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冤家路窄
    唐木苟的心里很紧张。

    这些天,他们一直都在查找唐生和唐小溪的下落。

    “老前辈叫做唐义双。”

    唐中简院长说道。

    “唐义双?莫非是我们唐世家的上任家主?”

    唐木苟听到这话,端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颤抖几下,显示出他的内心的恐慌。

    “正是他。他来我们第三武道学院隐居,只是想要感悟生死之道,好打破生命桎梏,达到传说之中的灵丹之境。”

    唐中简院长说道。

    “这么说,这唐义双前辈岂不是看上唐生了?”

    唐木苟心里一凛。

    “哈哈!木苟兄,唐义双老前辈,乃是天上的神龙,哪里会有闲情时时刻刻的关注我们这些蝼蚁的小事情?他当时只是一时兴起而已,我猜,过几天他就会忘记有那么一个人。”

    唐中简院长笑着说道。

    言语之中,多有讨好唐木苟的意思。

    “原来如此,若是在遇到唐生那个小畜生,那么我就不会留情了。”

    唐木苟说道。

    这段时间,龙少也不知发了什么疯,对那个唐小溪思念得紧,拼命的催促着要得到那个唐小溪。

    可是,唐生和唐小溪自那天离开武道学院后,就像是人间蒸发一样,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木苟老哥,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派人日夜的在唐生那小畜生的住所里盯梢着了。只要他一出现,我们的人立刻将他给擒拿下来!”

    唐骆统领说道。

    “嗯,实话告诉你们吧,龙少可是对那唐小溪很着迷的,我们若是能够将她找到,龙少高兴了,我们升官发财可不在话下!”

    唐木苟说道。

    唐骆统领和唐中简院长听着,眼眸也亮了起来。

    “第三武道学院那边,我也会让人盯着的。一旦唐生那小畜生出现,那么我也定然第一时间将他擒拿下来!”

    唐中简院长也表态说道。

    然而,就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门口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你们不用找了,我在这里。”

    好冷的声音,在场的三人听着,只觉得心里一凛。

    他们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英俊的少年,已经站在了大厅的门口。

    正在喝酒的唐木苟和唐中简院长,见到了这个少年,豁然的从座位上惊立而起。

    “唐生?是你?”

    他们又惊又喜。

    他们正绞尽脑汁的想着唐生这个小畜生,带着唐小溪正躲在哪里呢,没想到他就出现在了面前。

    唐生看到唐木苟和唐中简院长时,也是有些意外。

    他和林如火去了城卫兵七营,并没有找到唐骆统领,在城卫兵七营的牢房里也没有找到铁中山。

    然后,唐生和林如火就来到了这唐骆统领的府邸,他在明处,林如火在暗处,已经先一步潜入唐骆府邸搜查了,看看这家伙有没有将铁中山给关押府邸里。

    可唐生没想到,他才刚靠近大厅,就听见里面有人在讨论如何抓住他,然后将小溪来讨好什么龙少。

    “是我。”

    唐生目光落在唐木苟的身上。

    不知怎么的,唐木苟只觉得唐生的气质完全不同了,而且身上所穿的绸缎衣服,一看就知道是很名贵的。

    这小子怎么穿得起这样的衣服?

    他心里,隐约泛起了一种不安!

    “唐生,怎么你这么急着上门,是想要还那三万两的?”

    唐木苟说道。

    因为那三万两,乃是他对唐生动手的一个借口。

    “三万两?拿去!”

    唐生说着,直接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三万两的银票来。

    “呃……你这三万两银子,哪里来的?”

    唐木苟问道。

    他还没想到唐生如此轻易就拿得出三万两。

    “钱已经还你了,欠条拿给我!”

    唐生说道。

    “唐生,我看你这三万两,是偷盗而来的吧!这位乃是城卫兵七营的唐骆统领!你还不将你偷盗的事情,如实说来?”

    旁边的唐中简院长,突然开口,大声的喝道。

    “没错,唐生,你这个小畜生就是个穷鬼废物,你怎么能够在短短几天里,筹齐得了三万两?这钱,你定然是偷来的了!”

    唐木苟也反应过来了!

    是啊,给这个小子扣上一个罪名,不就得了吗?

    “唐生,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

    唐中简院长喝道。

    唐生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的无耻。

    “唐中简院长,当初我见你为人公正,才让你做我跟唐木苟欠条的见证人。没想到,几日不见,你竟然是这么一副嘴脸?”

    他冷冷的说道。

    “小畜生,连你那死鬼父亲都不敢如此对我说话,你敢如此对我?看来,我今天就将你打残废,看谁还会来帮你?”

    唐中简院长一听,大怒!

    管他这么多?

    现将这小畜生打残废了,再从其嘴里逼问出唐小溪的下落。

    他说着,就朝着唐生含怒而出手。

    真气萦绕在他的掌上,吞吐着掌芒。

    丝毫不留情,居然动用了地级武技!

    看来,他真的是想要弄残废唐生。

    唐生眸子一寒。

    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那柄黑黝的灵剑,对着扑上来的唐中简,直接一剑就劈了过去。

    “灵剑?这些畜生怎么会有灵剑?不好!”

    在看到唐生从储物戒指里拿出那柄黑黝的灵剑瞬间,唐中简院长的心中,已经泛起了一种浓烈的危险和死亡之感。

    想要退。

    可哪里来得及?

    只见唐生手中的灵剑,划过的轨迹,从他的身体直接穿过。

    咔嚓!

    一跃在空中正想着变招的唐中简院长,身体就在这剑光轨迹里,一分为了二。

    鲜血喷溅了一地。

    死了!

    地级初期的唐中简,就这样死了?

    那一边,正想看着唐生被打残的唐木苟和唐骆统领,直接吓傻了。

    “唐生,你……你……”

    唐木苟一个踉跄,瘫软在地上。

    看着地面上一分为二的唐中简院长的尸首,血腥得让他几乎要吐出来。

    “欠条!”

    唐生冷冷的问道。

    “欠条不……不在我这里,在……在龙少那里。唐生,别杀我!别杀我!这件事情,我和宏儿,都只是跑腿的喽啰,真正要杀你的人,是龙少!是龙少看上你身边的丫鬟唐小溪,他就设计想要英雄救美,虏获唐小溪的芳心。”

    唐木苟被唐生的煞气所慑,又给唐中简院长的死给吓住。

    惊恐之下,生怕唐生也一剑劈了他。

    他什么都说出来了。

    他的脑子一片空白,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唐生这个小畜生,怎么就从垃圾废物变成了一个可以秒杀唐中简的大强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