰可闻。

    “既然大家都无法决断,那就请太上阁来决断吧!如果太上阁都无法决断,那就请老祖宗来决断吧!”

    唐澜毕最先回过神来,打破沉默。

    “好吧,那就请太上阁来决断吧!”

    唐云天说道。

    太上阁,那是唐世家的太上长老组成的内阁,平时不理事务,只有家族无法决断的重大事务,才会请太上阁来决断的。

    ……

    唐生带着东伯雪和南音,从中央广场回到了他的府邸。

    “茹姐、铁哥,这次多亏了你们和红霜兵团的兄弟姐妹们的助阵!”

    唐生感谢着说道。

    “小神医,你就别客气了。我们哪里有什么本事?就是跟过去凑个热闹,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哪里会将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是你丹斗赢了扁子桃,狠狠的打了天玄商会等人的脸!当然了,我们跟着你也沾了光,好好的出了口恶气!”

    茹姐客气的说道。

    如今的唐生丹道医术还在八品的扁子桃之上,前途不可限量。

    “你们这段时间,也要小心些。天玄商会定然会找我报复,我怕他们在我身上报复不了,定然会拿你们出气。”

    唐生提醒着。

    “我们会的!”

    茹姐说道。

    小溪给她们炼制的丹药,若是拿去卖,足够他们十几年的衣食无忧了。

    很多人都不必要抛头颅冒险进入尸魔山脉去猎杀凶兽了。

    唐生送走了茹姐、铁哥等人。

    他将东伯雪、南音引入客厅,小溪乖巧的去泡茶。

    “唐生,我师姐在尸魔山脉的时候,真气入侵了毒煞,你看看能不能帮她给解了?”

    东伯雪也不客气,直接的说道。

    她和唐生其实也认识不久,可是不知怎么的,她总有一种跟唐生相交了许久的感觉。

    或许,唐生这个人的身上,那种温润如玉的气质和性格,让她无比舒服的原因吧。

    “南音姑娘,方便伸出右手来,让我把脉么?”

    唐生说道。

    “好。”

    南音很爽快的伸出右手。

    唐生搭手上去开始诊断,同时辅助金针以治疗。

    “煞气入侵,倒是容易解。只是你修炼心法所伤到的经脉,不太好治疗。”

    唐生说道。

    “唐生,你医术果然了得,这扁子桃输给你,一点儿都不冤枉!我这经脉伤,乃是旧疾,我若是不说,别人根本就不知道,你居然只靠简单的把脉就知道了。你也无需为我这经脉伤费神,除非是灵丹师出手,否则无人能替我治疗。你只需为我将经脉里的毒煞排出体外即可。”

    南音佩服的说道。

    “也不需要灵丹师出手。我给你开一副药方,慢慢调养,半年后即可痊愈。”

    唐生说道。

    “你……你这话,当真?”

    南音听到这里,直接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她表面上看似对着旧疾无所谓,那是因为她找了玄木剑宗丹门的几位九品药师水准的师兄师姐来看,根本就治疗不好。

    “我恰好知道一副治疗你这种旧疾的丹方而已。”

    唐生谦虚点说道。

    “你若是能够治疗好我的旧疾,我……我南音欠你一个大人情!”

    南音神色认真的说道。

    “你是东伯姑娘的师姐,自然也是我的朋友。朋友之间,无需多言。我先为你排出体内的毒煞吧。”

    唐生说道。

    “好。”

    南音点点头。

    唐生当场就施针,这跟当初当街为铁中山疗伤时差不多,让南音听从他的吩咐,然后刺激她体内的穴道。

    他运用金针渡穴,帮南音将体内的毒煞给排出来。

    半盏茶的功夫不到,唐生就为南音给治好了。

    这样的丹道医术,也让在场的东伯雪和南音都看直了眼,对于唐生更加的佩服起来。

    随后唐生又写下一张丹方,当初叮嘱道:“每天早晨服用一剂,运功时依次刺激中注穴、气海穴、玉堂穴、太乙穴等十八处穴位,连续九个周天。记住,服药期间,禁止跟人动手。”

    “好。”

    南音点点头,如获至宝的将唐生写下的丹方给收好。

    “师姐,我这个朋友,还不错吧。”

    看到南音这个样子,东伯雪打趣的说道。

    “好好好,丹道大天才,年轻又俊俏,怪不得你一路上都念着他!”

    南音笑道。

    “你……师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只是跟你提起他,哪里一路上都念着他了?”

    东伯雪没想到南音会这么说,而且还是当着唐生的面,只觉得俏脸火辣辣的,好在她有面纱遮挡着,别人看不到,否则她的糗大了!

    她瞪着南音,又羞又恼!

    “好好好,你没有一路都念着唐生小神医,只是隔一会儿就跟我说一次而已。”

    南音很少看到东伯雪这副儿女羞态,更是觉得好玩起来。

    “你……”

    东伯雪羞得无地自容,她不敢去看唐生。

    “南音姑娘,你也不要拿我和东伯姑娘开玩笑了。东伯姑娘,我这次又得罪了天玄商会,你是东伯世家的子弟,却站在我这一边,家族那边你怎么交代?”

    唐生问道。

    对于女儿之情,他本来就后知后觉。

    再加上他的心早有所属,自然也不会对东伯雪有什么其它的念想,只是将其当做是好朋友,仅此而已。

    “我……我是我,家族是家族。”

    东伯雪说道。

    不知怎么的,她听见唐生这番话时,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小失落的情绪。

    “唐生,你得罪了天玄商会和西伯世家,对了,你也要小心林泽乾!此人睚眦必报,又极度好色,他看上了小溪,定然不会轻易放弃的。你有什么打算么?”

    南音也不再开东伯雪的玩笑,认真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