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药师房间
    龙血传承的三篇功法,每一篇又分为天、地、玄、黄四阶,对应着同等的初期、中期、后期和圆满四阶。

    “要修炼龙皮篇,首先要配制龙皮丹!”

    唐生的目光,重新落在了手中的龙血玉手镯上,看着上面几近于无的血丝纹路。

    “用生灵的精血来血祭龙血玉,龙血玉内会慢慢的孕育出龙之精血。”

    龙皮丹,它需要以龙之精血为引,用一百零八味灵药来炼制。

    “配置龙皮丹的一百零八味辅药,都只是寻常的灵药,它们在世俗里是宝贵之物,可在玄木剑宗上,应该很容易就可以找得到。”

    想到这,唐生的眸子里,闪烁着期待之色。

    “以小溪那般妖孽的天赋悟性资质,她在玄木剑宗内,很容易就出头,甚至会拜得强者为师。她帮我收集这一百零八味辅药,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也该找些生灵的精血来血祭这龙血玉手镯,让它孕育龙之精血了。”

    想到这,唐生的眸子里,迸发出一抹杀意,他看向窗外!

    窗外,不知何时已经起风了。

    将院落里的几株梨树的枝叶吹得哗哗作响。

    一个如同鬼魅般的影子,躲过在府邸里巡逻的红霜兵团的护卫们,快速又轻灵的落在唐生窗口边的黑暗里。

    连呼吸都控制着很轻,可是在唐生强大的灵觉感应下,根本就无所遁形。

    唐生的灵觉连对方的心跳频率声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既然来了,那就进来吧。”

    唐生淡淡的说道。

    “咦?你居然能发现我?”

    站在窗外黑暗里的铁无常,有些诧异。

    他是血影组织的天牌1号杀手,人称索命无常,只要他出手,从来没有人能够在他的手中逃得掉。

    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府邸里巡视一圈,并没有发现府邸内有天境强者暗中守护唐生。

    所以,才决定动手的。

    没想到,居然被发现了。

    既然被发现了,铁无常也不决定躲躲藏藏了。

    从血影组织收集的情报来看,这唐生只是淬体六重而已。

    哪怕如今唐生大喊救命,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将唐生的人头砍下,然后从容的离开。

    身影一闪,铁无常从窗口一跃而入,敏捷又轻灵的身法,让他在黑夜里如同一个索命的恶鬼。

    “你是唐生?”

    铁无常冰冷又简短的问道。

    窗口的月光正好照到唐生的床头,能够看得清楚床上盘膝打坐的唐生的面容。

    不知怎么的,铁无常的内心突然生起了一种莫名的不安之感。

    “是的。”

    唐生点点头。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铁无常很是不解。

    在杀唐生之前,他要弄清楚这个问题,好在以后的暗杀行动中,避免这样的失误。

    “药师都有一双很灵敏的鼻子,能够嗅辩得出药草上的气味,自然也能够嗅得到你身上的体味以及特意涂抹的那些可以驱虫药膏的气味。”

    唐生淡淡的说道。

    “原来如此。我很奇怪,既然你知道我是来杀你,为什么你不怕?你也不呼喊求救?”

    铁无常又提出第二个问题。

    “因为根本没有那个必要。”

    唐生平静的说道。

    “为什么?”

    铁无常继续问道。

    不过,他已经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柄剑,这是一柄通体黝黑的灵剑,正好和黑暗融为一体。

    “因为这是我的房间!一位药师的房间!”

    唐生的声音,在这一刻,仿佛有一种诡异的魔力。

    “你这话是……是什么意思?”

    铁无常问道。

    不知怎么的,此刻在他的心里,那种不安突然放大, 变成了一种危险的寒意。

    “我的房间,早就布置满了无色无味之毒!你没有我的解药,却擅自闯进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么多么?那便是在拖延时间,等待着毒性的发作。你运转真气,依次刺激一下你体内的四满穴、大赫穴、玉堂穴、太乙穴、章门穴、天枢穴,你就知道结果了。”

    唐生说道。

    铁无常听到唐生的话,又惊又骇。

    想到唐生的医术水平,那可是连八品药师扁子桃都可以打败的。

    他不敢怠慢,跟进根据唐生所提示的,运转真气,开始依次刺激他体内的四满穴、大赫穴、玉堂穴、太乙穴、章门穴、天枢穴。

    这不刺激还好。

    这一刺激完毕,他只觉得体内的真气,突然紊乱起来,一股异样的药力弥漫他的四肢百骸,将他的身体麻痹了过来。

    好强烈的毒性。

    只觉得全身无力,肉身麻痹,好像不受到的意志控制,砰一声,栽倒了下来。

    “很抱歉,你上当了!我的房间是涂抹了无色无味之毒,不过,如果你不运转真气去依次刺激四满穴、大赫穴、玉堂穴、太乙穴、章门穴、天枢穴这六处穴道,去激发这毒性,这毒性只是会让你的真气稍稍运转缓慢些,根本不会使你丧失行动能力。”

    唐生淡淡的说道。

    “你……小子,好狡猾!没想到我堂堂血影的天牌1号杀手,就这样栽在你这个黄毛小子的手里!”

    铁无常一听,几乎是气得吐血。

    “以你的实力,就算让你杀,你也杀不了我!不过,力气能省点,就省点吧。毕竟三更半夜的,吵到别人也不好。记住了,厉害的药师,同时也会是厉害的毒师。你们要去杀这种人时,最好是远远的放一个冷箭,近身去杀,那是最愚蠢的办法。当然了,你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唐生一边说着,一边缓缓的走到铁无常的身边。

    他将那龙血玉手镯拿了出来,手里还多出了一柄匕首。

    “你……你要干什么?小子,既然我铁无常栽在了你的手里,你就给我一个痛快吧!”

    铁无常硬气的说道,他并不怕死,否则他也成不了杀手。

    可不知怎么的,看到唐生这副模样时,心里就忍不住的发毛,一种不好的预感弥漫他的全身。

    “我会让你死的!不过,在你死之前,先用你的精血来血祭一番我这龙血玉手镯吧。”

    唐生淡淡的说着,手中的匕首已经轻轻的划破铁无常的脖子大动脉,在鲜血还没有喷涌而出的时候,他将龙血玉手镯放在了刀口处。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晶莹剔透的龙血玉,在遇到铁无常鲜活温热又充满生机的鲜血时,它突然发出一股诡异的暗红幽芒。

    那大动脉喷涌而出的鲜血,在这诡异的暗红幽芒里,诡异的被这股暗红幽芒给吞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