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来访之客
    死亡,并不可怕。

    可怕的是自己身处在绝望无助里,看着自己一点点的走向死亡。

    “啊~你……你在我身上干了什么?这……这是什么东西?”

    铁无常的声音充满了惊恐,他想要大声的喊叫起来。

    可是他的喉咙被唐生给割破,一点儿声音也发不出来。

    想要挣扎。

    可身体更是一点儿力气都没有,仿佛整个身体都不是他的一样。

    死亡,恐惧。

    绝望,无助!

    知道铁无常的身体血液被龙血玉给吞噬干净,成了一具干尸,他还没有死去,还剩下一丝意识。

    “魔鬼……你……你是一个魔鬼!”

    几近崩溃的眸子,模模糊糊的看着眼前的唐生。

    只是,他已经发不出声音来。

    他心里,全都是恐惧和后悔。

    如果给他选择,打死他也不会接这个任务,这个来刺杀魔鬼的任务。

    铁无常死了。

    死后并不能瞑目。

    他的眼睛是圆瞪着的,他的表情最后定格成为惊恐。

    唐生对此,一点也没有同情。

    杀人者,人恒杀之!

    像铁无常这样的杀手,惨死在其手里的人,不知有多少。

    这种人,也不值得放过。

    他拿起吸光了铁无常鲜血的龙血玉手镯,走到窗口,对着皎洁的月光看着。

    只见晶莹剔透的龙血玉手镯内,那原本近乎于无的血丝,此刻清晰了一点,也仅仅是一点而已。

    “看来,要想要它真正凝聚出龙血来,还要拿更多的生灵来血祭。”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当然了,这拿生灵血祭,并非是让唐生专门拿活人来血祭,可以去尸魔山脉里狩猎妖兽,拿妖兽来血祭。

    “妖兽的肉身远比人类强大,精血也是人类的十倍百倍!拿它们来血祭,应该会快很多。”

    唐生囔囔自语着,将手中的龙血玉手镯收进储物戒指里。

    来到这铁无常的尸体边。

    死去的铁无常,血液被吸干后,成为干尸的他,身体只有几十斤重而已。

    唐生将铁无常的储物戒指以及身上那柄漆黑的灵剑、身体佩戴的防御灵玉,都拿了下来。

    这是属于他的战利品。

    检查了一番这储物戒指,里面除了二十多块的下品灵石能够让他看上眼外,其它的瓶瓶罐罐的丹药、世俗的金票、银票,都不入他的法眼。

    他的目光,在落在那柄幽黑的灵剑上。

    “这是灵级一品的灵剑。”

    唐生挥舞几下,还算趁手,面对普通的凡兵,也能够削铁如泥。

    他再看向那块有点淡绿色的灵玉佩。

    “这也是灵阶一品的防御法宝。里面蕴含的灵性,应该可以抵挡两到三下普通灵丹境初期修士的攻击。”

    唐生暗自的想着。

    好在他巧施妙计,让这铁无常激发了其体内的毒性,丧失了战斗力,否则,若真是战斗起来,唐生虽然不怕这铁无常,但是铁无常有防御法宝护体,他也绝对奈何不得铁无常的。

    有法宝的天境强者和没有法宝的天境强者,完全是两个层次的区别。

    “有了这件灵剑和这块灵玉佩,我和林泽乾这等宗门天才,也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唐生说道。

    “当然了,他最好也识趣点。若是来杀我,那么我也不介意送他上西天。”

    唐生淡然的眸子里,闪过一抹凌厉。

    人不犯他,他不犯人!

    他不想惹事,当然也不怕事了。

    将地面上的铁无常的干尸拎起,随手扔进了窗外院落的枯井里。

    他没有惊动任何人。

    在这起风的夜里,又有多少的波涛,在暗自的汹涌着呢?

    ……

    第二天,风和日丽。

    唐生吃了下人们煮好的早餐,这时候,茹姐急急走进来。

    “小神医,唐世家的唐义双老前辈,前来拜见你。”

    茹姐提起“唐义双”这个名字时,脸色全都是恭敬之色。

    “哦?唐世家的人,终于来了么?这唐义双在唐世家里,是什么身份?”

    唐生问道。

    他只知道唐世家的长老,分为两个级别。

    普通长老和星级长老。

    普通长老,即普通族员的称呼,没什么权利,只是成年的族员的一种身份的称呼。

    星级长老,才是在家族里掌控实权的,分为一到三星。

    三星长老,只设有九个席位,即唐世家的九大长老。

    在唐生看了,唐世家要来拉拢他,至少派个三星级别的九大长老来,才能体现诚意的。

    “他是唐世家的前任家主,十年前才退位下来的。”

    茹姐说道。

    “哦?”

    唐生一听,眸子里闪烁一丝的思索。

    唐世家没有派如今掌控实权的九大长老来,却派了一位已经退居幕后的老家主来。

    这其中的含义,就值得玩味了。

    “我去相迎。”

    唐生走到前厅,只见一位白发老者,正襟危坐的坐在椅子上,桌前的热茶并没有动过。

    他看上去垂垂老矣,半截入土,可唐生却敏锐的感受到他垂老的身体内,正在孕育着一股极其强大的生机。

    就如同一颗埋在泥土里的种子,如果能够熬得过寒冬,带到来年冰雪消融,春回大地,那么它就能够破土而出,生根发芽!

    “此人半步灵丹境!而且离打破生命桎梏,进化生命,只差一丝丝了。”

    唐生心里暗自的想着。

    不过,这看似一丝丝的差距,古往今来,不知多少人卡在这关口上,雾里看花,不得其解。

    再走近。

    唐生看到这白发老者的正脸时,他目光一凛,愣了愣,有些意外。

    “是你……”

    唐生诧异。

    这老者,他认识。

    竟然是他刚刚觉醒记忆那会儿,在第三武道学院里那位出手帮助过他的扫地老人。

    原来他竟然是唐世家的老家主!

    怪不得当时的院长唐中简,对其如此的恭敬畏惧了。

    “唐生,当日在第三武道学院里,是老夫看走眼了。惭愧,惭愧!”

    唐义双起身,倒是他先开口起来。

    他也在认真的打量着唐生。

    这个少年,如今一看,给他的感觉和当日在第三武道学院里又完全不同了。

    还是淬体六重的修为。

    只是这少年的身上,此刻却多出了一股让他都说不清楚的气质,他还从这个少年的身上,隐约也感受到一丝隐藏在其体内的强大气场。

    “原来老前辈就是唐世家的老家主!看来,我们还真是有缘分啊。”

    唐生行了一个礼,笑着说道。

    “是有缘分!所以,知道我当初看走眼后,这就前来再见你一面,也算是当面赔罪了。”

    唐义双客套起来。

    唐生也跟着客套着。

    闲聊几句,唐义双也直接奔着主题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