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魔宗之人
    唐生隐约觉得,他似乎来得正是时候,这刑律堂唐青蛟的府邸里,正有一场好戏在上演。

    身后的大队士兵听到了他的命令,开始包围南苑。

    “好强大的气息!”

    站在唐生旁边的唐鹰将军,感应到了南苑内的一股强大的气息,脸色一变。

    同为天境巅峰的气场,只觉得,他的气场在对方那仿佛实质般的气场面前,就像是以卵击石般,不堪一击。

    “我们去看看。”

    唐生说道。

    他突然很感兴趣起来。

    “唐生大长老,小心些!”

    唐鹰将军想要拦住唐生,莫要轻举妄动,不过,已经迟了。

    只见唐生则运转身法,朝着南苑飞掠而去。

    唐生站在了南苑的屋顶上,俯瞰着下面。

    就看到在院子里,一个淡绿叶纹绸缎长衫的男子,正在对一位老者下杀手!

    这个叶纹绸缎长衫的男子,唐生并不认得!

    “此人只怕比东伯雪、林泽乾之流,还要强大!”

    内心一凛。

    “不过,看此人的真气气息,阴邪毒异,定然不是什么名门正派!”

    唐生又看向那个被淡绿叶纹绸缎长衫打压的老者。

    他目光一凛。

    “是他?”

    他认得,这个老者就是当初在第三武道学院,那个突然出现在龙少身边耳语几句的灰衣老者。

    “这老者的招式路数、真气熟悉,也带着些阴邪之气,定然也不是什么安分之人!说不定,关于唐青蛟府邸的秘密,他知道得很多!”

    想到这,唐生心里已经有了决断。

    他打算救下这老者,作为人证,逼问出唐青蛟府邸的秘密。

    “来了这么多的人?”

    正在压着付老打的煞羽公子,他眉头微皱。

    很显然,他耳听八方,已经听到大队的士兵将南苑包围的声音了。

    抬头,朝着屋顶瞥了眼。

    在这屋顶上,不知何时已经站了一个白衣少年,面如冠玉,英俊得让男人都有些嫉妒。

    这个少年,居高临下,目光淡然的看着他在围攻付老。

    “淬体六重?”

    他只觉得那个淬体六重的少年,有些怪异,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杀了这老家伙,我立刻就带那个煞元圣体的少女走!”

    煞羽公子心里暗自的想着。

    他之所以要杀付老,那是因为付老作为龙少的护卫,他在外面把守的时候,可能听到了他和龙少在大厅里的对话。

    煞元圣体的秘密,绝对不能够泄露出去。

    否则,传到了宗门里,只怕这煞元圣体的少女也轮不到他煞羽公子来享用。

    所以,他必须要杀了付老。

    这时候,唐鹰将军也飞跃上屋顶,跟唐生并排而立。

    “这两人,你可认识?”

    唐生问道。

    他并不着急出手,因为看样子,这灰衣老者的防御法宝还能撑个十来招。

    “这灰衣老者,叫做付直敬,是唐青蛟府邸招来的客卿,同时也是龙少的贴身护卫。”

    唐鹰将军说道。

    “这男子呢?”

    唐生又问道。

    “这个,我并不知道!不过,看他年纪也就二十来岁,实力居然如此恐怖!想必来历不凡!”

    唐鹰将军说道。

    付老如今可是管不了许多了。

    他看到唐鹰将军站在楼顶上观战,心里一喜,赶紧吼道:“唐鹰将军,救我!此人斩杀了唐青蛟大长老的孙子唐如龙,如今又要杀我灭口!他是魔宗之人,人人得而诛之!”

    “什么?他……他是魔宗之人?”

    唐鹰将军一听,身体一颤,仿佛就像是白天见了鬼一样,吓得他差点就身形站立不稳,从楼顶摔了下去。

    “不想我屠了整个唐世家!立刻给我滚!”

    煞羽公子看到唐鹰将军听到“魔宗”二字时吓得身体几乎站立不稳,他的嘴角泛起一抹嘲讽,他的气焰更嚣张!

    大声的喝道。

    “唐生大长老,我们快走!魔宗之人,不是……不是我们招惹得起的!这魔宗之人来唐青蛟的府邸杀人,定然是唐青蛟府邸的人和魔宗之人有勾结!这件事情比煞狼匪团事件,那简直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我们快离开这里!”

    唐鹰将军声音颤抖的说道。

    “魔宗之人?这是什么势力?”

    唐生不解的问道。

    “在天元大陆,有四大魔宗!可无论这个人是哪个魔宗的,都不是我们小小的唐世家能够招惹和抗衡的!魔宗,那是玄木剑宗才去对付的目标!”

    唐鹰将军说道。

    “哦?天元大陆还有四大魔宗一说?可不管怎么说,他虽然出自魔宗,但是他却代表不了整个魔宗吧!他在我们唐世家里杀人,我们将他抓拿,难不成,他背后的师门还会为他而灭了我们整个唐世家么?”

    唐生说道。

    这就好比东伯雪、林泽乾这样的玄木剑宗的真传弟子,他们在外面被人杀了,难不成玄木剑宗会为了他们倾巢出动么?

    肯定不会的。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只要不是牵涉到宗门利益,一个宗门怎么会为一个弟子而倾巢出动,大动干戈呢?

    所以,魔宗的名头,吓唬吓唬像唐鹰将军这样的世家之人可以,可是用来吓唬唐生这样的九品灵丹师?还不够逼格!

    “天元大陆上,因为得罪魔宗而被灭门的世家,数不胜数!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所以,世家之间,私下都有不成文的意识,能不招惹魔宗那就不招惹。哪怕是发现了家族之中,有人勾结魔宗,那也不公开处理,而是偷偷的上报给玄木剑宗!等玄木剑宗的人来处理。”

    唐鹰将军说道。

    唐生一听,顿时也明白了。

    如果魔宗是能够跟玄木剑宗抗衡的庞然大物,那么无论那个世家在魔宗面前,当然只是一个蝼蚁了。

    世家之间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心态,唐生也能够理解。

    但这也未免太怂了点吧!

    再说了,魔宗又如何?

    一个世家,哪怕是像唐世家,那也是有三位灵丹境强者在坐镇。

    魔宗想要灭一个世家,哪里是这么容易?

    至少也要出动好几位灵丹境的强者才行!

    难道,魔宗的灵丹境强者,一天到晚都没有其他事情做,只想着谁得罪了他,就去灭谁的满门么?

    显然是不可能的!

    再说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就有恩怨,就有派系。

    魔宗内部的成员之间,显然也有各自利益、恩怨和派系。

    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难道你去灭被人满门的时候,你自己就不死人么?

    所以,对于魔宗的凶威和凶名,唐生还是不以为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